注册

【两会观察】安徽打响“调转促”攻坚战 资源型城市经济增速由负转正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经济下行压力前所未有;维护改革发展稳定的压力前所未有;经济结构调整面对的机遇前所未有。淮南市长王宏介绍,2015年,淮南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70.6亿元,“由负转正”,增长2.8%;财政收入131亿元,增长4.1%;固定资产投资781.9亿元,增长3.5%。

原标题:安徽打响“调转促”攻坚战资源型城市经济增速由负转正

“经济下行压力前所未有;维护改革发展稳定的压力前所未有;经济结构调整面对的机遇前所未有。”在2月17日安徽省十二届人大六次会议淮南代表团会议上,安徽省委副书记李国英评价资源型城市发展形势时,连用三个“前所未有”。

面对复杂严峻的宏观形势和资源价格下行压力,曾领跑安徽经济的淮南、淮北、铜陵等资源型城市均出现发展乏力。特别是淮南,2014年几项重要经济指标出现负增长,市长王宏直言是“极为困难的一年。”

“调结构、转方式、促升级”铿锵9个字,是安徽资源型城市逆势上扬的关键所在。回顾2015年发展历程,能看出明显变化——淮北、铜陵多项数据跻身全省前列,淮南“扭亏为盈”,实现地区生产总值正增长。

安徽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今年是全面实施“调转促“行动计划的攻坚之年,安徽因资源而闻名的城市,正以坚实的脚步和壮士断腕的决心,不断刷新“资源型城市”的定义。

成也资源颓也资源

“零星几个发言者,三句离不开煤。代表们都很消极,当着省领导的面抱怨声不断。”一位淮南团的代表坦言,去年省人代会坐在淮南团明显能感觉出“落差”二字。

淮南堪称安徽最典型的资源型城市之一,煤炭探明储量153亿吨,占安徽省的71%。这座“中国能源之都”曾有着让其他城市艳羡的经济数据——“十一五”期间平均每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高达两位数以上,即便在“极度困难”到来前一年,其地区生产总值820亿元,增长达10%。

2014年,煤电产业寒冬到来,淮南煤炭行业增加值同比减少60亿元,发电产值出现“缩水”。煤炭价格的落差很快反映到主要经济数据上,2014年淮南地区生产总值由820亿元下降为780亿元,固定资产投资由804亿元下降到760亿元,下降幅度最大的是财政收入,从2013年的170.1亿元直降到125.8亿元。

“2007年我在淮南时煤价850元一吨,现在呢,200多。这背后的‘阵痛’可想而知。”参加今年淮南团分组会议时,曾主政淮南的副省长杨振超感慨道。

同样是出了名的“煤当家”,淮北市2013年财政收入93.03亿元,比上一年下降8%;2014年,财政收入91.35亿元,下降1.8%。

因铜得名的铜陵市,财政收入极速回落,2012年,铜陵财政收入增速达到10.1%,2013年增速仅为0.9%,2014年增速也仅仅为1.5%。

顶住压力逆势上扬

转型路程之艰辛,愈发凸显改革步伐之笃定。重压下,安徽的资源型城市不等不靠,抢抓机遇,顶住了压力。

淮南市长王宏介绍,2015年,淮南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70.6亿元,“由负转正”,增长2.8%;财政收入131亿元,增长4.1%;固定资产投资781.9亿元,增长3.5%。

即便在结构转型的阵痛期,淮南的城镇、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仍保持稳定保障,分别增长6%、8%;大力削减过剩产能的背景下,其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以内。

这组数字让李国英很是触动,去年他到淮南调研,听到上半年经济数据,一度认为淮南2015年负增长无疑,当时,淮南市财政收入增长是-6.3%,固定资产投资-3.9%,地区生产总值-3.6%。他说年底的结果,超出省委省政府的预期,“淮南太不容易!”

在煤炭税收大幅下降的淮北,市委市政府同样顶住压力,逆势而上。淮北市长黄晓武介绍,2015年淮北全年完成生产总值765亿元,增长4.5%;财政收入93.2亿元,增长2.1%,其中地方财政收入60.2亿元,增长14%。此前两年,淮北财政收入一直呈负增长。

严峻的经济形势下,2015年铜陵交出了喜人的答卷——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21亿元(不含枞阳县,下同),增长10.1%,增幅居全省第四位。财政收入135亿元,增长2.1%,其中税收收入占比84.7%,高于全省平均水平11.4个百分点。

“调转促”成效显著

煤炭资源价格低位徘徊,容量约束加剧;产能过剩,需求萎靡;节能减排、环境治理和生态建设压力空前……这是摆在资源型城市面前实实在在的问题。怎么办?“调转促!”

淮北市决心在非煤产业上做文章。黄晓武介绍,去年淮北全面打响“调转促”攻坚战,工业结构不断优化。非煤产业增加值占全市工业的70.8%,同比提高5.9个百分点,对财税贡献首次超过煤炭行业。

“煤城”的食品加工制造业也在做大做强。位于淮北市的安徽曦强乳业集团,美国屋顶包生产线、超高温瞬时杀菌生产线等先进设备成龙配套,5000多头奶牛全部全自动喂养、机械化清粪,日产乳制品200余吨。

“当前是马鞍山的艰难转型期,更是发展机遇期。”马鞍山市委书记张晓麟说,产业是城市发展的基础和支撑,产业兴则城市兴,将进一步把精力、人力、物力、财力向产业集中,不断做大增量、做优存量、提升质量,推进马鞍山转型升级、加快发展。

因钢立市、以钢兴市的马鞍山在转型升级这一课题上没有半点迟疑,策马扬鞭,奋力推进,通过改造升级做优存量,提升传统产业智能制造水平;招商引资做大增量,瞄准新兴产业打造新增长极;聚焦产业壮大园区,推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打造人才高地,优化人力资本结构等一系列举措开创转型升级、加快发展新局面。

铜陵市把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摆在第一位。去年,铜基新材料产业成为安徽省首批14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基地之一。去年,铜陵新兴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由30%提高到32.9%,占比居全省首位。

此外,铜陵市还不忘提升传统产业生命力和竞争力,深入实施新一轮技术改造,倪玉平介绍,为此,铜陵市提出了“千百十亿”工程建设,完成技改投资1000亿元以上,力争建成2个千亿元产业、7个百亿元产业和一批10亿元产业,力争铜陵有色跻身世界500强,铜化集团进入全省20强行列。

作为铜陵有色金属集团公司稀贵金属分公司首席技术主管,黄萍对“调转促”的理解尤为深刻,她所在的生产线上,铜矿石经筛选提炼,剩下的“废渣”进一步精炼,选出其中的贵金属……物尽其用。“过去粗放、扩张型的发展方式,转变为内部结构调整、增加产品科技含量上来。打家都琢磨着如何降低成本,提高效益。”

去年,铜陵连续两年蝉联全国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考核第一名,“这个第一名是国家发改委等部委考核的,含金量高。”倪玉平对此很欣慰。

因煤而建的淮南探明储量153亿吨,占安徽省的71%,是全国13个亿吨级煤炭基地之一、全国六大煤电基地之一,淮南人明白,彻底甩掉煤帽子不现实。

王宏说,结构调整中淮南采取的做法是煤与非煤“双轮”驱动,探索具有淮南特色的产业转型新路子——新型能源基地建设水平逐步提升,新型煤化工、现代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产业主导地位逐渐凸显,现代服务业、旅游文化、光电新能源、现代医药、绿色有机农产品加工等产业加速成长。

数据可以说明问题。回顾上个五年,淮北市三次产业结构比例由8.8:64.6:26.6调整为8:61:31,非煤产业成为拉动全市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淮南三次产业结构比为9:51.6:39.4,现代服务业占比增长明显,GDP比重提高11.6个百分点;铜陵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翻两番,规模达650亿元,占规上工业比重由12.9%提高到28.8%。

向“双创”要出路

“结构调整时,煤是不是就不要了?不对!不能邯郸学步。”谈到资源型城市转型,李国英强调煤产业潜力巨大,要找准、补齐产业的短板。怎么补齐?“双创”是出路。

“公司去年投入科研费用2000多万,1000多位员工中10%是研发人员。”铜陵三佳山田科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正龙说,企业与科研院所合作,加大科技创新投入,从向生产、销售要效益,转变为向专利要效益。生产链由集成电路模具向精密芯片延伸,产品越来越“细小”,效益却越来越好。

以创新撬动转型发展的引擎,铜陵尝到了甜头。铜陵市市长倪玉平介绍,去年铜陵新认定国家高新技术企业31家,新增省级工程技术中心4家、院士工作站1个,新引进高层次科技人才团队3个。资金扶持力度更大,全社会研发经费占GDP比重2.9%,居全省第2位,超过一众非资源型城市。

积极的创新姿态下,铜陵不断强化转型平台建设,去年资源型城市考核蝉联全国榜首,国家节能减排示范市绩效考核位列全国优秀等次第三名。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7.86件,居全省第4位。

淮北以项目为抓手,“双创”步伐坚实有力。去年453个重点项目完成投资417亿元,一批具有牵引作用的重大产业项目进展顺利。海聚科技高速贴片生产线增至8条,投资25亿元的煤焦化综合利用二期投料试产。实施企业培育工程,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至799家。

淮南坚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强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构建“五清单、一办法”权力运行监管体系,取消、冻结、转确认行政审批事项12项,政务服务满意度测评位列全省第一。

政府服务越来越好,创业门槛越来越低,淮南去年新增各类市场主体16344户,新增“四上”企业139家。

[责任编辑:王娟]

标签:资源型城市 增速 安徽经济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