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光头奶爸们的坚持与明天


来源:凤凰安徽

光头奶爸目前成员十余人,日前已成功注册正式的公益组织。将有专业机构对他们进行未来的运营指导与培训,流通资金委托第三方监管。目前组织基金完全得以偿付孩子们的日常医疗开支,并已成功为其他省市的白血病儿童提供救助。截至日前,洪爸爸的孩子病情第二次复发,小涛的儿子第三次复发,情况都很严重。他俩的孩子是邻床,平时应该是要好的玩伴。

光头奶爸们做出拾柴手势

洪爸爸是奶爸们的领头人。八零后人,一米七几的个子,在他儿子七岁确诊前是一百二十多斤。最瘦的时候体重跌至九十七斤,现在一百零三斤。今天也是三个爸爸一起来的,有一阵没理发,光头上的头发长出一些了。初次见到他们只觉都干瘦的过分。其一个没印象,76年生人的褚爸爸,他儿子晓晓2014年底方确诊,才四岁,如今移植手术已做完,尚处于六个月观察期中,到结尾他称自己的情况还算幸运。

得了无底洞的病

洪志兴说,孩子三岁时候,母亲离开了,他因此颓废两年。“孩子没了妈妈已经很可怜了,决定要带着他好好生活。”等后来生活渐有起色,儿子读到一年级时突然感冒发烧不好,洪爸爸带他去了医院。

“那时候哪里知道白血病是什么,医生说先住院,那就住呗。”化验完交钱去了一万三。住院上六楼,看到三层隔离的病房,最外面一层是铁门。“那时候开始慌了,不对劲,这哪是病房啊,就是坐牢啊。”

医生喊他进办公室谈话,说孩子是白血病。他站在墙边看张贴着的白血病普及知识,知道了这病俗称是血癌。“你还年轻。放弃治疗吧,以后是无底洞”,医生对他讲。

洪爸爸说,孩子有什么罪过啊,没了妈妈已经这么可怜了。于是回家凑钱,准备化疗。那时候他在南昌打工,孩子也在那儿治。异地无大病救助政策,几期化疗之后,人们评价他:这个傻子给孩子治病都倾家荡产了。本地人白血病报销的比例高,比起他家的全部自费算是云泥之别。

“你知道最难的时候是什么,是孩子骨髓配型成功了,钱没凑齐。”没钱医院不给用药,孩子躺在床上,抽搐到没有样子。他不知道去求谁,觉得民政厅管这事。跑去领导办公室里求救,人家给他倒了杯水便自顾坐着看报纸。他第一次给人下跪,走投无路,他说为了孩子不后悔。不知跪了多久,他终于起身,掀了那领导面前的杯子,撕碎他的报纸,转身走了。回医院,给护士跪,求着先用药。没有用。

没有办法。去南昌的街上下跪乞讨,第一天得了七八十元。盛夏烈日灼人,脑袋被晒的发晕。母亲陪他一同跪,一个馒头,两人两天谁也没吃一口。

他说:“终于还是遇到了贵人,如果最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就算是杀人放火,我也要给我孩子凑齐治病的钱。”不知跪了几天,一个大学老师开车经过,问他:年轻人你有手有脚怎么不去找份活。他说孩子得病急用钱。那老教师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么,来,你上我的车,带我去医院看看。又责他怎么不把自己的情况写下来,只干跪着。

站在隔离室外,那老师当即说,我回去给你写材料。回去便在学校里募捐了一万多,又联系了本地的公益组织同媒体。陆续的捐款,费用这才凑齐了。

“我一直就信佛的。宁可信其有。我儿子移植进了仓那天,我就买了只龟,顺着长江准备放生。它却往回爬,我带了炮仗在边上燃了也吓不走它,后来我给它跪下了。这才下去长江。”孩子的手术成功了,医生都说是个奇迹。于是之后也常常放生,权当积了福报。

剃光头去街上卖水自救

病情好转后,三十多万都花完了。洪爸爸中途停止继续让儿子接受治疗,求一所小学接收了儿子继续读书,言明责任自负,不想让孩子太孤单。大约一个学期,终止治疗可能导致了病情复发。回皖求医,小孩子医的难度大,辗转数个肿瘤医院均不接收,终于住院。

“合肥的老太太好,买水很多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太,钱丢下就走也不要水。媒体报道过后,有年纪大的老太太上医院直接给送钱,几千几千的给。”想着得过人家的济,是受了别人的恩。跪着求不是办法,那没有尊严的。洪爸爸于是想要自救。一个星期去三四天医院,上班早就不可能。计划夏天去卖西瓜结果被人抢了先,于是改作卖水,成本低,也方便。一瓶水进价一块二,赚八毛。头发是一早就剃了的,孩子去街上会觉得爸爸同自己一样,都是光头戴口罩,哪怕路人指指点点。

洪爸爸在肿瘤医院一堆小光头的光头父亲跟前阐说了想法,人家只觉是天马行空。第一次去街头卖水,只有四个人加入,在一家药店门口摆摊。药店里的人说,你这里卖哪卖的出去,上来先买了他们两箱水。都是好人,边上旅行社的老板出来帮他们一起卖,一天卖了三十箱水,赚了几百块,那一天大家心里都非常高兴,可以自食其力了。

褚爸爸说,孩子得病这一年的收获比我之前几十年的感触都要深。从住院到移植,都瞒着其他人,高中一起读书的好兄弟给他打电话说想起这事睡不着,好心交代他说孩子这病治愈率极低。褚爸爸苦笑笑,化验单一出来,他就在网上查过了所有的资料。别人怎么说都可以,唯独作为父母,只能选择相信那微乎其微的希望。

光头奶爸们的明天

另一个爸爸叫做小涛的,孩子也就几岁大。14年儿子确诊,第二年小涛的母亲也就是孩子的奶奶从摩托车摔下脑出血成了植物人。两难了,老家省城两头跑。医生知道他家里的情况,说放弃治疗吧,往后只是蓄这一条命需要一百多万。母亲最终出了院回家由姐姐服侍,心里是清楚的,在姐姐面前总是流眼泪,小涛到她跟前就不理也不看他。我问他,你知道母亲为何这样么。他说,她是不想我在跟前照顾她,想让我回去照顾儿子。

小涛说着,眼里几次掉泪。到今天为止,他的母亲去世一个星期了,不过五十多岁,到死眼睛抹也抹不上。不瞑目,是担心孙子。他这辈子都会觉得最对不起的人是母亲,给她放弃了治疗。一边白血病的儿子,一边是植物人母亲。两难了。

“有时候觉得特别累。有一晚在医院坐了一夜。睡不着,也早醒。有时候半夜醒了就会流眼泪。想着儿子,今天还开开心心的玩,明天是不是就没了。有时候想过我妈今年死了,我儿子可能这一年也没了。”太难了。人生的事哪有不难的呢,也还是要坚强多撑一天是一天。

先自救,再去帮助别人,往后若有人要走过同样的路也就有了依靠,都是一步步用血泪摸索出的经验。花许多冤枉钱,吃许多亏。“我们每个人都是受过别人的帮助的,不管遇上什么事,要想着我们是受过了恩的。只能一遍遍劝慰自己要乐观,要更好的生活。”

小涛说,孩子得病以后发现自己忘事特别快,不记事了。褚爸爸也应和一句,他原先记忆力很好,这一年经常丢三落四,走去医院才发现有东西忘拿了。

坚持可能是——为了孩子,就值得再多一个明天。

光头奶爸目前成员十余人,日前已成功注册正式的公益组织。将有专业机构对他们进行未来的运营指导与培训,流通资金委托第三方监管。目前组织基金完全得以偿付孩子们的日常医疗开支,并已成功为其他省市的白血病儿童提供救助。截至日前,洪爸爸的孩子病情第二次复发,小涛的儿子第三次复发,情况都很严重。他俩的孩子是邻床,平时应该是要好的玩伴。

[责任编辑:张政]

标签:孩子 爸爸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