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安徽省财政厅精准扶贫记:让贫困村民当股东吃上“分红饭”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当了27年村干部,头一次有外地小伙来落户,头一次见外村姑娘争着嫁过来”。驻村工作队走访贫困户  安徽省财政厅选派干部、吴寨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王锐来到吴寨村后,立刻挨个走访贫困村民。

人民网合肥2015年12月28日电,“当了27年村干部,头一次有外地小伙来落户,头一次见外村姑娘争着嫁过来”。阜阳市颍东区正午镇吴寨村村党总支书记尹纯勇说,因为穷,在过去他外出时腰杆都挺不直。

阜阳市颍东区是安徽贫困面较大、贫困程度较重的市辖区,吴寨村又是颍东区的“锅底”。恶劣的交通、生活条件,使得吴寨村陷入困境:村里姑娘都愿意嫁出去,外边姑娘不愿嫁进来,一些贫困村民连油都吃不上,“穷得连小偷都不偷”。

变化发生在2014年。当年9月,安徽省财政厅与吴寨村开展定点帮扶,运用全新的思维,在壮大集体经济的基础上,让贫困村民以土地入股,当上股东,吃上“分红饭”。变化随即接踵而至,吴寨村迅速由“锅底村”变为“领头羊”。

安徽省财政厅罗建国厅长走访慰问贫困户

农民有了股权

新貌旧颜

驻村工作队走访贫困户

新幼儿园

打通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

推开吱吱作响的木门,走进尹为芳家的土坯房,柴草、杂物、农具堆在一起,屋里连个板凳都没见到。锅里煮着几块红薯,就是尹为芳老两口一天的饭菜。但即便家里没有炒菜的油,也挡不住尹为芳每天两包烟一瓶酒……这是一年多前,尹为芳家的生活场景。那时候,尹纯勇一提到他就苦笑:“村里也年年帮扶,给钱给物,但还是扶不起来。”

2014年9月底,安徽省财政厅定点帮扶吴寨村。“要求‘十一’后到位,省财政厅选派的干部9月底提前来了。”

安徽省财政厅选派干部、吴寨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王锐来到吴寨村后,立刻挨个走访贫困村民。

多次走访,一些贫困村民向王锐交了心:“咱也想干活,可土地都流转了,地里没活可以干。想外出打工,可年龄大了没人要。”

“土地流转以后,一是农民没活干,没有精神头,二是农民拿固定收入,没有享受到农业产业增值后的收益。”安徽省财政厅农发局副局长陈军说。

陈军介绍,当地土地流转时,是按照种植小麦的收益与农户算账,但一些合作社种植经济作物,搞综合经营,所得收入远高于基本地租,但这和农民没关系。

“必须把贫困村民和村里产业发展绑定起来。”王锐深刻认识到,给钱给物,只能解一时之困,只有立足长远,更多在扶观念、扶能力、扶产业等方面下功夫,才能断掉穷根、开掘富源。为此,吴寨村在安徽省财政厅的指导下,提出“土地入股、配股扶贫”的新方法。

“简单来说,贫困村民以土地入股合作社,以国家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投入形成的优先股,对投资参股的贫困村民实施分档配股,配股对象享有所配股份的分红权利。”王锐解释,如此一来,贫困村民参与生产经营所有环节,也分得所有环节的收益。同时有意向的贫困村民还可以到合作社打工,按天赚取工资。

“配股到户”实现精准扶贫

“土地入股、配股扶贫”是个好方法,可实行起来并不简单。

有合作社负责人直言不讳:“现在每亩地每年流转费用是固定的,就是800斤小麦的钱,贫困村民入股后,怎么管理?效益好我得多出钱,不合算;效益不好,分的钱太少了,贫困村民能愿意吗?”

另一方面,想让一些大字不识的贫困村民弄清楚什么是复利、什么是优先股,什么是配股,显然并不容易。

经过几番探索,驻村工作队认为,只有发展集体经济,发挥集体经济的引领作用,才能够破题。

吴寨村整合帮扶资金,在投入资金硬化道路,建设饮水工程解决生产用水的前提下,将全村1100户农民的7200亩耕地一次性流转,通过招商引资,吸引了一批农业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入驻。并在这些公司、合作社入驻时谈好条件,将其中2000多亩土地作为配股扶贫依托的载体,种植西兰花、草莓等。

“让贫困户接受新鲜事物不容易,嘴皮子都磨破了,才有几户愿意尝试。”王锐说。

尹为芳在王锐的劝说下“首吃螃蟹”,以自家2亩耕地入股村里西兰花种植基地9年,每年土地租金1888元,按照年利率为5.6%计算,9年期租金现值为13072元,即入股13072股;在此基础上,财政扶贫资金又为其配送优先股10000股,合计入23072股。

有了股份之后,尹为芳便可享受基地分配的保底、封顶分红。年分红比例不低于6%,不高于25%。也就是说,如果经营销售不景气,西兰花种植基地经营方每年最少也要支付尹为芳1384.32元,最高需要支付5768元。

“试行半年后,村里在大棚里开个分红会议,当场兑现半年的股权分红,比单纯土地流转高出一大截,一下子全村都沸腾了,现在有贫困村民争着拿土地入股。”王锐说。

用“小酵母”做成“大蛋糕”

贫困村民入股后,应如何参与合作社的各项事务?又如何规避合作社的经营风险?经过几番讨论,大家协商一致,贫困村民只有分红权,没有决策权,也不需要承担合作社的亏损责任。

与此同时,吴寨村运用颍东区财政安排的10万元贫困村集体经济发展引导资金, 创办了阜阳市吴寨创业经济服务公司,并以该公司为平台领办了吴寨幸福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组织贫困村民以及其他农户成立服务队,哪家合作社需要工人,服务队就组织劳动力前去务工,每人每天50元工钱。

西兰花菜卖了,地里剩下很多菜叶。吴寨村又组织贫困村民发展特色养殖,向贫困村民无偿提供能繁波尔山羊、长毛兔等。

“由于按股分红,地里还有自己的股份,出工不出力的现象没有了,大家都想把蛋糕做大,铆足了劲儿在想法子节约成本、提产增收。”王锐说。

“吴寨村有地,这是面粉;有人力资源,这是活水,可吴寨村一直没发展起来。现在,省财政厅的做法就像‘酵母’,一下子激活了面粉与水,做成了‘大蛋糕’。”颍东区委书记顾恒中说,区里正在总结吴寨的经验与做法,将尽快向全区推广。

安徽省财政厅厅长罗建国则在考虑建设长效机制。“一张白纸好作画,白纸画满之后,就涉及利益分配的问题,就可能引发矛盾。”

为此,吴寨村一方面推行阳光财政,每一分钱收入和开支都公开,让群众看明白,能监督;另一方面,对贫困村民,政府帮扶的作用就在于“推一把、送一程”,获得配股的贫困村民通过项目带动,摘掉“贫困帽”后,原则上要将股权转让给新的贫困村民,实现贫困村民动态受益,使扶贫资金在贫困群众中流动,始终发挥“支贫”作用。

以前,尹为芳将土地流转后从不下田,因为土地收成咋样跟他没关系。现在,尹为芳天天往村里的大田里跑,有活就干,没活围着大田转几圈,看看蔬菜长势,中午就拾点菜叶回家喂兔子。

“地里可有我的股份呢,这可是个‘聚宝盆’,收成好了我收入跟着涨,咱咋能不放心上。”尹为芳说。

[责任编辑:王娟]

标签:村民 贫困程度 分红比例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