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徽常文化圈 | 吴婷:反转跨界的自由契合


来源:凤凰安徽

本栏目感谢当代MOMA品牌支持 【吴婷,财经新媒体《我有嘉宾》创始人。出品及制作纪录长片《黑蜂的群舞》获得国际纪录片节奖。原安徽台主播,雅典、北京奥运会火炬手。2016受邀担任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

本栏目感谢当代MOMA品牌支持

吴婷,财经新媒体《我有嘉宾》创始人。出品及制作纪录长片《黑蜂的群舞》获得国际纪录片节奖。原安徽台主播,雅典、北京奥运会火炬手。2016受邀担任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领袖峰会及鸟巢颁奖典礼主持人。

吴婷生猛。这生猛是股子小骨架下的饱满生命力,她的普通话依然软糯,江南系的声线里却裹着熊熊张欲。

我们一京一皖用微信连线聊近况,相识多年,却首次以声音为介,成为体会对方的一束源。我盯着手机屏幕上吴婷那黑白系头像来丰满对她的倾听——头像里的脸,温存而表情果决。

这也是她的人生关键词。从电视台女主播到纪录片出品方,再到新媒体制片人,吴婷的职业生涯看似跳脱复杂,实则始终围转着一份执念——瘦削的身形架构着庞远的精神力,随时等待着突出重围。

 

吴婷

Vol.1  女主播的反转路

在这次以新媒体节目群创始人身份亮相于网络之前,吴婷在熟悉她的人眼前消失了两年。她从安徽电视台收视最高的民生节目《帮女郎》的主播岗位辞职,躲起来读了两年长江商学院。在网上有人发帖问“《帮女郎》的吴婷去哪了?好久没看到她了”时,她已在北京和深圳创办了传媒公司,做纪录片和微电影,自己担任CEO与制片人。

纪录片磨人,讲究沉得住心。吴婷作为出品方和制片人,用700天的时间,数次带着团队守在东北完达山脉里,只为拍蜜蜂。“中国没有以纪录长片的形式拍过蜜蜂,近年更是匮乏自然题材纪录片。虽然现在大家更偏向娱乐型消费,但我知道,我们做的事,价值比价格更重要。”2015年,这部《黑蜂的群舞》获得了“金熊猫”国际纪录片节自然及环境类评委特别奖。

这是吴婷跨界后,第一次尝到成功的味道。尽管在吴婷看来,“跨界”只是一种日常。她人生众多关键词中,“反转”是重要的一枚。

安庆出生,爷爷是老革命爸爸是警察,严肃的家庭环境却给予她独立的思考空间,她从小就充满主见,懂得分寸与取舍;少女时期最爱足球,对足球的熟稔成为她2004年当选雅典奥运会火炬手的加分项之一——作为大学生火炬手报名的她,也是那年安徽唯一的火炬手代表;英语专八,毕业外企争着要她,她放不下自己的新闻梦——毅然去安徽电视台做了一名国际新闻编导。

一年以后,吴婷发现枯燥的编辑工作并不适合自己的性格。2008年《帮女郎》开播,她去做了出镜记者;2009年4月,她开始大型民生类新闻直播节目《帮女郎》主播的工作。

五年后,她慢慢开始思考自己是否适合现在的工作。除了新闻节目,她也做脱口秀,做综艺;除了主持,她也做节目策划,参与编导创意。“主持是纵向积累相对较少的职业,当你达到自己想要的状态后,你再干三年,就只是老了三年而已。我问自己,在余下的自我提升空间中,我是否只是在依傍这个平台?答案是肯定的。人总要不停变换状态和欲望,自由更能激发我的努力和创造力。”

2013年11月,吴婷从电视台“裸辞”。

 

吴婷

Vol.2  跨界新媒体

做纪录片的两年,吴婷平行做些金融方面的工作,其中包括和长江的校友创办了“家族办公室”,专为财富人群服务,金融资源逐渐聚升。有了这些资源和经验,纪录片之外,还能再做些什么?吴婷有困惑。“如果单纯做投资,做尽调,和数字打交道,这不是我的擅长。我也不适合做销售。最终我发现我所有的热情与才华还是聚焦在为此奋斗了近十年的内容领域。”

恰时,长江商学院的一个副院长一次闲聊时问吴婷,有没有想过继续做主持人?吴婷开始思考要不要回到内容出品的原点。她注意到,目前国内很少有女性创办的、像样的财经新媒体,吴晓波、秦朔、罗振宇,这些已经风生水起的新媒体大腕,都在各自的传播形式里巩固着男性的财经思维模式。吴婷觉得,客观条件应该允许女性在新媒体财经栏目界的出现了。2016年春节前,吴婷决定筹办栏目,专注于采访那些在中国商业领域有影响力的人。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吴婷从《诗经》里摘了“我有嘉宾”这四个字做这档财经栏目的名字,展现“嘉宾”于节目之重。

她在乎执行力。春节前几天才决定栏目创立计划,春节回安庆时路过合肥,她就约了十年的好友、科大讯飞的刘庆峰。合作想法一拍即合,亚太地区最大的人工智能上市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刘庆峰爽快地成了《我有嘉宾》的第一期嘉宾。

彼时,栏目的未来规划、盈利模式等还没明确提上构思列表,吴婷决定先满足好传统媒体人对内容的强迫症。“这期采访的准备工作做了半个月,我去参加他们的年会,看上市公司的财报,向专业人士请教,最后甚至把问题征集到科大讯飞的竞争对手那里。我想,要做就做点像模像样的出来。”

吴婷

Vol.3  “取势”的艺术

女性视野看财经,还要“看”得精锐,“看”得不俗,这是吴婷在意的。当刘庆峰坐进了那面积不大但风格干脆的白色演播室,吴婷将访谈架构切割成递进章节体:“风口、技术、战略与梦想、商业化、公司治理、人际关系与政府、投资并购,这几个要素在你心中的排列顺序是什么?”两人在刘庆峰的一一做选中,与企业进行一章章的发展回顾与前状研讨。

“我整理了100个问题,压缩成50个,28个,最终问了30个左右。有几个,还是比较见血的。”同在做新媒体视频的马东曾与吴婷在微信里聊:美女做财经,看似占便宜,实则吃亏,因为不能撒泼打滚,风格不容易建立,你需要慢慢被识别。吴婷倒觉得女性做财经访谈具备‘先天优势’:“大部分成功企业家都是男性,女性访谈者更适合展现犀利风格,更容易擦出火花。”

品牌给她的定位为“美而犀利”,她决定把这个定位贯彻下去。紧接着,奥飞动漫蔡晓东、“VC教父”阎炎,前央视主播赵普,跨界歌手胡海泉等,都成为吴婷的嘉宾,与她分享关于商业与价值观的那些事儿。

目前,嘉宾的档期表已经列到几十位,吴婷说,甚至所有的节目都已经将内容储备完毕。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找到吴婷,希望可以接受采访,成为“嘉宾”。“影响力这件事是个几何型的增长,当你树立了好的品牌和标杆,你是积蓄力量的,资源会向你汇集。‘行业第一’我都要采访个遍。”吴婷笑。

她同时记得抓紧内容热点。“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第一个采访两会代表的自媒体,两会代表、委员大多是跟着国家经济政策走了某一个时代的、传统企业的人,很多话题聊起来可能不那么性感,但代表们的建言献策是非常有力的,我也会有一些犀利追问,从而得到有立场有价值的回答。这种内容很适合新媒体。这个采访系列也带来了很多好评。”

截止5月底,前7期《我有嘉宾》在某一视频平台上的点击率是260万。“长江商学院有个说法,‘取势、明道、优术’,我觉得把这句话放在我现在的事情上,就是将他人的智慧和经验由自己的平台、纽带做传递,而不仅仅是内容生产。要做的,还有很多。一切从专注打造极致节目内容做起。”

吴婷

Vol.4  那些把握机遇的动能

以内容为载体、以嘉宾为核心的“我有嘉宾”,目前融资的方式有些特别——股东会也和嘉宾同等重量级:国内某家最大的投资机构及两家行业第一的上市公司领投,另外还有25个上市公司董事长、行业翘楚等人合伙持股。“天使轮已经有近30个股东,是个热闹的股东会。一些杰出的股东甚至是参加节目后很受感染,主动投资的。”吴婷有些自豪。

复杂而众众的股东会,构成着吴婷的发展取向,及更蓬勃的内外动能。

吴婷决定打造一个财经类节目群:“近期还会推出一档与娱乐、与资本同时相关的节目,但我们不是八卦,而是一起关注娱乐背后资本的故事、营销的技巧,把娱乐背后的商业价值告诉大家。”

与传统媒体相比,人对于新媒体平台的控制力更大。只要股东们信任,效率就径直跟着思路走。吴婷觉得,这种节奏适合她:“我相信这份坚持的未来是个很好的局面。但也很累,赵普和胡海泉的两期节目是一天录完的,之前好几天都没怎么睡觉。”

目前吴婷每天的工作时间是24小时。见各色的人,在各种镜头里,将自己的语态调在各个频率上。即使现在的工作内容中也有“主持”的部分,但吴婷觉得,这与之前同样忙碌的主播生活却是两种人生。更多主动性带来的快感,是她所追求的。“我好像生来就是喜欢操心和主宰自己命运的人。思想上的自由很重要。”

我问,这两种生活状态的临界点,是不是“长江商学院”?

吴婷想了想:“有人觉得长江商学院是结交伙伴的地方,有人觉得是‘长江体院’,有人可能会发现这是改变自己的地方。之前我从没想过这辈子会和‘商业’发生关系。但我一直是个好奇心和执行力都很强的人,喜欢探索,所以走到这一步算是长久积累的结果,也算是命中注定吧。”

她懂得把握每一次能让自己改变与获得的机会。这种能力一定程度上,也正契合新媒体世界的规则。她说起最近在玩“直播”,坚信自己不会被这分秒在异动的新媒体业落下。“我自认对事物的下一步捕捉是有敏锐度的。”吴婷说。

在采访最后,她向我“直播”起她与我聊天的环境与状态:北京玉渊潭公园,春夏之交,郁郁葱葱的柳树,即将要主持一个会。“但是外面的天很蓝,整个画面非常好。”说到生活化的话题,吴婷突然兴奋起来,像个孩子。

注:《徽常文化圈》为凤凰安徽人文频道原创栏目,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与作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责任编辑:郭玮]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