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IPO扶贫安徽等地贫困地区企业“免排队” 审核标准不降


来源:凤凰安徽

有投行人士表示,新的政策对于贫困地区的拟上市企业而言,最大的“优势”也只是“报上去就审,不排队”。当然,这个好处并不小。一般企业从IPO申报到上市都要将近3年,“插队”可以将这个时间缩窄至大半年。

9月9日,证监会公开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支持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帮助贫困群众稳定脱贫,证监会对贫困地区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新三板挂牌、发行债券、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

自意见发布以来,关于证监会“IPO扶贫”新政的讨论,一直甚嚣尘上。

IPO绿色通道将开启

《意见》提出,对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此外,对注册地在贫困地区的企业申请在新三板挂牌的,实行“专人对接、专项审核”,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挂”政策,减免挂牌初费。

市场普遍认为,有了“绿色通道”,以后符合条件的贫困县企业IPO可以不用排队了。

证监会预先披露系统显示,截至今年8月,A股市场有800多家企业排队等待IPO,有6家企业来自贫困县,其中山西1家,河南1家,安徽2家,内蒙古1家、湖北1家。扶贫主力集中在新三板市场。根据统计,注册地在贫困地区的新三板公司共有131家,其中115家公司的注册地与办公地均在贫困地区。

7家企业有望率先受益

目前有资格走绿色通道的企业数量仅为6家——其中,已进行IPO预披露的有4家,分别是壶化集团、集友新材料、华业香料和森霸光电;处于IPO辅导阶段的有莱德马业和宏源药业(已在新三板挂牌)。

壶化集团为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企业,目前已经进行了IPO预披露。壶化集团主营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2014年实现营收5.1464亿元,实现净利润0.62亿元,较上年有小幅增长。

安徽的两家企业分别是位于安徽贫困县太湖县的集友新材料和位于安徽贫困县潜山县的华业香料,目前都已经进行了IPO预披露。集友新材料主要从事烟用接装纸、烟用封签纸及电化铝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华业香料主营为内酯系列合成香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还有一家已经进行IPO预披露的企业是森霸光电,位于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公司主营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保荐机构为长江证券。公司拟在深交所上市,预计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8000万股。

莱德马业是内蒙古科尔沁右翼中旗的企业,目前处于IPO辅导阶段,辅导机构是中信建投证券。莱德马业2014年的营业额达1.2亿元,实现利润3500万元,是国内市场第一个获得大规模风险投资的马业公司。

宏源药业是湖北省黄冈市贫困县罗田县的企业,目前也处于IPO辅导阶段。2013年至2015年,宏源药业的营收分别为9.28亿元、10.08亿元和10.25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139.72万元、4969.26万元和6820.31万元。根据宏源药业8月22日披露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5亿元,同比下滑5.36%;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46.94万元,同比增长8.61%。

此外,新三板挂牌企业根力多也有望享受政策红利。位于河北省邢台市威县的根力多,主要从事微生物肥料研发、生产和销售。2013年至2015年,根力多的营收分别为2.60亿元、2.87亿元和3.07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034.05万元、2038.91万元和2857.34万元。

市场认为,尽管财务数据不错,宏源药业和根力多还是难逃流动性差、市盈率低的“新三板魔咒”。上述两家位于贫困地区的公司能否通过绿色通道实现快速上市,还有待观察。

“免排队”最有吸引力

《意见》提出鼓励上市公司支持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支持上市公司对贫困地区的企业开展并购重组。对涉及贫困地区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项目,优先安排加快审核;对符合条件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并购重组项目,重点支持加快审核。市场普遍认为,新政策将推进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的经济交流。此外,不排除有一部分发达地区的企业为了及早上市,会迁移注册地址到贫困落后地区或者采取绕道落后地区的方式,这客观上也会对落后地区形成一定程度的带动。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近年来发达地区人力成本、房地产价格上涨很快,在发达城市的经营成本也不断攀升,落后地区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从节省成本的角度来看,吸引力不容小觑。经济落后地区企业不仅“先天不足”,也缺少资本支持,IPO机会比发达地区小很多,证监会的新政对资源配置进行引导,可以让更多机构把目光投向贫困地区的企业。

关于贫困地区“IPO绿色通道”的好处,市场最看重的就是免除排队的优惠——这在一定程度上把借壳最大的好处(免除排队)替代了。只要在贫困地区缴税一年达2000万元以上,申请IPO可以直接上会审批,这是对“壳”的重大打击。

目前IPO“堰塞湖”高筑,企业寻求政策优惠的动机强烈。证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8日,受理首发企业845家,其中已过会101家,未过会744家。“对当前IPO而言,财务门槛不是主要限制,时间才是最稀缺的条件。”董登新表示,证监会承诺“即报即审、审过即发”,就是给予“时间”要素的支持,对企业很有吸引力。

套利行为成隐忧

对于IPO扶贫能否真正实现好企业向贫困地区流动,市场也存在相当大的担忧。

创丰资本管理合伙人彭震认为,企业一年缴税2000万元,大约需要净利润规模达到1亿元,这样的企业搬迁起来难度较大。首先,1亿元净利润规模的未上市企业能发展起来,往往与所在地政府有盘根错节的关系,前期也得到过很多政策优惠,如果迁出,政府和企业间肯定需要进行沟通;其次,企业搬迁是当地税务机关不愿看到的,因此在审计时可能会非常严格;第三,即使企业能在一年内完成搬迁,再缴一年税,差不多要两年,这与IPO排队相比优势并不明显,且操作烦琐、不确定性因素很多。

市场的另一种担忧则是针对与投机目的相关联的套利行为。一是贫困县内的公司为了冲击上市,揠苗助长,快速通过IPO之后,通过资本运作成功洗白,注入优质资源后套现走人;二是外地企业为了享受政策优惠,在当地收购一家成立时间比较长的小公司,将资产注入这个小公司中,在当地交一年税,然后走快速通道上市。

新政最大特色是插队,证监会强调审核标准不降

9月13日,有投行人士表示,新的政策对于贫困地区的拟上市企业而言,最大的“优势”也只是“报上去就审,不排队”。当然,这个好处并不小。一般企业从IPO申报到上市都要将近3年,“插队”可以将这个时间缩窄至大半年。

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认为,从新的政策来看,对贫困地区的支持,并不是放松这些地区公司上市的审核条件,而是给予专业帮助。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从这个表述中,并没有降低落后地区的公司上市标准。

有部分市场人士将其解读为,这等于是对国内贫困县的拟上市企业定点推行“注册制”。继而引发IPO市场可能突然扩容的担忧。

对此,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谢百三在其个人微博公开发声,直言《意见》“是错的”,并称“1亿多灾多难的中国股民”被《意见》“吓坏了”。

不过,有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强调,即便是贫困地区的企业上市,也是要达到这些(首次公开发行)标准才去排队,审核标准是一样的。

《意见》也强调,对贫困地区企业(上市)的各项审核事项坚持“三公”原则,坚持标准不降、条件不减,确保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根据现行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IPO)的要求中,除了一些对公司主体资格、独立性、规范运行等认定以外,还需满足一系列财务条件,包括最近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最近3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最近3个会计年度营业收入累计超过人民币3亿元;最近一期末无形资产(扣除土地使用权、水面养殖权和采矿权等后)占净资产的比例不高于20%等。

而《意见》中对贫困地区企业IPO给予的政策是: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

其中,针对“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说法,业内人士猜测,对贫困地区企业IPO,财务标准或降到最低限度。

某总部在深圳的券商投行人士解释,上述说法并没有量化的财务指标,而《办法》中规定的财务指标只是最低限度,一般来说,对排队中拟上市企业的财务指标要求,都比《办法》中规定的高。

除此之外,根据《意见》,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也同样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

业内人士表示,这一条针对纳税的要求较高。

上述投行人士解释:如果倒过来算,假设计提的所得税当年全部缴纳,则应纳税所得额是2000万/0.25=8000万元,那么按13%的税前利润率(约10%的税后利润率),那么营业收入大约在6亿左右。“创业板妥妥的。”该人士称。

因此,《意见》中针对扶贫地区企业IPO的表述中,前半句或意在为达到上市最低标准的扶地区企业开辟IPO绿色通道;而后半句则是希望通过让贫困地区的龙头企业上市,或鼓励大企业迁址贫困地区注册并缴税,以带动贫困地区发展。

给予优先安排是弥补贫困地区的商业和专业服务滞后

孙建波分析,鉴于贫困地区商业和专业服务落后,服务资本市场的人才匮乏,在同等条件下,往往在流程的准备上严重滞后于发达城市的企业。因此,对贫困地区的项目给予审核流程上的优先安排,是在政策上弥补贫困地区的商业和专业服务滞后,弥补贫困地区的资本市场人才匮乏带来的不足,并没有降低企业上市的标准。

而从数量上来看,虽然根据“中国扶贫板”,目前全国34个地区共计800余个贫困县,但在审的贫困地区企业很少。

有市场人士统计,截至2016年8月末,排队中的拟上市企业共743家,辅导备案登记受理企业855家,而位于贫困地区的仅6家。而从新三板的情况来看,近9000家公司中能符合A股上市标准的贫困地区企业也屈指可数。

因此,贫困地区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非常有限。孙建波认为,资本市场的扶贫首先在数量上就不会造成对A股的冲击。

其次,由于证监会未放宽审核标准,也未降低监管标准,贫困地区的上市和并购重组虽然审核优先,但同样不会造成股市环境恶化。

孙建波分析,一来证监会不会因为审核贫困地区项目不顾发达地区项目;二来落后地区也有好企业,如贵州地区有优秀的茅台,市场也不必担心劣币驱逐良币。因此,有评论认为证监会的扶贫新政将对A股产生负面影响是一种误解。

“各类评论对证监会这项政策的批评多有欠妥之处,尤其是以蓝田、银广夏造假来隐射贫困地区企业不诚信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证监会虽然给予了专业帮扶,但并未降低贫困地区企业上市的标准,也未降低监管标准。只是通过专业帮扶,弥补其落后地区资本服务的不足。”孙建波说。(综合澎湃新闻网、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娟]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