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徽客厅》专访中环投资集团董事长余竹云


来源:凤凰安徽

主持人:余总您好,那么我们知道,在2020年全面消除贫困,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那在这其中可能也会,用的非常规的方式方法,您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余竹云:那么贫困的产生呐,全世界都有,各国都有。甚至到

主持人:

余总您好,那么我们知道,在2020年全面消除贫困,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那在这其中可能也会,用的非常规的方式方法,您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

余竹云:

那么贫困的产生呐,全世界都有,各国都有。甚至到目前为止,全球还有这么多的贫困人口。

贫富差距在西方国家,也非常的普遍,而且就是差距也是很大。那么中国在近几年提出来的,这样子的一个口号。要让改革开放的成果,让更多人有获得感。我觉得这样子的一个理念,是深得老百姓的人心的。那么我觉得国家提出来以后的话,用这种2020年一个时间为坐标,来倒推那就是,让更多的社会人士,或是更多的社会力量,用一些相对来讲,激进的说法来消除贫困,我觉得也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尤其就是让社会一些富裕的人士,或者是生活已经走向小康的人士,能帮助我们的贫困人口,这样子去扶贫,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

那贫困其实是一个很深层次的社会问题您怎么看待贫困、扶贫、发展,这其中的内在逻辑关系。

余竹云:

每个国家都有,也很复杂,有历史造成的。你比如我们的地缘辽阔国家,资源的禀赋不同,受教育程度也不同。那么在机会均等上面,可能相对来讲就会滞后,那么这样子的话来,就会相对来讲,跟城市间的比较,这种贫困的差距会慢慢这个加大。那么这个过程当中,怎么真正能跟这个发展结合起来,这个确实跟扶贫怎么帮助的话来,确确实实要做一个深层次的一个了解。你比如我们现在的农村,山区里面,他其实贫困的当中也有能跟,我们城市发展相关联的,一些关系在这里面。我们现在城市里面的人,缺少山清水秀的绿色的食品,我们说现在,想吃一个土鸡和土鸡蛋都很难,那么我们能不能,城市里面这样需求和贫困山区这样子天然的一些资源,能不能相互的对接起来,这个我认为可以有内在逻辑的发展。那么做为我们这个从企业家的视野,我们可能从这个角度,可以就是去跟贫困的这些人口去对话,去扶贫,去帮扶他们。那么最终就是不能说完全,就是精准富裕,但至少可以在帮助他们慢慢的脱贫。

主持人:

余总,在凤凰安徽的精准扶贫座谈会上,您曾经提到过企业责任这样一个话题,那您觉得在我们国家的这个扶贫攻坚战当中,企业家责任以及企业责任的重心是什么呐?

余竹云:

市场经济以来,改革开放将近四十年三十八年以来的话。我觉得企业家最大的社会责任,首先就是要把自己的公司经营好,公司首先要生存,而且要发展要壮大,创造更多的税收,

接纳更多的就业,创造更大的财富。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就有回馈社会、感恩社会。

因为正因为这个时代,给了你这个政策,给了你这个安定的环境,你才会有今天的我觉得衣食无忧也好或者小康社会也好、富裕阶层也好,你才会有这个机会嘛。那么这个机会谁给你的,当年四十年前大家都是一样的,那你是借于这样子的一个国家的一个政策或者安定的环境,让你先富裕起来的,那么富裕起来,后面一部分人还没有富裕起来的情况下,又共同致富情况下,你是什么样的一种态度你是什么样的一种行为,我觉得这才是最关键最关键的,并不是说,我就自己富了以后就完全和社会脱节了,我就形成了另外一个阶层了,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就我个人来讲我们成立公司以来的话,一直就是坚持一个就是,每年拿出公司利润的百分之三,来做公益和慈善。这种做法就是,我们奠定了这种基因,就是感恩社会回馈社会,能力多大就反馈社会多大,我自己如果都公司都经营不好,我怎么可能去帮别人呐是吧。这个希望就是社会上有很多极端的一些理论的一些语境,也要理解企业家,企业家也很不容易,尤其民营企业家,他生存的压力也很大。如果哪天把他压垮的话,他自己都保不住自己,他怎么去帮助别人呐,何谈社会责任呐。所以我觉得企业家是要讲社会责任,那么他是有层级的,第一首先自己公司要做好,来解决依法经营按章纳税,解决这些问题,第二在解决了这些问题的同时,在不影响公司发展的前提下,要反哺社会帮助社会,帮助弱势群体,去承担应该有的社会责任。

主持人:

那我知道中环集团有一个企业理念叫产业报国、回报社会,那么在产业扶贫方面中环是不是也有相应的打算?

余竹云:

如果要是让更多的贫困人口人脱贫的话,一定是不是一下给予,而是帮助他自身造血自身造血要落到载体上就是产业。没有产业他们就没有就业没有就业就不可能自身造血,也不可能自我在这个产业上面在创业,增加他们自己的财富。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就想,比如现在城市里面的人,走向贫困山区,能跟这个资源相切合。我刚才讲了,农业产业化是不是也是一种产业,为他们提供很好的创造,你比如我们搞绿色的农业蔬菜,搞这个农业养殖,然后搞这个青山绿水的旅游,我们是往这两个方向走,一个是做旅游产业,一个是做这个绿色农业化的产业,从这两个产业区帮助他们去扶贫,那这样的话企业也得到了效益,被扶贫对象也能真真自身造血,这样慢慢走向均等这样子的一种小康之路,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

那么中环集团这些年来在公益事业上还有社会扶贫具体有哪些工作?您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

余竹云:

从07年开始救助了服刑人员子女,因为这个群体很特殊没有人关爱,对这个群体和希望工程就是配合起来,我们来发起一个基金,希望工程办公室来做监督方,然后来监狱管理局来作为实施,他们就向监狱里面发放一封信,一个倡议。如果你想为自己监狱外的小孩,你自己的小孩获得这笔钱。从现在开始就要好好改造,认真积极的就是进行管教干部的,考评打分你才能获得这笔钱。所以这一个影响,这个真正获得跟钱已经没关系,它是改变了犯人的内心的一种改造,他对小孩是亏就的,那么小孩也觉得我父母在监狱还是爱我的所以他们之间的这种心灵的这种契合,是通过我们这个基金建立起来的。相互就不埋怨了,那你既然犯错了你要伏法,你伏法你怎么对自己的孩子进行补偿,那你就好好认真积极的改造好好的伏法,通关过你自己的努力为自己的小孩获得这笔救助基金,到了11年的时候希望工程提升到阳光关爱工程,就不是以我个人命名了到目前为止有几百家企业参与了救助了有两千多个家庭,那么这对我也是一种社会的尝试,我觉得就是讲公益和钱多钱少没有关系。关键就是说你还是要用心去做,做完以后呐,我就觉得就讲再难的事情只要你用心了,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你想一想我们能把这个群体搞得非常感动,我们进了监狱他们都流眼泪我就觉得只要你用心了认真了,什么事情都能做成,就是在这个我觉得也是我比较有心得的。后来就是在艺术的工艺画上面我有做了一些尝试。你比如我们捐了两百万给安徽大学基金会,主要就是说扶持徽文化新徽派的和青年艺术家的一些培养,因为现在生活压力很大生存压力也很大很多艺术院校的人毕业以后就失业了,他不能从事他的画画工作或者他的艺术工作。那中国传统文化怎么办,他本身就是学这个专业的,最后被迫于生活,然后比如说去干广告去了,马上呀吃饭了这也很现实。那怎么办呐,那我们就想,一个社会一定要有文化积淀,一个国家没有软实力,没有文化的这种繁荣是不可能强大的。所以我们物质生活,已经到了这样子的一个高度,我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在哪里,是要靠这些人在社会中,慢慢一点一点堆积起来的,去传播到我们社会大众当中去的。所以我建这个艺术馆。我们盖这个艺术馆其实就是想,让更多的人进入心灵交互的状态上面来,我们能写一幅字,我们能画一幅画,我们人的内心心灵就能安静,就能沉静一点,不能天天除了钱就是钱,我们还是要有一些灵魂的东西。所以我做的艺术这个公益呐,我觉得也是一种这个尝试。

[责任编辑:姚飞飞]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