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跟随东晋诗人陶渊明的脚步 寻找大别山里的“桃花源”


来源:合肥晚报

而明代嘉靖年间的堪舆家、诗人、太湖知县罗近溪,就历经千辛万苦寻觅到了这片“桃花源”。罗近溪寻找“桃花源”,堪舆“桃花溪”,源于大别山文化的乡土美学滋润,诡秘美幻的大別山民间诗卷,以及现代人难以感知的草木之心。

原标题:寻找大别山的“桃花源”

○后人根据罗近溪所描述的大别山“桃花源”创作的作品

○太湖知县罗近溪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又适逢桃花盛开的季节,最近,“桃花”成为热门话题,特别是东晋诗人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到底在哪,一直成谜。但在我省的大别山,其实也有一片“桃花源”。而明代嘉靖年间的堪舆家、诗人、太湖知县罗近溪,就历经千辛万苦寻觅到了这片“桃花源”。

“一年还见一年春,野田韶华日申申。”古代的大别山区每到春天就会刮起一阵“桃花”旋风。其实,桃花不仅仅是花,它也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它带有整个天地的自然气息,也透露有春天的美好气息。据古文献记载和科学的考证,确认中国是桃的起源地。早在4000年前,桃就被我们的祖先利用、驯化、栽培。从《山海经》、《诗经》的文字记载就说明了一切。而且,从文献中可看出,“桃”是一个具有多义的象征体系,在传统文化观念中,蕴含着图腾崇拜、生殖崇拜的原始信仰,亦有生育、长寿、吉祥的民俗象征意义。它的象征性潜存于民族心理且经民俗传承而得以延展、整合。

而提起“桃花源”首先让人想到的便是东晋诗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桃花源”似仙境,或许是诗人的理想世界,或许是宁静而优美的最佳风景,更或许是理想光环所笼罩的人居山水环境。它不单是“仙境”的代名词,更已成为一种精神符号,一种文化的标记。寄托着千百年来人们对美好的向往与追求。正因如此,所以千百年来人们苦苦寻觅,各地竞相参与,湖南桃源、江西庐山、重庆酉阳、安徽……“桃花源”也就成了千年谜团。

在我省的大别山区也有个“桃花源”。而明代嘉靖年间的心学家、堪舆家、诗人、太湖知县罗近溪,也一直在寻找这片“桃花源”。“世尘眼底浮空花,满前扰扰争喧拏。避喧偊得桃源路,问津却到秦人家。津桃万树绚晴曝,香风阵阵遥相续。沿流踏花路不迷,窈窕寻源向空谷。是谁春釀红满缸,邀予对酌开云房。坐献蟠桃实纍纍,莫知所出从何方。且啗且啜千岁久,闲看鸟兔穿窗牖。有时狂歌宴西池,有时烂醉翻北斗。忽然忆我初来年,津头漫爾呼归船。种桃主人尚未老,忻然一啸迎花边”。正是这首罗近溪在任太湖期间的《桃源》诗,流露出寄情于草木的情怀,为寻觅“桃花源”而翻山越岭,不辞劳苦的历程。

罗近溪是明代写自然之诗的高手,这一点连明代文学家、戏曲家汤显祖都很是叹服。他通过大自然神奇景色,种种变幻的描写,赞美大自然的神奇与美丽,歌颂人与天地万物统一的和谐,自然只是书写的客体,一切旨在书写主体“人”。他还是一位性情中人,登山则情满于山,见水则情溢乎水。热爱堪舆的他,是一个有细致观察力与敏锐感受力的人,在他笔下的“桃源”之秀境,稍纵即逝的烟云光影与一己之娱乐愁怨皆能圆融一体,处身于境,视境于心,张之于意,最终深契其情。

罗近溪喜爱“桃花”,寻觅“桃源”的心情无以言表。假如我们仅从堪舆游历山川和世俗的寻“源”上来认识近溪,那未免太肤浅了。近溪对陶渊明十分敬仰与崇拜,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特别是他清风铁骨的精神风范,《桃花源记》更令近溪爱不释手。他是把寻觅“桃花源”当作先贤的遗愿和未完成的事业来看的。

大别山区幅员辽阔,寻觅“桃花源”谈何容易?那么,堪舆家罗近溪又是怎样在大别山寻找“桃花源”的呢?

“先从毕氏问长春”近溪之诗句点出了探访“桃花源”之行的出发地——毕昇故里。据《英山县志》载:毕昇(?-1051)北宋布衣,淮南路蕲州蕲水县直河乡,即今湖北省英山县草盘地镇五桂墩村人。毕昇创造发明的胶泥活字,是我国印刷术发展中的一个根本性的改革,从13世纪到19世纪,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传遍世界,被世人誉为印刷史上的伟大革命家。毕昇于1051年(宋仁宗皇祐三年)去世,与其妻李妙音合葬于今英山县草盘地镇五桂墩村睡狮山之阳。1052年(宋仁宗皇祐四年)二月初七,其子毕嘉、毕文、毕成、毕荣,其孙文显、文斌、文忠为之立碑。

1990年英山县的考古人员在睡狮山发现的一方墓碑,据考证为毕昇的墓碑。墓地西3公里处为毕家铺,南一公里处的肖家大屋传为毕宰相府,东十五公里处有宰相毕翰儒墓。1995年在距离毕昇墓碑约500米的地方又发现了一座宋代的墓葬,考古人员根据这片墓葬区的堪舆形势推断,这个地方就是毕氏家族的墓地。专家考证:毕氏家族的祖籍地,就是湖北英山县草盘地镇。它位于大别山主峰区天堂寨南麓。不过,我们现在在毕昇墓附近的村庄寻访时,竟然没有找到一户毕姓人家,附近多为田姓和李姓。那么曾经人丁兴旺的毕氏家族的后人又到哪里去了呢?相传明代时,毕昇有一个后裔叫毕翰儒,他在草盘地镇因私造铜钱被朝廷列为重案,要株连九族。所以很多毕姓人怕受牵连,一部分顺着小旗岭过吴楚关隘进入鹞落坪,逃亡安徽各地;留下的一部分人就将繁体字“畢”字的田字头取为姓,改姓“田”。

毕昇故里草盘地镇物华天宝、人文荟萃、文化发达。风景秀丽,人杰地灵的镇之东郊五桂墩村,更是早在北宋年间就因盛产茯苓、茶而驰名海内外。毕昇就是生长在这青山环围、溪水长流的富庶之地。毫无疑问,罗近溪到此探访,定为缅怀先贤毕昇而来。喜好堪舆游历、探幽寻胜的近溪,见此山川秀美,能不寻觅他心中的“桃花源”吗?

那么罗近溪是如何寻觅到“桃花源”的呢?他的诗告诉我们:他当年是从五桂墩(毕昇故里)沿河向东往大别山主峰区大同尖方向寻找“桃花源”的,并在长河上游红花咀,泛舟前行,走横河经梅树湾、诸佛庵、抵达桃花冲(溪)的。再经茅屋、萧家寨,沿桃花溪一路上行十里寻幽览胜,至“神象戏水”胜景,又大旗岭、小旗岭至吴楚古长城关隘,返回太湖县域的。

大同尖,一柱擎天,界连鄂皖,水派江淮。十里桃花溪,碧潭珠串,飞瀑高悬,桃花满缀,人间仙境。小旗岭巍巍耸立,放眼江淮,昭关楚韵。李家寨原始神秘,奇花异草,珍禽异兽,物种宝库。而桃花源藏匿于小旗岭下的一片古树苍郁的峡谷之中,从“神象戏水”到下游的仙女潭,全程十里,然“神象戏水”实则为一座横向山峰,它将本该直泻而下的流水生生地截住,逼它向东转湾,跌进深壑地青枫林中。在那里,它紧挨着“象鼻”,再由东向北一百八十度转弯,复又恢复西向的流脉。下行百余米,形成高约数丈的匹练飞瀑。

应该说,桃花溪上游层林叠嶂,郁郁葱葱,路径嶙峋;下游溪水则流经农田与村舍,注入一座人工湖泊;惟其中游的十里之溪水,曲曲折折,在陡峭的岩石与茂密的林木间穿行,或奔流曲绕,或飞流直下,穿岩凿壁,瀑飞潭串,如链如龙,破谷穿林,气象万千!

其实,桃花源真正的亮点是沿溪十里的古林长廊。这里有桃花坞,亦名莲花地,四面山峰如莲花开瓣簇拥合抱。春暖花开之时,遍野的桃花、樱花争奇斗艳,蝴蝶飞舞翩翩,煞是迷人。桃花源不仅是桃花的家乡,还是群鸟的天堂。“几随流水听黄鹂”就是真实的写照。间或翠鸟点水,如稍纵即逝的灵感;偶尔水雾升起,如山村三月的炊烟。群鸟常来此栖居,动若彩云翻飞,静似古树开花,实为奇观。试想,明代的罗近溪堪舆探访桃花源,穿越狭窄蜿蜒的山林石径,见此情此景,能不有所感慨么?

散落在桃花坞下游的村庄,却是另一种格调、情趣, “村村篱落浑相似,曾似渔郎路不迷”。它们挟持山的宁静、水的娇柔、茶的清香、花的明丽,一步步痴迷,绝不想移步置景,它们早是桃花溪景的一部分,失之就不再完整。正如罗近溪在《道经山家》所描绘的:“村坞人家翠作堆,偶扶双屐趁闲来。径穿疏竹云光乱,屋接绯桃日影迴。最是野情偏汗漫,那堪春事足徘徊。山童为语仙岩近,入望真成碧玉台。”罗近溪在娓娓述说中自然流露出片片愉悦:村户人家积翠成堆,疏竹丛丛,屋后桃花满树,衬以日影,最显春情……桃花源的大美自成一体,碎片的美却要深深地领悟。若徜徉其间,在不断加深“空翠湿人衣”的仙境中,在光与影错综交映的流水中,尽可一次次感受到山水的真谛;静观岩石林木溪水,会令人生出无尽遐想。这不就是人间仙境,人们心中的“桃花源”吗?

罗近溪寻找“桃花源”,堪舆“桃花溪”,源于大别山文化的乡土美学滋润,诡秘美幻的大別山民间诗卷,以及现代人难以感知的草木之心。更是对“古今隐逸诗人之宗”的顶礼膜拜,对其铮铮铁骨、刚直不阿品格的敬仰。他懂得万物的语言,明了万物都得呼吸;懂得土坯都可以温暖匮乏地生活,懂得在土地上、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给民众留下温情,留下爱。

[责任编辑:宋吾能]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