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淮南大通“万人坑”教育馆背后的故事(一)


来源:凤凰网安徽

原标题:大通“万人坑”教育馆背后的故事(一)牢记历史,珍爱和平。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在世界反法西斯斗争中,中国人民通过艰苦卓绝的抗战,最终赢得了反日本法西斯斗争的

原标题:大通“万人坑”教育馆背后的故事(一)

图一:大通“万人坑”教育馆

牢记历史,珍爱和平。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在世界反法西斯斗争中,中国人民通过艰苦卓绝的抗战,最终赢得了反日本法西斯斗争的胜利。大通“万人坑”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在淮南犯下滔天罪行的历史铁证,为了让世人牢记历史,不忘国耻,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和有关部门正在计划出书,藉此契机,淮河早报、淮南网记者分别采访了多人,挖掘出围绕“万人坑”教育馆及其它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建设保护背后的故事。

全国游客蜂拥而至,54个讲解员不停讲解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淮南大通煤矿“万人坑”是阶级教育馆,那是其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时间,全国各地约1000万人次到此参观、吃忆苦饭、接受教育。

徐州的陈先生,至今还记得当年来大通“万人坑”参观的事情,他说当时,厂里100多人一起来到淮南,因为人多还是打着厂旗来的,一路上都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徐先生清晰地记得,在饭前,还有一个老矿工为他们做了忆苦思甜报告,这位老矿工回忆了解放前当矿工的苦难,又畅谈了解放后的幸福生活。

说起上世纪70年代大通“万人坑”当年的“盛况”,80岁的杜文彩至今记忆犹新,他说那时每天全国各地过来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当时杜文彩在大通机厂从事文艺宣传工作,也编排过一些话剧节目给这些远方来的“兄弟姐妹”观看。

杜文彩告诉淮河早报、淮南网记者,由于来的人太多,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安排了54个讲解员不停地讲解都忙不过来,这些讲解员有些是被压迫过的老工人,有些是工人子弟,他们的切身故事也让许多来参观的人听完讲解后都流下了眼泪。杜文彩说,他曾经参与编著过《矿山怒火》一本,这些故事都写在里面了,当年这本书大家都争相购买,发行量达到了60万册。

图二:日军侵华罪证“炮楼”

淮南连接线建设专门为保留“炮楼”改道

位于淮南洞山东路的日军炮楼,即大通站后碉堡,因其在大通老火车站站后而得名,距原铁路线仅十几米。日本侵华期间,为了掠夺煤炭资源,日寇在大通地区修建了许多碉堡,站后碉堡系日军为了监控大通矿区,于1939年秋修建的军事设施。该碉堡为砖石水泥结构,外表为圆筒形,上小下大,底部直径6米,水泥抹面,上下三层,高度为14.1米,是日寇在大通修建的碉堡中最高的一座,是控制东西交通的制高点。1986年7月,安徽省人民政府把站后碉堡等作为日军侵华铁证列入省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站后碉堡与大通“万人坑”等九处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本世纪初,因经济发展需要,淮南市开启了合徐高速公路淮南连接线的建设。为留住日军侵华罪证,还曾有一段连接线建设特地为这个炮楼“让道”的佳话。

从2001年启动至2004年建成通车,合徐高速公路淮南连接线建设历时3年。淮南市博物馆馆长沈汗青先生回忆,站后碉堡原在路边,由于连接线道路大大拓宽,规划线路正好要穿过炮楼。这座炮楼当时是省文物保护单位,在规划论证过程中,淮南市文化部门将此情况报告给省文物局,省文物局派出以副局长带队的专家,专程到淮南展开调研。

座谈会上,就这座炮楼去向有三个方案供探讨:一是整体搬迁,二是切块搬迁,第三个方案则是原址就地保护。前两个方案中,炮楼的搬迁落地就在“万人坑”教育展览馆旁,其中第一个方案是连接线建设方最希望的,连接线道路可取直,也方便工程作业展开。而第三个就地保护方案,规划设计要改,至少还要多出200万的费用。

省文物局专家提出,鉴于日本右翼势力及当局对侵略战争的美化和对侵华历史的否认,建议对日军炮楼进行原址就地保护。如若搬迁至“万人坑”教育展览馆旁,那些否认侵华战争的日本人就会“不认这个账”,甚至会反过来说是我们伪造的。这样的建议也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

由当时分管连接线建设的副市长主持召开的市政府协调会上,市交通局、市建委及连接线建设方多方人员参加,最终,市政府协调会对站后碉堡作出原址就地保护的决定,也因此,合徐高速公路淮南连接线特地为炮楼“让道”,笔直的大道在炮楼的旁边扭了一个弯,这段连接线后来改名为现在的洞山东路。其时,经历长期风雨剥蚀的炮楼已然浑身斑驳,伤迹累累,之后,文保单位又对其进行防腐修缮,这座保留下来的炮楼也为淮南留下了合力保护历史文物的佳话。

图三:日寇“功德碑”

“万人坑”旁立有美化侵略战争的日寇“功德碑”

大通“万人坑”惨绝人寰,但是,一手造成这出惨剧的日寇统治者,却时时不忘用欺骗的方法为自己涂脂抹粉,掩盖真相,愚化、奴役中国矿工,诱骗不明真相的穷苦人源源不断来到煤矿劳作,以达到日寇“以人换煤”、“以战养战”的目标。

200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斗争胜利60周年,各地展开纪念活动,一些日本侵华史料被发现和重新认识,当年的《淮河早报》对此多有报道,其中一篇《“万人坑”旁发现日寇“功德碑”》便是对日寇美化侵略战争的揭露。

2005年,本报记者得到线索——大通“万人坑”旁有一块日寇监工所谓的“工化淮南”的“功德碑”,淮河早报、淮南网记者前往探查,在“万人坑”展览馆旁的茅厕山墙,看到了这块“功德碑”。当时这个厕所简陋破败只能称为“茅厕”,“功德碑”的石碑被巧妙利用作为山墙起到遮挡的作用。

“功德碑”上的“工化淮南”四个字带有明显的日本殖民色彩,当时在淮南矿业集团档案馆多年研究矿史的王佑楼老先生介绍,日军占领大通煤矿后,一批日本人作为监工强迫矿工劳动以掠夺我更多煤炭资源。

据记载,从1938年6月至1945年9月,日寇从淮南总共掠夺煤炭405多万吨。并且,他们开采既没有计划,也不顾生产秩序,把一个蕴藏丰富的淮南煤矿糟蹋成“矿场险象丛生,井筒走动,下风道时断,水仓淤塞,巷道坍塌”的百孔千疮的局面。

王佑楼评价,“一块日寇监工‘工化淮南’的所谓‘功德碑’,却成为了侵略者疯狂掠夺淮南煤炭资源的新证据。”

本网报道以后,这块作为侵略者疯狂掠夺淮南煤炭资源的新证据的“功德碑”被更多的人所知晓,其后,大通“万人坑”展览馆在重新修整中,将这块所谓的“功德碑”从厕所山墙移走,现保管在展览馆内。(淮南网)

[责任编辑:张贤良]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