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爱新觉罗·阿南:舞台就是我的“情人”


来源:凤凰网安徽综合

爱新觉罗·阿南仿佛是为舞台而生的。在他的人生中,有三个舞台:作为“歌手”的舞台,作为“主持人”的舞台,作为文化公司“老板&rd

爱新觉罗·阿南:舞台就是我的“情人”

爱新觉罗·阿南仿佛是为舞台而生的。

在他的人生中,有三个舞台:作为“歌手”的舞台,作为“主持人”的舞台,作为文化公司“老板”的舞台。三个舞台给予他不同的周身光环和精神财富,也带给他这个典型“完美主义者”完美的前半生奋斗历程。

“舞台就是我的情人。”爱新觉罗·阿南如是说。这是他对终生事业的感性剖白,也是他心底一份甜蜜的负担。

 

爱新觉罗·阿南出生在一个父亲为警察、母亲为教师的典型传统家庭。家族之中几乎从无文艺工作者,而阿南从小就对艺术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和优良的天赋,用阿南自己的话说,“我对舞台有天生的眷恋”。

“小时候最开始对艺术只是有爱好,后来慢慢发现艺术特长能带来尊重感和特别的关注度,比如售票员阿姨知道我是一个会唱歌的孩子,常乘她的车,她都会给我留个座位。”

在一个孩子的世界观刚刚形成时,阿南就通过舞台获得了人生最初的“光环”:“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发疯似地喜欢舞台。”

初一入学,老师询问新生中谁会表演节目,阿南毛遂自荐,在一片陌生的环境之间,阿南上场演唱了一首当年火遍全国的周华健的《最真的梦》,全场师生的气氛瞬间沸腾。从此,阿南成为学校的“小明星”和文艺骨干,经常代表学校去市里参加文艺比赛,每次都在各个奖项“满载而归”。

年岁更大一些,阿南开始在家乡的工人文化宫演出,为四、五百人一展歌喉,很多人甚至是为了这个有着清凉嗓音、台风颇具专业水准的少年专门前来。这是阿南对于舞台的锻炼阶段,他在此慢慢形成自己的舞台风格。此时,阿南不过十五、六岁。

彼时,在他的东北老家,毛宁、那英、火风等人纷纷去南方闯荡,他们事业的成功让怀揣音乐梦想的年轻人对广东充满向往,爱新觉罗·阿南也不例外。“我的心更活了,总觉得‘南方’对于一个文艺工作者来说,引力很大。”于是,爱新觉罗·阿南单枪匹马南下福建,以丰富的舞台经验,考入福州歌舞团;不久后,又前往厦门、深圳等沿海城市,成为歌厅驻唱歌手。在这些演出场所,阿南的“粉丝团”依然人数众多,经常收到的粉丝礼物,成为表演得到的一种认可,也是身在异乡追逐梦想的阿南得到的最大宽慰。

数年来,因为歌手身份,阿南奔走于不同的城市之中,城市在变,人群在变,而他的歌唱舞台,一直没变。

“我站在舞台就开始兴奋,属于典型的‘人来疯’。我觉得我是适合大舞台的人。小舞台可能很适合小众类型的歌手,大型舞台适合我这种形象主流、风格全面的歌手。舞台越大,我表演的欲望和兴奋感也就越强。”

 

90年代,阿南辗转考取了杭州电视台,成为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与舞台接触太久后,突然进录影棚主持电视节目,虽然少年时代练就的快板和相声功底,让他拥有不逊于科班出身主持人的语言功力,但他眼前的“舞台”发生了形态和性质的变化——当台下的观众变成冰冷的摄影机,阿南用了很长时间来习惯。

“歌手的心态是:我把歌唱好,把作品完成,把自己该负责的气氛做好就行了;主持人不同,要承载整个舞台,像个家长,要主宰整个演出场所的氛围,甚至一个歌手演出效果的‘好’与‘坏’,都取决于主持人。”

因为其主持风格的灵动多变,找上门来的商业主持渐渐增多,阿南又重新站上了他最眷恋的“舞台”上来。商业主持做久了,舞台上遇到的突发状况数不胜数——音响断电、舞台着火、演员受伤、观众闹事儿甚至侮辱主持人……这一个又一个的现场状况,考验着主持人的质素、涵养和对“舞台”的控场。

在一场某著名摇滚歌手的演唱会上,现场音响突然断电,乐队完全没法进行表演,阿南索性脱离手中的台本,一个人即兴表演起脱口秀,硬生生撑场四十分钟,直到电路重新接通,演唱会得以继续进行。而那“黄金四十分钟”内,阿南究竟为观众们带来了什么,以至于现场不仅无一人抱怨或退场,甚至观众的热情被进一步激发?阿南笑道:“当时我什么都来,贯口,评古论今,和观众分享读过的书,或者直接与观众互动,再插空来了几个幽默的段子,观众全乐了。”雅俗共俱的脱口秀表演,抓住了每一种类型的观众的注意力,现场气氛燃烧到了爆点。

事后,此次演唱会的赞助商、安徽国邦集团董事长徐玉美亲自发短信给阿南:阿南,你是全中国最好的救场主持人。从此以后,安徽国邦集团成为阿南最坚定的合作者之一。

为了能保持主持的灵动与知识的博学,阿南每天固定浏览新闻,时事和八卦,批判性的和娱乐性的,他“照单全收”。他深谙,对各类知识内容有吸收、有消化,才有自我才华的释放。也因为一直保持严格的学习习惯,在“脱口秀”这种考验主持人基本功与知识储备的表演形式上,很多主持人常会进行自我练习,阿南基本是直接上、直接聊,大脑保持高速的运转状态,对他来说,已是寻常。

十几年的主持经历,让阿南对舞台的感情从无厌倦。甚至舞台越大,他越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频率”和“状态”。他曾主持过有着四万观众的演唱会舞台,表演开始前的后台,歌手在一旁紧张,阿南也有生理反应,却不是“紧张”,而是兴奋。“我兴奋的状态就是,身体会轻微出汗,会反复确认自己着装的细致程度,会站在舞台旁边不停搓手。”等待台下灯光渐暗,台上音光俱现,报幕声开始,“有请著名主持人爱新觉罗·阿南上台——”,阿南深吸一口气,调整姿势,拿好话筒,阔步走上他期待已久的舞台。

“年轻主持人可能上台首先想达到的目的,是想让观众首先接纳自己。其实是不对的,主持人应该首先带动起大家的氛围,让大家融入状态,把大家先‘领进来’,再慢慢加入对舞台的把握。”谈到对主持工作的见解,阿南如是说。

有些粉丝会经常来观看阿南演出,这对主持人来说也是压力所在:当脱口秀的梗几天不换,就会被细心的观众发现。这个难题对阿南也同样是考验,这也成为鞭策他保持知识吸收与消化习惯的动力之一。有趣的是,时间久了,有些才华横溢的观众甚至会主动动起笔杆子,为阿南的脱口秀表演提供段子。与观众的良性互动,让阿南感到,自己与“舞台”之间的联系,也更加的可贵。

 

阿南坦言,舞台带给他的收获太多,比如目前自己90%的朋友,都是因为他的主持人身份、因为“舞台”而结缘的。2012年,爱新觉罗·阿南开始创业,创立合肥雅龙文化传媒公司,将自己多年来的演艺经验和市场观察融会贯通。从事的工作依然和“舞台”有关,但是角色不一样了;当了商人,看到“舞台”的眼光高度也不同了。

“作为文化公司经营者,在舞台上,你的责任变大了,心态也要摆得平衡。要明白的重要一点是,你自己是品牌,你的团队不一定是品牌;要学会把自己的光环褪去,把团队努力打造成另一个品牌。这么多年来,我影响我的员工很多,但一定程度上,我们是在互相影响着。我珍惜手中人才的才华,同时也认真地培养他们,对执行团队中哪怕最普通的工人我也会严格要求。”

不是每个导演都做过演员,不是每个文化公司老板都做过主持人,那么“曾经站在舞台中心”与“文化公司老板”的身份之间,有怎样的联系呢?

阿南回答得巧妙:“这是一把双刃剑,不是每个厨师都能做饭店老板。因为他可能太懂炒菜少放点油能省钱,但是那样实际上会破坏菜的口味。放在我的工作中也一样,舞台现场的设备好不好、调度的时候精不精细、有没有很认真地去完成,这些是主持人更能敏感地感知的;同时我作为老板,团队对我的要求的执行力也会增强。”时间久了,音响师、灯光师、乐队都能在舞台上与阿南配合默契,彼此合作无缝衔接,带来舞台效果的最大化呈现与最完美效果,这其中,既有阿南作为主持人的敏锐洞察,也有阿南作为老板的把控气场。

几年来,安徽国邦集团、客来福家居、缤纷地产、海尔工贸等安徽省内、外名企,都成为阿南公司的忠实合作伙伴。目前他的雅龙传媒,一年大大小小的演出近两百场;规模较大的演出也达六十场左右;身兼“主持人”身份的阿南,一年演出时间达到近350天,演出约500场。

即使走到现在,阿南对舞台的态度依旧“虔诚”:“现在每次演出前,我依然会仔细彩排。只有对舞台熟了,才知道哪里如果出了什么错,可以怎么去弥补;哪里出了什么状况,怎样第一时间冲上去修正。”

“舞台像我的情人一样,你对它永远都是甜蜜的。可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之一。我现在所有的精神、物质所得的来源,会让我拥有各行各业因才结实的朋友。这些都是我莫大的财富。”

在人生的不惑之年上,阿南对自己与舞台的关系也有进一步的反思,以及一些充电学习的计划。

“观众给你的反馈和掌声,能带来其它任何事都替代不了的满足感。未来,我想把我的舞台做得‘更大’,对自己更有所提升;又想把舞台做得‘更小’,比如多做公益类的演出,去慰问孤寡老人等弱势群体。舞台不一定非要够‘大’才能洗涤心灵,去真诚地慰问和关怀才能更加走入观众的内心。”

面对未来的人生“舞台”,阿南充满无限的期待,也充满亘久的信心。

[责任编辑:郭玮]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