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写欠条的人失联 合肥男子14万工钱欠条成了“空头支票”


来源:新安晚报

原标题:写欠条的人失联14万工钱欠条成了“空头支票”戚知华在合肥从事石材生意。他手上有一张金额为14万元的欠条,是一个名叫汪启荣的老板写给他的,上面盖有芜湖一家花木公司的公章。

原标题:写欠条的人失联14万工钱欠条成了“空头支票”

戚知华在合肥从事石材生意。他手上有一张金额为14万元的欠条,是一个名叫汪启荣的老板写给他的,上面盖有芜湖一家花木公司的公章。由于找不到汪启荣,戚知华准备向盖章的花木公司要钱。可花木公司以公章系私刻为由,拒绝付钱。本报“讨薪帮帮团”律师团成员张湛秋律师认为,花木公司如果自认为不应担责,应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

【求助者说】

工人们等着钱回家过年

戚知华告诉记者,2010年他和老板汪启荣有业务合作关系。后来,戚知华带着七八个工人帮汪启荣在上海和合肥都干过工程。“每次干活,都是口头约定工人工资,汪老板先付一些生活费,工程结束后再结算工人工资。”那时起,汪老板开始断断续续拖欠工钱,先后写了很多张欠条给戚知华。

2016年,戚知华把汪启荣写给他的几张欠条合并在一张欠条上。没想到,这张14万元的欠条自此成了一张空头支票。今年年中,汪启荣的电话停机,戚知华再也联系不上他。

无奈之下,戚知华前往芜湖找到在欠条上盖章的花木公司。公司法人代表称,这个章系汪启荣私刻,欠条是汪启荣私人行为,和他们公司没有关系。

12月26日,记者联系上这家花木公司的法人代表许先生。他告诉记者,那张欠条上的章是汪启荣私刻的,所欠款项和他们公司没有关系。他们已经报警,警方已经介入处理此事。

戚知华告诉记者,汪启荣除了欠他14万工人工资,还欠十几万材料费。“材料费可以缓一缓,以后再讲,可这14万工资,是七八个工人的血汗钱。”眼看又要过年了,工人们都等着钱回家过年,他想帮他们讨回来。

【律师观点】

花木公司理应自证清白

针对戚知华的遭遇,本报“讨薪帮帮团”律师团成员,安徽省安维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湛秋认为,戚知华作为善意第三人,没有义务和能力去识别公章真假。在此情况下,戚知华有权找芜湖的花木公司协商。如协商不成,他可以凭欠条起诉花木公司和汪老板,要求前者承担共同偿还义务。

而按照花木公司的说法,欠条上的公章系伪造,且属于汪启荣私自盗用,则汪启荣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十几万元材料费以及14万元工资均由汪启荣个人负责偿还,与被盗用公司无关。

不过,张律师强调,由于欠条上加盖花木公司公章,该公司如果自认为不应承担偿还责任,应承担举证义务,证明公章系汪启荣私刻。

[责任编辑:陈玲]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