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蒋晨明:顶层思维欠缺是当前乡村振兴的重大障碍


来源:凤凰网安徽综合

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前不久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也对“乡村振兴战略”做了进一步部署。近期各界关于这一战略的关注度极高。就乡村振兴战略中

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前不久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也对“乡村振兴战略”做了进一步部署。近期各界关于这一战略的关注度极高。就乡村振兴战略中的若干问题,城脉研究院院长、中国市长协会全媒体平台执行主编蒋晨明,结合他在各地调研中的观察,接受了记者专题访谈。他认为,“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央的顶层设计,但在各级政府的执行中,不能匹配相应的顶层思维,是当前发展的重大障碍。

最普遍的问题就是欠缺顶层意识

问:您一直不断在各城市甚至乡镇走访调研,关于十九大新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您感觉目前基层政府处于一种什么状态?

答:无庸置疑,各地都在学习十九大精神,乡村振兴战略必然是一个学习的重点。但各级政府是否都能深入领会这一重大战略的内涵,并不好说。总的来说,就十九大之后我接触的一些城市而言,我的整体感觉是在顶层思维上欠缺较多。没有顶层思维,乡村振兴战略就难以深入贯彻,甚至走偏。

因为在“乡村振兴战略”下,城市发展、乡村发展、城乡关系、一二三产之间的关系都需要重构,没有顶层思维,就无法完成这个重构的时代命题。

顶层思维要求站在更高的视野上统筹思考工作路径。“顶层设计”这个概念是“十二五规划”里明确提出的,目前在政府领域和市场领域都已经很熟悉了。但在城市发展中,顶层设计的思维意识依然较弱。我们这几年调研、服务这么多城市,一个最普遍的问题就是顶层意识欠缺。尤其是在“乡村振兴战略”这个概念下,顶层思维就显得更为迫切。

时间和空间上要注意“两个防止”

问:更高的视野,应当怎样理解?

答:总的来讲,可以从时间和空间两个角度来看。

一是时间上,要防止断篇式发展。乡村振兴要求各级政府要目光长远,着眼于今后若干年的发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已明确了乡村振兴的时间表: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这样的目标和要求,注定不能走一步看一步,需要结合中央精神,为自己的区域制订一个长远的规划,摸着石头过河是行不通的。一级政府领导也不能光是考虑自己在任期间的业绩,那样的话,他在任时轰轰烈烈搞几年,换一任领导上来再换一种思路,那一个区域的乡村振兴,就成了割裂式的发展,就会断篇,那样注定会失败。

有个相熟的政府领导曾问过我,在他的任期内怎样在乡村振兴方面做出点成绩?我说你最大的成绩,可能是为你的下一任搭好优质的平台,奠定发展基础,你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以前为常州的一个项目做咨询服务时,也提炼出一个点,叫“最好的规划,是为未来留白”。

二是空间上,要防止孤岛式发展。需要各级政府有更宽的视野。不能再是各干各的、单点作战了,一个大区域内的若干子区域,如果都是孤立的,则难以达到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最近接触一个镇领导,很有想法,对乡村振兴战略十分振奋,希望在自己镇域内践行农业4.0体系。我就跟他讲,想法很好,但农业4.0对于智能化、系统化、平台化的要求很高,并不是简单的将农产品拿到电商平台去卖这样简单,你一个镇的资源有限,更重要的是难以形成集聚效应。至少要在县域的层面上去整合。

所以说,一个地方要推动乡村振兴,迈出的第一步,就是要解决区域的顶层设计,或者重构区域顶层设计。

做好顶层设计做不一样的“马赛克”

问:这些顶层设计主要包括哪些方面?

答:首先就是给自己定位,城市定位也好,区域定位也好。不仅要回答清楚,而且要为自己找到独特性、差异性。用马赛克理论来理解,整个中国地图就是若干区域的组合体,是一块块“马赛克”拼起来的。你这块马赛克跟别人有什么不同,还是平庸的没有任何特点?如何提炼这个特点等等,都需要具有实战经验的专家深入调研,提供智力及进一步的资源支撑。

整体的顶层设计又包含了城市形象的顶层设计、区域产业顶层设计、投融资体系的顶层设计等多个子系统。这些问题回答清楚了,再去撸着袖子加油干,那才会事半功倍。

通俗地讲,顶层设计就是要回答“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我怎样去”等系统问题。

没有顶层设计难以招商引资

问:据您了解,政府对于顶层设计的重视程度如何?

答:我毫不客气地讲,重视程度太差。我们遇到了很多城市的决策者或部门负责人,往往都有这样的思维习惯,说专家们来了太好了,你们手里的资源多,多帮我们搞点招商引资的项目吧。我们经常很为难,为什么?就是因为你还没搞好顶层设计呢,我怎么给你招商?很多政府认为,搞顶层设计花钱不说,还费精力费时间,麻烦的很,一时又看不到GDP,所以就不重视。结果就会导致发展路径模糊,效率不高,甚至规划只是墙上挂挂,无法落地,成为废纸一张。

四种系统思考须重视

问:顶层设计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如果对地方政府提供一些建议的话,您认为在乡村振兴中,应该怎样推进这个系统性工程?

答:放在当下乡村振兴这个背景下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我认为要注重以下四种系统思考。

一是城乡之间的关系要系统思考。要意识到当下城乡关系正在发生巨变,以前我们的城乡是二元的甚至是对立的,后来讲“城乡统筹”“城乡一体化”,现在叫做“城乡融合发展”。在乡村振兴战略下,乡村不再是城市繁荣兴盛的背景板,要形成一种思维习惯,说城时要结合乡,说乡时要结合城,甚至不分城乡,完全融合考量融合发展。乡村振兴战略实现的关键一役也在于城乡之间能否真正融合。

二是乡村内部的关系要系统思考。十九大明确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的五个方面的总要求,就是20字总方针: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这20字本身就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割裂看任何一个都是错误的,偏废了任何一个也是错误的。比如我们现在扶贫攻坚,农民增收当然是极为重要的,但生态、乡风、治理等等都要统筹考虑。如果为了快速脱贫,将生态环境破坏了,乡风文化也不管不顾了,那照样是违背了中央精神。

三是产业关系要系统思考。现在强调的是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这一点,据我了解,不少地方政府还没扭过弯来。传统的招商引资片面搞工业的路径依赖惯性很大,文件上虽然学习了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但还没融进骨子里。

四是运营手段要系统思考。由于前三者关系的重构,所以运营工具也会发生很大变化,比如创新的投融资体系设计、创新的整合营销手段的运用,都需要进行系统变革。

我暂且用“运营”这个词来代替政府语境下的“管理”“发展”,是因为一个区域的发展,其实就是城市价值的运营,你可以将它视为一个市场主体,只有用运营的观念去操作,才能效率、效益最大化。所以我们城脉研究院的定位叫做“中国城市价值运营平台”,就是这个道理。

在这个运营过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可能需要重构的,那就是城市价值的优势与劣势分析。我们为很多城市和相关企业做过SWOT分析,如果放在十九大背景下、放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可能很多地区的SWOT分析都需要重做。

比如我们最近接触的一个城市,农业是传统优势,但工业发展缓慢,有点在兄弟城市面前抬不起头的感觉。但反过来,在乡村振兴的战略下,该市GDP数据虽然不怎么好看,但劣势或许会变成优势。因为它的农业有优势,一产强,再向二产三产延展,是很有作为空间的。而那些工业强市或许正在面临环境治理的痛苦,正在努力解决后遗症。这可以视为后来者居上的一个时间窗口。

可能诞生伟大的企业或平台

问:在新的国家战略下,确实有很多需要重构。至于企业方面,您认为是否也会有大的市场变化?

答:一个新时代,一定会有一批新机遇。伟大的公司,一定是与时代脉搏共振的。尤其是产业链条与城市、乡村发展紧密相关的企业,在乡村振兴背景下,将面临新的发展空间。至于这个空间是大是小,这取决于企业自身是否能够及时把握住这个机会。

在这个大背景下,企业也需要重构思维体系和价值体系。这跟政府其实是相似的。首先就是要解决自身业务的顶层设计,有可能会根据政策走向进行调整,甚至做大的革新,如果只是埋头苦干,可能错失良机,甚至偏离时代主航道渐行渐远。比如,原来大家都争着去经济实力强的区域去投资找项目,现在就不一定了,机会可能发生了区域转移;再比如你原来只做一个产业,现在可能就要多考虑一二三产业融合的问题。

有些企业产品在这方面的布局已初露端倪。比如,前不久我跟腾讯的“为村”团队聊,我认为他们的功能架构很好,正好对应乡村振兴几个方面的要求,现在这个节点就是“为村”腾飞的风口;去年我们咨询服务过的天华集团的产业电商模式,对区域产业的综合提升、一二三产业的融合也是不错的工具。相信这类的市场化力量,政府也会很欢迎。

总之,对企业来说,谁重视乡村振兴战略的顶层思维,谁能抓住乡村这根线,谁就能抓住中国的未来。以前这个趋势,很多企业也都看到了,但实话说发展并不快,现实中还是有很多因素制约。但现在不同了,很多关系重构了,后面也会有系列政策陆续发布,制约因素会相应减少,要素下乡的障碍清除也被高度重视。所以之前已布局包括即将布局的优质企业,正迎来他们的战略机遇期,可以说乡村业务的时间窗口已经到来。

乡村振兴不会重陷特色小镇怪圈

问:但我们有个不好的现象,就是什么事往往一窝风,您认为在乡村振兴战略这件事上,会不会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一战略除了利好之外,您认为最大的担心是什么?

答:我今天说的主题就是乡村振兴战略下的顶层思维,所以最大的担心当然是顶层思维不足,无论政府还是企业都有可能出现这个问题。不过,一窝风问题、运动式发展问题也是十分值得警醒的。

这个时候值得反思一下特色小镇。特色小镇是不是好事物?当然是!但政策一出来,政府和企业仓促上马的现象就特别严重,动不动一搞就是几百个,哪个省里的特色小镇计划数目低于100都不好意思。企业,尤其是房地产企业,迅速将特色小镇变成变相的房地产项目。有关部委对此已多次发出警告。

那乡村振兴会不会跟特色小镇沦为同样的下场?我认为不会。因为乡村振兴是国家战略,是中央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从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出发,在对世情国情农情深刻研判的基础上提出来的综合目标体系。而特色小镇只是新型城镇化的抓手,充其量是一个工具,而不是目标和战略,所以十九大报告里就不会提及“特色小镇”这样的概念。

但乡村振兴一窝风的倾向也会出现,这个是可以预见的。毕竟是新概念新事物,一段时间内出现盲目发展的可能性是有的,但由于它是长期战略,相信大浪淘沙之后,会较快地步入平稳发展期。

如果说还有其他的担心,就是前面提到过的体制问题。对于基层政府来说,领导的变更会否影响当地政策的持续,这是个现实的考验。

((中国/北京)城脉研究院致力于为地方政府(城市和城市管理者)以及其他公共机构提供区域研究服务,同时也为大中型企业提供产业研究、企业咨询和政府沟通等服务。城脉研究院与城脉国际咨询、城脉文化一起构成城脉服务体系,团队曾为40多座城市和多家企业提供咨询、营销和产业服务。)

[责任编辑:李梦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