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8准点飞回家 | 作品上过春晚后,“家”被他时刻带在身上


来源:凤凰网安徽综合

从20岁第一次去北京起,10年来,北京与安庆桐城老家之间的千余公里,成为张正扬最熟悉的度量。这条线成为一种刻度,地理的,空间的,人生的。30岁那年,人生的分水岭到来。事业与生活的冲击与变化没来由地闯进

从20岁第一次去北京起,10年来,北京与安庆桐城老家之间的千余公里,成为张正扬最熟悉的度量。这条线成为一种刻度,地理的,空间的,人生的。

30岁那年,人生的分水岭到来。事业与生活的冲击与变化没来由地闯进来,他心中的某样东西就此被上了锁,家乡,成为他每次回归都要面临的一道生猛的疼。

他用两年时间来处理自己与这份关于“家乡”的痛点的关系。临近32岁的春节,张正扬终于确定自己再次以满身满魂的“正能量”与那些人生的残忍现实握手言和,这一次的“回家”,他身份多重,意义非凡,奔忙无休。繁忙事务间,他心中的某样东西在抽芽,张正扬潜心等着它茁壮、开花。

逃离家乡,一度是张正扬少年时期的梦想。生在“黄梅戏之乡”,艺术禀赋似乎与生俱来,加上父亲精于吹拉弹唱,“从艺”的志向让张正扬从小便暗自立下。然而,严厉的父亲却成为他“追梦”的阻碍,父亲告诉他,那是一条注定艰辛的崎岖路。作为每天放牛的几个小时都会一边牵着牛一边独自唱遍山野的少年,张正扬与父亲长达十年的“对抗”开始了。他偷偷去学艺,偷偷参加电视歌唱比赛,甚至偷偷将高考志愿从“汉语言文学”改成江西的一所艺术学院,直到入学了一个月才被家人发现……

张正扬

对艺术的持续坚持,让张正扬与父亲的关系越来越远,与“家”之间的那根弦越拉越紧。大学还没上完,张正扬对更远的“远方”再次蠢蠢欲动——他明白,作为一个立志在艺术上有所成就的人,他一定要去北京。尽管此时他已在毗邻家乡的六安有一份会顺风顺水成为未来职业的电台主持人兼职,且收入颇丰,他依然毫不留恋,带着他沉甸甸的梦想直奔京城。

在北京的大杂院里住了两年的走廊隔间,张正扬凭借刻苦的学习,如愿考入中国音乐学院,这所中国最高音乐学府之一,为张正扬带来无尽的艺术给氧,也为他日后在北京的扎根进一步奠定伏笔。毕业后,他留京,成为一个自己梦想了十年的“音乐工作者”。

张正扬

作为“没背景”、“没后台”的小城青年,初入行业的张正扬为了养活自己的音乐梦想,也曾在偌大的北京跑过场、走过穴、拍过广告;学声乐的他不满足于只做歌手,渐渐开始歌曲创作。在网络口水歌盛行市场的年代,他坚持创作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美的作品,一首《月落泉》既充满古典神韵,又展示了中华孝道,一时间成为评论界与文艺界青睐的作品;2015年,其创作、采风长达三年的《六尺巷》问世,“六尺巷”是张正扬老家桐城的历史地表处之一,名源于康熙朝宰辅张英对邻居“让出三尺”的故事,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包容与礼让,歌词精致而充满气概,曲风在传统戏曲的基础上吸收了R&B、说唱等流行音乐元素。歌曲推出没多久,就被中宣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推广的“中国梦”主题新创作歌曲选中,在中央电视台和全国各大卫视等媒体进行轮番展播;又过了段时间,张正扬被通知将携该曲直通2016年春晚,成为“绝对不会被彩排刷掉”的节目。

成功来得太突然,张正扬被巨大的幸福裹挟,他感到十年背井离乡的磨砺,终于对难回一次的家乡、对日渐苍老的父亲有了一个交代。正在繁忙准备春晚演出之际,导演突然告知张正扬,他的《六尺巷》依然在春晚上保留,但,演唱者将从他变为一位知名的女演员,而他连参与合唱的机会都没有。

无论从“刚刚出道的新人”还是“该曲的创作者”哪个角色来说,这个告知对张正扬都是晴天霹雳。不要说身边所有的朋友、师长都早已为自己贺喜,家乡那罹患重病多年的老父亲也早已知道儿子要上春晚的喜讯,张正扬一度以为这个喜讯可以让父亲的身体状态好一些,也让他们的感情更亲近一些……

执拗地放弃了所有为他送上的“赔偿”,张正扬带着骨子里的自尊和满心的落寞加入春运抢票大军,回家乡过了年。春晚播放之时,张正扬看到父亲刻意避开了电视,一家人也绝口不提儿子被替换之事;结果第二天,张正扬觉察出父亲偷偷看了春晚的重播,并对母亲不断喃喃:怎么会这样,孩子怎么会被这样呢……

因为还要准备接下来的演出和录音,年初五,张正扬回京,走前,父亲情绪低落,对他眷恋不舍,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走吧,好男儿志在四方。

年十八,张正扬接到电话:父亲病情加重,已是病危;他赶回桐城的半路,父亲仙去。

十三天之前的一别,竟是永诀。

“我觉得父亲这辈子太苦了。为了养育孩子和家庭,他把所有的精力都耗尽了。最重要的是在他临去世之前我都没有完成他的愿望,就是看到我能亲自在大舞台演绎自己的代表作,让他看到我的音乐成绩,这是我人生唯一的遗憾。我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他就是我的精神,就是我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张正扬在演出中

父亲逝后,曾经对抗张正扬的音乐之路的人没有了,而张正扬在走出沉痛情绪之后,对自己的音乐理念有了重新的思考。《六尺巷》带给过他荣光,也带给过他苦痛,但如这首歌中的家乡情一样,对书写思乡之情与弘扬传统文化的双重责任感更灼热地鞭策着他继续在音乐创作中奋进,《从前》《徽班》《笔墨纸砚》等作品纷纷问世,同样获得众多美誉。

这个安徽汉子,想以自己的力量为家乡做更多事。2017年,他在合肥筹划创办安徽省六尺巷慈善基金会,旨在进一步传扬家乡“六尺巷”的美德精神,并能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为此,他率先向基金会捐了两百万元的个人积蓄。2018年,基金会正式成立。

因为忙碌基金会事务,从2017年开始,张正扬开始频繁来往于北京、合肥,以及家乡。有时飞,有时高铁,有时甚至是绿皮火车——“因为绿皮火车的时间长,我可以有很多时间独处,会有很多写歌的灵感。”

张正扬

2017年2月初,张正扬再一次回到合肥,数事在身:成为第三届安徽公益盛典的表演嘉宾,继续操办基金会事务,参加桐城的两个公益活动,以及为5月18日在北京太庙举行的个人公益演唱会奔忙。忙完会再飞回北京录音,尔后再飞回来,陪妈妈在桐城好好过一个年。繁忙之间,最让他紧张和焦虑的是演唱会事宜:“时间已经很近了,因为我要代表安徽人站在那个地方,如果唱得不好,那是一件屈辱的事。”

“‘家乡’这两个字分量太重、太重,我想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会以一个安徽人的姿态创作作品,这是一种责任。”张正扬如是说,距离他春节回家的日子,已经无法计算,因为“家”仿佛永远被他携带在身上,从未离开。

[责任编辑:郭玮]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