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8准点飞回家|他终年为人打包 过年他要给家人打包“团圆”


来源:凤凰网安徽综合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几十年来,中国人在这个周期性的大迁徙中,留下了太多的辛酸、痛苦、感动、温情。不管路途多么艰难,只为那一个念头——回家过年。家人不期望你衣锦还乡,唯愿你平安归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几十年来,中国人在这个周期性的大迁徙中,留下了太多的辛酸、痛苦、感动、温情。不管路途多么艰难,只为那一个念头——回家过年。

家人不期望你衣锦还乡,唯愿你平安归来。

2月8日,春运第九天。列车轰隆隆开启春运的旅程,一年一度的“春节大迁徙”载着游子的心,隆重上演。车站内是已经踏上返乡路的游子们开心的喧哗,车站外是还未踏上返乡路的游子们在做最后的拼搏。今天,这位将要踏上回家路途的主角是一位伟大的父亲,腼腆的丈夫,孝顺的儿子,敬业的员工……他的名字叫朱高攀,来自安徽宿州。今年,是他离家来到上海的第十二个年头了,每到春节,过年回家,都是朱高攀忙碌一年最重要的事情,这十二年来年年如此,年年依旧。

朱高攀

牵挂的地方是家其它只能叫住的地方

又到一年春节回家时,游子们开始了长途大奔袭。如此风尘仆仆,只因相见,就在眼前。朱高攀说:“火车票还不知道能不能购买成功,所以不确定哪天走,放假时间也在等具体通知。”对于返乡时间还没具体确定的他来说,眼下做好放假之前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从十二年前退伍回到家乡之后,爱闯爱拼的精神便一直伴随着他,来到离家不远的上海,对他来说是人生又一次重要的转折。在那个物流行业刚刚起步的年代,他便成为了一名快递配送员。这些年间,配送过的包裹,遇见过的客户,不靠机器都已经无法计算出准确的数字了。十二年的的工作中,他说当兵时的生活习惯都被忙碌的工作磨光了。

一年中,长长短短的假期固定就那么几个,身处服务行业休息日也并不是按部就班的来,全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朱高攀和家人相聚团圆的时间也是少得可怜。在和他短短的交流中,他反复说到“其实,真的很想回家,不管外面有多好,都只想回去。”男儿在他乡,焉得不憔悴。因为牵挂那个地方是“家”,其他地方只能叫“住的地方”。

朱高攀幸福的一家

在来到上海的第二个年头,朱高攀完成了他的人生大事,与同乡的妻子结婚,让他又多了一份奋斗的力量。后来,他们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为了照料孩子们的生活,妻子放弃了上海的工作回到家乡。夫妻二人,分隔两地。面对妻子的念叨朱高攀却从未有过怨言,他们都在为家而努力着。谈起和妻子的相处,朱高攀却出乎意料的腼腆。妻子辛劳持家,把家中的一切搭理的井井有条,他在上海便也可以安心奋斗了。

如今,大儿子今年十岁,小儿子今年七岁。大儿子一直在寄宿制学校读书,因为和亲人聚少离多,孩子在分离时总显得十分脆弱,他说,“每回大人一离家,大儿子就哭的不行,男子汉总是动不动就哭,作为爸爸难免心疼。”新的一年,小儿子也即将开始读小学,妻子为了两个孩子的教育,已经回到家乡。朱高攀说,新年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尽早回乡发展。

最重要的事情是陪伴

其实在中国,“春运”并不是一个新词。

改革开放后,外出务工人员大幅增多,“春运”二字第一次出现在《人民日报》的标题上是在1981年3月。当年,铁路春运两个月运客1.21亿人次。此后,春运成为春节期间的一个关键词。尽管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便被“飞常准”送上了一张机票的免费使用名额,但关于这张机票的用途,他还在计划着。

今年,朱高攀的春节假期只有七天,然而对于这七天假期,他早早就有了安排。岁月不待人,父母正老去。家里的老人们正在被时光刻下年迈的印记,身为小辈的他因为不常在家人身边怀抱着浓浓的歉意。朱高攀一直惦念着父亲的眼睛不太好。外公外婆今年已经有八十多岁的高龄,几个月前外公来到了上海,但并不是看望或游玩,而是求医就诊。朱高攀说:“上了年纪的老人身体总会有不舒服的时候。”春节回家最重要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伴。

一个人孤身在外,生活也是节省着过。到了过年那几天,也就变成了朱高攀一家最热闹的时候了。和家人共度新春,陪父亲喝几杯酒,吃母亲烹制的饭菜,品尝妻子精心准备的扁食,看孩子们嬉笑玩闹,这一副画卷好像即刻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温暖了一天的疲劳。

过年,回家,朱高攀说没什么特别矫情的原因,故乡在哪儿,家就在哪儿,灵魂就在哪儿。回家,虽是短暂的停留,权当一场旅行,但这旅行意义非凡,可以亲亲故乡泥土的芬芳。无论生活多么沉重,艰辛或孤独,他奋力向前,笑着流泪,珍视情感,保有尊严。

[责任编辑:郭玮]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