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8准点飞回家丨港珠澳大桥功臣:要建设国家 也要准点回家


来源:凤凰网安徽综合

春运,中国人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的衍生品,现代春节前的重头戏。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将近三分之一的中国人要完成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的大迁徙,为的就是归家那与亲人的团聚。过年回

春运,中国人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的衍生品,现代春节前的重头戏。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将近三分之一的中国人要完成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的大迁徙,为的就是归家那与亲人的团聚。

过年回家,这是一件让游离他乡的人们梦寐以求的事,也是在外工作十九年的张立每到年终最重要的事。2月11日,农历腊月二十六,从广东到安徽千余公里的的路途,只用两小时零五分钟的时间,一张从飞常准APP购买的机票“准点”把他带回家人身边。

张立的父母都是浙江宁波人,因为早年在安徽求学,后来也就留在了合肥生活。张立从小在合肥长大,在合肥成家,但是工作的单位,却始终没在合肥驻扎。从1999年开始,张立便开始了忙碌的工作,前七年的工作在国内各大城市,中间五年在迪拜阿布扎比,近七年的工作在珠海,长期在外也让他对合肥的发展变得有些陌生,然而在南京长江二桥、青州闽江大桥、润阳大桥、再到几日前顺利通过验收的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者名单上,都记载着张立的名字。

在海外时的张立

近几年在珠海的工作,对于张立来说绝对意义非凡。港珠澳跨海大桥是连接香港、珠海、澳门的超大型跨海通道,全长55公里,建成后将成为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其中,工程量最大、技术难度最高的是长约29.6公里的桥—岛—隧集群的主体工程。而张立所在的公司,就正负责着港珠澳跨海大桥中难度最大的隧道部分的项目工程的技术支持。张立,也在港珠澳大桥顺利验收后成为了港珠澳大桥导隧工程建设功臣。

张立介绍说,最忙的时候是从前年11月到去年5月的半年,那段时间是港珠澳大桥合拢的最重要冲刺阶段,其中有那么些天,他像个连轴转的陀螺,每天休息的时间少之又少,甚至连和家里人打个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和家人聚少离多,陪伴的日子总显得格外珍贵。如此沉着硬朗的男人,说到家人,就是他最大的软肋。

张立在工作中

张立的儿子今年十五岁,正在读初三的小男孩虽然和爸爸独处的机会不多,但却是爸爸的“小粉丝”。每到寒暑假期间,都会跟着妈妈去探望爸爸,或者和爸爸约定好地方,一同开启家庭旅游。说到儿子,张立说话的语调都变的温柔起来。没能陪伴孩子的成长,对张立来说是莫大的遗憾。去年冬天,张立随中国交建到南通做配合生产的一些工作,适逢儿子寒假,妻子便带着孩子来到了南通。在妻子和儿子来南通的七天时间里,张立说,他只陪了他们吃了一顿中午饭。每天天没亮,他就出发去开工,晚上收工回来又是深夜他们都已睡下。到了妻子孩子回家的时候,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内疚。

世界上有些事需要等待,早起的闹钟,上班的地铁,中午的外卖。也有很多事经不起等待,缤纷绚烂的烟火,转瞬即逝的彩虹,正在老去的父母……

十九年前,刚离家工作时,父母身姿健硕,如今,他们已经七十多岁的高龄了。自己的孩子越来越大,父母的年纪也越来越大。“母亲头上越来越多的白发,父亲日渐弯曲的背脊。”长期不在家人身边的张立说到这里一度有些哽咽,因为不在父母身边,只要有时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伴。

对于张立来说,有一种幸福,叫做上有老下有小。中国人乡关情结由来已久,“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家人在合肥,家就在合肥。

春运不只是一段非常艰辛的交通时段,还是一种中国化的情景。它有着极其分裂的两面:一面是几亿人明知代价不菲的跋涉旅行,另一面则是春节、团圆、平安之类的家庭重聚。人们像候鸟一样,选择在某个时间上路,奔波于春运的正反两面之间。为了重聚,虽有跋涉而在所不辞,其中的感情力量无可阻挡。

农历腊月二十六,这一天,张立终于要回家了。在电话那头,能听到他的兴奋。因为,今年过年,他有足足七天的假期。这七天里,他可以回到他的家里,亲人的身旁。与亲人见这一面,能给予他更多的能量,与亲人见这一面,能给予他更大的希望。

“新的一年,希望项目进行顺顺利利,希望家人们平平安安。”这是张立2018年最大的新年愿望。

“过年,就是要回家。”张立说到。过年这个大团圆节日,就一定要跟亲人一起度过。无论在外漂泊或者回家途中历经多少困难,一顿年夜饭的欢乐就让一切烟消云散。“过年”和“回家”的紧密联系,流淌在张立和所有中国人的血液里。

[责任编辑:郭玮]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