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双抢:已化成一种融入血液与骨头里的记忆


来源:凤凰网安徽综合

街上的行道树蓬松如华盖,潜在枝叶间的蝉声聒噪,午间的风里挟来滚滚热浪,我飞一般逃回空调间。“当年双抢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母亲的嘟囔,让我想起那远去的双抢。仿佛一锅水逐渐冒泡而沸

原创:郑丹 塔影横江

街上的行道树蓬松如华盖,潜在枝叶间的蝉声聒噪,午间的风里挟来滚滚热浪,我飞一般逃回空调间。“当年双抢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母亲的嘟囔,让我想起那远去的双抢。

仿佛一锅水逐渐冒泡而沸腾。田野躁动不安。稻浪像金色的海绵延,绿色的秧苗镶嵌其间,是大地的喘息。沉甸甸的稻穗低垂着,是滴滴汗水挂在稻杆上。绿油油的秧苗窃窃私语,等待着分散各田自立门户。

村庄潜流涌动。父亲在给打稻机上机油,整理蛇皮袋,添置新镰刀;母亲忙着加固草帽带子,找寻旧衣服。小院里,丝瓜在墙上垂着长长的身子,鸡们似乎预感到什么兴奋地叫着。我们孩子也放暑假了,却不太高兴。因为双抢就快到了。

似乎刚刚进入梦乡,就被母亲唤醒,穿上准备好的旧衣服,迷迷糊糊跟着大人走。一阵清风吹来,阵阵凉意赶跑瞌睡。月儿还在西天,田埂上的密草像缠人的小猫裹着人的脚,调皮的露珠就纷纷跑下来,裤脚湿了一大片。路过谁家的稻田,妈妈、姐姐们讨论着谁家的稻子长势好。田野像即将分娩的孕妇,沉静而骄傲。

就像是商量好的,也有几家在田里割了。我家割的是一块大田,圆圆的。母亲在前,姐姐紧跟其后,我最后。田里的水放干了,踩下去,泥巴从脚趾缝里冒出来。母亲弯下腰曲着膝,左手挽住一把稻杆,右手握着镰刀顺势一割,稻子就歪在左手摆在身后。母亲不起腰,头一低,身子像波浪一样一起一伏不断向前移动,身后的稻铺省略号一样延伸着。

我也不甘示弱,狠命割起来。可是稻杆毛喇喇的,一下子就把手划出了血痕。稻叶也欺生,总是戳额头。腰也像断了似的。谁说青蛙无颈娃无腰呢?割不了几铺,就站起来,撩开湿漉漉的刘海,不知是汗水还是露水打湿的,看着越来越远的母亲和姐姐发起愁来。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红球一样升上来。田里的稻子倒下了一半,另一半还在苟延残喘。肚子已咕咕叫着抗议,母亲和姐姐的动作慢下来,却没有停歇。太阳巧笑着,撒开金色的大网,收去了草叶上的露珠,也收去了我们的力气。

上午,打稻机安放在田里,像一座微型活动板房。两个人站在底板上,一只脚踩着踏板,插满马蹄形铁丝的滚轮就转动起来,“嗡嗡嗡”地响。将一把稻铺伸进去,转一圈,稻子夹着草叶水花一样四溅,被周围的挡板挡落。一个人站在桶前用耙子耙草叶。两个人撸来稻铺递给打稻的。太阳撕开了温情脉脉的面纱,把热浪一波一波挥洒。草帽再也抵挡不住它的淫威。

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流下,顾不得去擦,擦了还会流,像聚汗盆一样,手上都是泥巴和草叶。弯下腰,双手拾起几铺稻,挽在手臂里,转身就跑,那边打稻机“嗡嗡嗡”地在催呢!稻叶子透过薄薄的套袖戳着手臂,火辣辣地疼。有时,猛不丁地从稻铺里钻出一条水蛇来,尖叫一声却不敢丢掉稻子。

稻子金贵着呢。我们的口粮、学费全靠它,哪能随便扔。两条黄瓜腿在田里东倒西歪。田里脚印密布,大的小的,深的浅的。阳光像金色的鞭子抽打在身上,风像捉迷藏的孩子跑得无影无踪。整块田就是大蒸笼,我们成了饺子,只缺一瓶醋。

各家的打稻机开始时就像比赛似的,“隆隆隆”声在田野里此起彼伏。渐渐地,也有气无力地“哼哼唧唧”,蛇皮袋却鼓鼓囊囊,一个个神气活现,仿佛凯旋的将士等待着送上板车。

父亲扛起一袋稻子到肩膀上,左手紧紧攥着袋口,右手抓着草帽,趔趄着身子走到田埂上。头发被汗水冲刷成沟壑,条条分明。白色的布褂上溅满泥巴,和着汗水,成了泥土的颜色。哥哥、姐姐或扛、或抱,一齐把稻子搬到塘埂上。

跑到水沟里,蜻蜓点水般匆匆洗脸、洗手,一屁股坐到塘埂上。端起早已冷却的茶水,来不及吹去浮在面上的草叶、虫子,“咕嘟咕嘟”喝个底朝天。塘埂上青树翠蔓,蒙络摇缀。树荫温柔地挡住了阳光,风也跑来轻抚,好个清凉的世界,天堂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样的风水宝地,当然共享。于是,大人们或坐或站,点一根烟,深深地吸一口,把凉快吸进去,把疲惫呼出来。交换着自家田里的收成,讨论着稻种的好坏,脸上都是满足的神情。看着蛇皮袋里的稻子,所有的汗水、疲惫都在摇曳的树影里消散了。

头顶着烈日,拖着板车,连推带搡,回家的路不再漫长。稻床上,金黄的稻子铺满一层。几只鸡看见主人回来了,识趣地闪在一旁。

稻子卸下来,均匀地耙开便是母亲的事了。先来的稻子在烈日的炙烤下颜色泛白,后来的稻子也要接受上晒下蒸的磨炼。只有鸡们不怕烈日,双抢是它们的节日,狂欢饕餮。

顶着烈日把稻子抢上来,紧接着又是抢种。田野里金黄色渐渐减少,秧苗登场了。

一棵棵的秧苗被连根拔起,在脖子上用稻草套一个活结,装进箕畚里,挑到打磨好的水田里,开始另一场历程。插秧可是一场技术和意志、体力的比拼。下午三四点,背灼炎天光,足蒸暑水气。不止如此,背上是无数条火蛇在游动,脚下是晒了大半天滚烫的水,蒸腾的热浪烤得脸若煮龙虾。

汗水有的就顺着眼角流进眼里,辣辣的;有的滴到田里,下雨一样。虽然带着草帽,但抵挡不住太阳的淫威。取下帽来,头发都湿成一绺一绺。弯着腰,弓着背,左手分秧,右手握秧插进泥里。左右手配合,两腿随着后退。

棵与棵之间就像画格子一样,横竖等距最好。还要随田的形状自然平移。我刚开始插的时候,不知道拐弯,总是越加越多。有的田里还有蚂蟥,红红的软软的,稍不注意就趴在腿肚子上喝血。脚只好快速移动,常常手忙脚乱,但也逼出了速度。

傍晚的时候,太阳也累了,水温也降了,甚至晚风也来了,趁着天凉赶快插。可是,白天不知躲在何处的牛苍蝇、蚊蚋也倾巢而出。在耳边闹个不停,瞅准机会,叮一下。又不敢打,手上都是泥巴。实在忍不住,“啪”的一声,苍蝇没打着,脸上留下五指泥。后来,读书懈怠时,总想起这一情景,便有了坚持的勇气。

如果遇到阴雨天,还有一点风,那真是无上的幸福。农人的幸福攥在老天的手里呢。大人们开着玩笑,说着大集体时代的往事,或者谈狐说鬼,或者唱几句小调,听着听着,慢慢忘记了手脚的酸痛。直起腰来,看见绿色的秧苗一点点填满稻田,心里竟然充满了快乐。

复完秧田,彻底洗净手上、脚上的泥巴,站在塘埂上,眺望田野,金黄已被碧绿替代,持续了半月甚至一月的双抢终于结束。炎热的炙烤,忙碌的疲惫,休息的渴望,收获的喜悦,付出的充实,全都身后深深的绿色里。

如今,随着时代的进步,挥汗如雨的双抢已经远去,沉淀下来的却是对泥土的谦卑,田野的依恋,自然的敬畏。

(原创摄影\ 塔影横江  文稿\ 郑丹)

 

[责任编辑:查亚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