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子窖营收净利双降!大本营遭侵蚀!
安徽

口子窖营收净利双降!大本营遭侵蚀!

2021年02月18日 08:50:26
来源:中国网

自2020年第三季度以来,白酒行业迎来逆势复苏,然而口子窖的业绩状况却不容乐观。根据口子窖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其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为26.87亿元,同比下滑22.47%;而归属净利润则为8.64亿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降幅高达33.35%。

除了营收、净利双降外,更加引人注意的是口子窖的现金流,如上图所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口子窖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6亿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滑124%。

口子窖表示,净利润下降主要系于本期营业收入减少、期间费用增加所致;现金流下降主要系本期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减少,且经营活动支付现金增加所致。

的确如口子窖所述,根据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其2020年前三季度营销费用为3.92亿元,与2019年的2.88亿元相比增长35.88%;而分季度来看,其第三季度销售费用约为1.4亿元,与去年同期0.59亿元相比,同比暴增135%。

口子窖自称系广告费投入增加所致,然而分析来看,掷重金用于营销,从长远来讲,或许能够提升品牌认知度,深化品牌形象;但目前来看,不仅没有换来业绩增长,反而使现金流告急。

从产品来看,口子窖高档、中档、低档白酒产品营收均有下滑,下滑幅度分别为21.55%、54.3%和27.81%,尽管高档白酒产品下滑幅度最小,但从营收占比来看,口子窖的高档白酒占比高达95%,因此对于口子窖的整体业绩来讲可谓举足轻重。

另外,口子窖的库存规模进一步增大。其2020年年初的整体存货账面价值为23.33亿元,至三季度末,已增加至26.596亿元。行业人士表示,库存增加属于企业受挤压的表现。

而从市场来看,安徽省内无疑是口子窖的大本营,根据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口子窖在安徽省内的营收为20.27亿元,在安徽省外的营收为6.28亿元,但从增减变动幅度来看,安徽省内营收降幅高达26.42%,远高于省外市场。

安徽省上市白酒企业共有四家,分别为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金种子酒,而从规模、业绩、品牌影响力等方面来看,口子窖仅次于古井贡酒,堪称“二当家”,但如今口子窖在省内营收却大幅下降,不禁令人质疑,大本营难道要失守?

行业人士分析,从安徽省内来看,古井贡酒崛起,从内部挤压了口子窖的大本营市场,而且迎驾贡酒、金种子酒也在进一步扩张;而从整体来看,安徽是华东区域的核心市场,无论是川酒、贵酒、苏酒都对安徽市场虎视眈眈,因此口子窖在安徽省内的市场惨遭侵蚀,进而导致营收大降。

从近年数据来看,安徽省内市场占口子窖总营收的80%左右,尽管口子窖积极拓展省外市场,推动全国化发展,但由于品牌力、产品力不足,因此暂时难有建树。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实际上口子窖的颓势早在2018年就开始显露,如图所示,2017年,口子窖营收净利大幅增长,正值辉煌;然而2018年其营收、净利增幅就已经开始收窄;2019年,其营收增幅已降至个位数;时至如今,不仅没能重振增幅收窄的业绩,反而迎来了营收净利双降。

业绩下滑难刹车,股东却频繁减持。2017年6月,口子窖发布关于监事减持股份计划的公告称,监事冯本濂计划减持不超过1,000,000股的公司股份,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17%;2018年,尽管口子窖业绩增幅收窄,但根据当年8月口子窖发布的股东减持股份计划公告,刘安省、孙朋东、张国强、赵杰和仲继华拟分别减持不超过2,400,000股、800,000股、1,000,000股、1,000,000股和700,000股公司股份;2019年7月,口子窖再发减持股份计划公告,刘安省拟减持不超过4,800,000股,孙朋东、张国强、赵杰和仲继华拟分别减持不超过300,000股、300,000股、300,000股和300,000股。

股东频频减持之后,或许是为了提振信心,口子窖又开始了股份回购计划。2020年3月,口子窖通过《关于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方案的议案》,根据2021年2月2日口子窖发布的关于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进展的公告,截至2021年1月31日,已累计回购A股股份3,134,214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522%,已支付的资金总额合计人民币148,931,302.87元,最低成交价格为人民币46.00元/股,最高成交价格为人民币48.49元/股。

目前,口子窖省内省外市场双失利;从业绩上看,营收、净利双降;又加之品牌力、产品力均不足,想要破局或许有些艰难。

口子窖营收净利双降!大本营遭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