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美凯龙割肉救急!巨债压顶,一夜回到八年前
安徽

红星美凯龙割肉救急!巨债压顶,一夜回到八年前

2021年04月10日 11:23:37
来源:观点

千禧年,车建新做了一个决定:

不租地了,直接买地,然后自建卖场。

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中国即将迎来一个急速发展的时代,地价随时会涨,与其交房租,不如自己做“地主”。

2008年,车建新的第六感得到了检验。暴涨的地价,让红星美凯龙的总资产在三年之内翻了五倍。

尝到甜头后的车建新从此在地产领域一发不可收拾,到2018年底,红星美凯龙的投资性房地产账面价值已高达785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达71%。

旗下的红星地产,也嚷嚷着要奔千亿。

木匠起家的车建新,已经迷恋上了土地。在外界看来,家居企业红星美凯龙,更像是一家房企。

奇怪的是,如今的车建新,似乎正准备暂时告别房地产。

红星大甩卖

去年初,车老板当了回白衣骑士。他把“西南王”黄红云从股权危机中拉了出来,花了47个小目标。

但没想到刚开年,车老板自己就到了需要别人拉一把的地步。

3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一个消息在业内传得风风火火:

红星美凯龙200亿出售红星地产。

有媒体甚至还补充了细节,称此次投资总额实际为40亿,收购18%的股权。折算后,红星地产总估值达222亿元。

现实比传闻来得残酷。3月29日,远洋资本官微揭开了谜底,他们与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将对重庆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及其下属的红星地产板块(不含红星置业板块)展开战略合作:

远洋资本战略入股红星企发获得18%股权,股权转让对价为10.3亿元。

按这个比例计算,红星地产的总体估值约为57.2亿。传闻的200多亿,缩水至不到三成。

所谓的战略合作,其实就是卖身。

对红星美凯龙来说,地产业务是非常重要的营收渠道。

根据红星美凯龙控股的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截至2020年9月,地产业务营收占比35.9%,营收金额则为约63.98亿元。超过了主营业务“自营家居商场”,为营收占比最大板块,毛利也仅次于主业,贡献毛利润约18.3亿元。

而且,据克而瑞统计,红星地产2020年的操盘金额及销售全口径金额分别约为480.6亿元、614亿元,分别位居全国房企第66名和63名。

红星美凯龙,妥妥的地产界“隐藏大地主”。

这样一头现金奶牛,为何会被仓皇甩卖?用车老板的话来说:

为了发展,要去重资产化,走轻资产化道路。

但翻看红星美凯龙的财报,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轻资产是虚,割肉救急是实。


巨债逼近,业绩跌回八年前

车老板也未必想公开甩卖自家的核心业务,但扑面而来的债务已经容不得他思考太多。

据壹地产梳理,截至去年年中,红星控股的有息负债将近一千个亿,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超过了380亿元。而它账面上的现金,只有220多亿。

尽管这样,车老板依旧在逆势加杠杆,不仅红星地产新增近160亿货值,甚至还闯进了房屋中介、汽车生产线设计等领域。当然,还花47亿当了一把白衣骑士。

在这样的折腾下,到了年末,财务数据更不容乐观。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红星美凯龙货币资金仅有65.11亿元,但在1年内或超过1年的一个营业周期内偿还的债务即流动负债高达316.4亿元。

据联合资信相关评级报告数据,红星美凯龙集团1年以内(含1年)的有息债务规模达353.04亿元,而现金短期债务比只有0.55倍

除此之外,集团因各种原因达到的受限资产为829.86亿元,占红星美凯龙集团总资产的63%,净资产比例的174.4%,变现难度非常大。

巨债压顶,营收却“一夜回到8年前”。2020年报显示,红星美凯龙实现营业收入142.36亿元元,同比下滑13.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7.31亿元,同比下降61.37%;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2亿元,同比下滑55.53%。

▲图源诗与星空

巨大的债务压力下,红星美凯龙选择了借新还旧。现金流量表显示,2020年,公司借款超过186亿元,同时只偿还了146亿。

长期的入不敷出,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利息负担。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利息支出高达25.49亿,而且当年资本化利息达到了3.66亿,全年利息开支远远超过了净利润。

原本就不多的利润,都贡献给债主了。

实在找钱无门,只好大甩卖了。红星地产那里卖了10.3亿,钱还没焐热就得兑付4月内即将到期的一笔10亿元债券。

如今的红星美凯龙,急需一场大输血。

主业不振,多元化烧钱

红星美凯龙走到如今的窘境,和地产业务的失血密不可分。

2018年,红星地产喊出千亿目标后,便开始大举加杠杆拿地。截至2020年9月末,商业、住宅地产项目在建项目54个,拟建项目2个,资本支出规模较大。

红星地产的狂奔给公司带来了繁重的债务压力。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红星企发负债总额达877.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达725.02亿元,占比高达83%。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为73.16%,超过70%监管红线;此外,其现金短债比1.08,净负债率95.86%,也已逼近红线。

在红星美凯龙欠款最多的五家公司中,四家都是关联的房地产公司。

由于红星地产还未上市,在土储、项目开发上所需的大量资金,都依赖母公司支持。现金奶牛失速,反而成为了红星美凯龙的负担。

地产失速,红星美凯龙的主业更是惨不忍睹。

据天机奇谈梳理,2020前三季度,红星家居的收入下降约20%;与此同时,短期有息负债则上升,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为382.37亿元,现金和短债比不足0.5%,债务总额达1860.8亿元,用于担保融资的受限资产达1047.68亿元。

除此之外,红星美凯龙真正值钱的资产,8成以上都已质押用于融资。红星控股所持有的红星家居一半左右的股份也已质押。

时至今日,很多顾客在网上反映,在红星美凯龙买东西不遇见事还行,但一旦商品出现了问题,售后的服务一言难尽。基本上不是打官腔,就是和稀泥。

主业萎靡不振,红星美凯龙的多元化却一直在烧钱。

从红星美凯龙港股上市后,车老板开始大玩多元化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5年红星美凯龙就组建了多个投资团队,分别由公司管理层带队去市场上网罗项目。截至2019年末,红星美凯龙投资公司数量已经达到94家,不亚于任何一家VC机构在家居赛道的投资布局。

但并非所有业务都能带来收益。公开资料显示,在红星美凯龙所投资的94家公司中,2019年真正实现盈利的公司有45家,亏损的有37家,盈亏不详的企业有12家。

大量分散的投资让红星美凯龙不堪重负。当疫情一来,核心业务遇挫,红星美凯龙便进入一个尴尬的境地。

尾声

红星美凯龙老板车建新的人生里,有几个关键的时间点。

第一个时间是1986年。那时候的车建新还只是一个小木匠,他跟姨父借了600元,和几个徒弟一起开起了家具作坊。那之后,在万元户都是稀缺物种的1988年,他光定金就收了50万。

后来的几十年里,家具店变成了家居卖场,而后又成为体验式的家居mall。车建新也成为了“中国mall王”。

第二个时间是2009年。那一年,车建新成立了红星地产,开始进军房地产行业,倚靠着“商场+地产”的独特模式,红星地产很快就冲到了前列,还喊出了奔千亿的口号。

到后来,红星美凯龙持有的地产甚至超过了所有其他A股上市企业,成为了名副其实的“A股最大地主”。

第三个时间是2015年红星美凯龙组建了多个投资团队,开始进军多元化,围绕家居上下游四处布局,投资的公司数量一度达到近百家。

从家居,到地产,再到多元化,红星美凯龙由实业名企变成资本平台,车建新也由实业家变成了资本大亨。

而资本的所有反噬,都在这个春天里现了原形。

正如两年前,海航风雨飘摇之际,创始人陈峰反思的那样——

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可以干时,祸就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