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拾柴计划·益者志:专访合肥市红头车队长何学勇


来源:凤凰安徽

顺路带人,本是志愿服务,可却面临市民不敢坐的现实窘境。何学勇,合肥红头车志愿者爱心服务车队队长,目前车队已有169人。“助力公益爱心人士,放大慈善力量,帮助好人做好事”,本期,凤凰安徽邀请红头车志愿者爱心服务队队长何学勇一起探讨他的公益之路。

顺路带人,本是志愿服务,可却面临市民不敢坐的现实窘境。何学勇,合肥红头车志愿者爱心服务车队队长,目前车队已有169人。

“助力公益爱心人士,放大慈善力量,帮助好人做好事”,本期,凤凰安徽邀请红头车志愿者爱心服务队队长何学勇一起探讨他的公益之路。

何学勇(左二)与同伴一起接受凤凰安徽主持人专访,共话公益之路

凤凰安徽:合肥红头车的源起是什么,又是如何发起的?

何学勇:2013年2月18号,合肥下了一场大雪,导致19号这一天很多人出行都很不方便。由于当时打车软件不像现在这么流行,因此打车非常困难。当天我有位亲戚下班回家的时候,在雪中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打不到车,正好这时有辆爱心私家车停靠在他面前,愿意为他提供免费顺风车。由于我亲戚是合肥本地人,对合肥比较熟,降低了上当受骗的可能性,再加上忍受不住严寒天气,最终他还是持着怀疑的态度上了私家车。而且这位私家车主真的没有收费,反而把亲戚安全送到目的地。

我得知这件事情是在2013年的2月25号元宵节的时候,我回父母家过节,当时亲戚们聚在一起聊起这件事。我听到之后,心里一暖。因为我也开车十几年了,期间也有想过去给别人搭免费顺风车,可是始终不敢真正去做,其中也有怕麻烦的原因。可是没想到真的有人在默默无闻地做这件事情。再加上当时合肥出现了一起黑头车1860宰客事件,这件事在当时经过很多媒体报道后影响非常大。

当天我开车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我觉得他们就像是车辆形式的志愿者、小红帽,所以红头车的概念一下子就出现在我脑海里。想到红头车三个字的时候我也很激动。随后我就在合肥论坛发了个帖子,很多人都在讨论黑头车,那我就来讨论一下红头车,传播正能量。

这个帖子发布之后,首先引起了论坛编辑的关注,帖子不光很火,而且被置顶了。很多网友跟贴评论,并提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如何区分黑头车和红头车,希望有个标志的识别。正好我是做设计出身,我就花了半个小时随手设计了标志放到帖子上面,结果关注度越来越高,随之很多媒体也来采访了。一开始我还没想到要成立车队,可以说是在媒体的推动下,车队就渐渐成立了。现在只要有人愿意加入我们车队,我们就会给他们发红头车的车贴,另外在车主参加我们的培训之后,我们还会颁发一份A4纸大小的证书。

凤凰安徽:你之前开的是什么车?

何学勇:私家车。我做这个公益已经两年了,现在车队有169人,全是私家车。很多知道红头车的人感慨说,他们几乎没有遇到过红头车。还有很多不知道红头车的人,在我们想要提供免费顺风车的时候,他们是持拒绝态度的,也不太敢接受我们的服务。虽然关于我们的媒体报道有很多,但是在传播方面,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覆盖面和局限性。再加上红头车也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仅仅只有169辆。合肥的现状是机动车170万辆,私家车大概有60万辆左右。所以说,路人能碰到红头车的概率是万分之一的概率。

凤凰安徽:平时是如何开展活动的?

何学勇:我们日常情况下,是以车友自主自愿提供顺风车服务为主。平时也会组织一些固定的活动,比如,这两年的四五月份我们都组织过助残活动;六月份会有送高考助学活动;八月份前后,如果条件允许,我们会组织深入走访的助学活动;十月份会开展爱心红头伞的活动;十二月份会有一个暖冬行动。

凤凰安徽:从成立到现在,组织过几次有规模的行动?

何学勇:应该不少于20场。从纯志愿者团队的角度来讲,合肥有很多类似的志愿者团队,各自做自己的模块。我们做活动的目的是为了扩大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有红头车的存在,了解红头车。因为现在很多人不太敢乘坐红头车,这样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我们的车友也有一定的挫伤感,打击我们做好事的自信心。

凤凰安徽:除了以上提到的市民不敢乘坐车的困难,还有什么其他困难?

何学勇:随着团队人数的不断增加,相伴而来,我们也会对团队的专业化管理和要求不断增高。就以我个人来说,我自己有本身的工作要做,不可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这上面。如果我们的团队想转型到一个专业性的社会公益组织上来的话,就面临着管理者和队员都要转型。比方说,我们组织活动都是需要一定成本的,之前是传统的志愿者组织发起的活动,但是这些成本的来源都是志愿者本身,包括时间、人力和金钱。这种情况就会导致恶性循环,越是积极的志愿者越是会付出得更多。

如果我作为一个专业性公益组织的管理者,我会注重保护积极志愿者的热情。不能让他们在付出人力和时间的同时,还要付出金钱。我可能会考虑寻找一些资金的支持,比如庐阳区社会组织创业大赛,我们会争取资金来垫付我们的活动经费。可能也会用少数资金作为志愿者的补贴,用来提高志愿者的积极性,让我们的志愿行动具有可持续的生命力。未来的重点我们并不想依赖于政府资金,我们会拓展一些其他途径来增加活动经费。目前,红头车主要是政府补贴,还有基金会的支持,但是整体资金很少。

凤凰安徽:那“红头伞”的源起是因为什么呢?

何学勇:红头伞的灵感来源是因为一位车友在外出差办事时突然下了大雨又忘记带伞,我们的另外一个车友就顺手把自己的伞给他用了。我们就想到,很多人出门办事的时候都会出现忘记带伞的情况,所以策划了这个活动。去年发放爱心伞的时候是免费发放的,主要是为了传递爱心。希望乘客在忘记带伞的情况下能够受到帮助,但是效果并不是太好。发放的形式是我们征集了几个发放点以后,进行发放。发放点的地址印在每把伞附带的卡片上,卡片也同时印了归还的地址。

去年我们有8个发放点,今年我们将通过媒体宣传增加到30个发放点,为了让大家借伞和归还的时候都方便点。我们做爱心伞的初衷是想这些伞能够流动起来,方便更多忘记带伞的人。因为是免费提供,希望他们借了以后还能再还回来。但是,现实情况却是,很多人借了伞以后就把伞当成自己的私有物品,并没有归还回来,导致流动不起来。所以今年我们改变策略,准备采取收取押金的方式促使它流动起来。我们还是希望使用者能够把伞还回来,如果他不归还,我们也有资金去买新的伞供其他人使用。

我们希望通过更多发放点的征集以及媒体宣传,让市民知道这个红头伞是人人都可以用的,也是用来供流动传播的。而且去年发放的时候,在策略上也有一定的问题,因为去年我们是和街道合作,媒体宣传也是街道邀请的,不是以我们为主的。他们的通稿形式限制了我们伞的传播。今年我们会作出调整,以自己车队志愿者的形式呈现出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宋吾能]

标签:何学勇 合肥 拾柴计划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