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徽常文化圈 | 江泓:像一株植物自然生长


来源:凤凰安徽

【江泓:作家、安徽电视台制片人、微信公号“纯棉系”主编】江泓 和江泓约在咖啡厅聊天。临到见面前三小时,她发微信:今天天儿好好,我们去露天喝茶吧。 喝茶的地方,是她惯常携友发呆之处。满眼木绿,灌耳雀嘤,

【江泓:作家、安徽电视台制片人、微信公号“纯棉系”主编】

江泓

和江泓约在咖啡厅聊天。临到见面前三小时,她发微信:今天天儿好好,我们去露天喝茶吧。

喝茶的地方,是她惯常携友发呆之处。满眼木绿,灌耳雀嘤,水边有沙发,我们拨开虫鸣与草香坐过去。她熟稔而惬意,我们间或谈些断续的话题,她坦言这个环境可以让她完全投入在交谈中,在一堆自然植物中,她的心境是回归。

江泓说自己热爱植物,自己也是个植物属性的人。目前的状态,崇尚极简、柔缓,控制自己慢慢地“慢”下来。

她也曾风风火火过。以“学霸”的成绩在合工大毕业留校,却呆不住,跑去电台做记者;做“新闻”的十几年间,获过安徽新闻一等奖,读了法学硕士,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师资格证。目前,是安徽电视台公共频道《真实事件》、《新闻故事会》等高收视节目的制片人。

风风火火到极简柔缓,如若说江泓这场性情的冷却一定有某种贯穿,或许便是写作,我猜。

 

江泓

Vol.1  书写“纯棉之人”

演员林青霞、舞蹈家杨丽萍、歌手李健,还有设计师马可、纪录片人周兵、出版人张立宪,甚至已故作家史铁生,这些人最近一同出现在江泓的写作中。她的下一本书,是书写这些她心目中的同类者。

“这些人都有光耀面,但同时他们又不是那么总处在光耀之中。他们精专于自己的各式才情,也有自己的小宇宙。他们是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得其乐的人。”江泓觉得自己可以通感些许他们的“乐”。在北京,她曾经去史铁生故居;地坛公园的角落石凳,坐一下午,仿佛一场余温的神交。

写作是她的一种活法。2002年到2012年,江泓陆续出过四本书:写饮食男女的《月白流苏》,写生活灵感的《月光宝盒——我的心情瑜伽》,写民国名媛的《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民国那些女子》,写瑜伽修行的《步步莲花》。去年为出版社的系列策划写了本《风动玉兰满庭芳——那些江浙才女》。被邀请写民国女子,成为江泓的习惯之一。前不久她最喜爱的张充和去世,她却表情清淡:“在我心里她永远是少女充和,我还是无法把她与百岁老人联系在一起。”

没有轰轰烈烈的主题,全是细水流长的散语。江泓的写作风格延续到了正在写的这本,主题变得明确——述说她眼中的那些“纯棉”之人。

什么叫“纯棉之人”?“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是有限的,但是人的欲望太强,消耗和破坏太大,总有些人,不太喜欢物欲横流,更喜欢‘断舍离’,简化物质生活,繁复内心世界。——就像棉织物一样简单纯粹。”

有人跟江泓说,你的文字有点太郑重了。江泓直言出这点:“无形之中便得心应手的状态,还需要时日。我写字确实有些用力,但是每次‘用力’写完,那种向外吐丝结晶的感觉,又累又畅快。”

江泓

Vol 2.  “我不是大热的款”

传统写字人江泓,在2014年10月,突然做了件和她“慢半拍”的风格有反差的时髦事儿——开通微信公号,名叫“纯棉系”。

“本来对网络不感兴趣,就如我不喜欢超市一样——它太丰富了,选择太多,让我不想选择。”

直到有件事触动了她。七八年前她去日本,车厢里十个人有七八个人是看书的;现在再去,十个人里六七个人是看手机。作为一个生产内容的人,江泓想,是时候接受新兴的呈现方式了。她曾有做档《纯棉时间》电视节目的想法,而这样一档节目出现在她所在的新闻类频道是不可能的。江泓决定,把这个概念做到自媒体中去。

精致。这是读者对“纯棉系”近乎统一的第一印象。江泓将她的后期编辑伙伴小纯推到台前,认真地告诉所有人,这是她们共同的公号。江泓在公号上发布“棉质”的文字,小纯为文字配上排版、音乐甚至视频,最后的呈现内容丰彩,像本风格鲜明的杂志。她们的更新频率有些“任性”,一周两次,不追赶这个快时代的刷屏风潮。

“自媒体大咖很了不起,可是我没本事做,我就不是大热的款,大热可能也就很难‘纯棉’了。”江泓笑说。

虽然是职业电视制片人,但江泓坦言自己没什么领袖欲,除了初期做过一次“瑜伽快闪”的线下活动,几乎没被热络地组织过。不主张过分亲密,一直不建微信群,棉亲QQ群里总习惯保持围观,任由群成员们互相分享植物、书、音乐或旅游。她对待“热闹事儿”的不善于,倒也符合粉丝群的整体气质。大家心照不宣地遵守着“极简”与“不盲从”的隐律,成为互相懂得的默契存在。

一如她在线上线下很多个场合一样,她习惯做个只用书写表达自己的旁观者。

 

江泓

Vol 3.  素朴而诗意的生活

“农业爱好者”一直是江泓爱用的头衔之一。她“务农”有四年了。和朋友们在巢湖岸边的黄麓乡承包了一片200多亩的地,雇人种植丝瓜、番茄、瓠子、包心菜、秋葵、红米等十几种蔬粮,用鸡粪、羊粪做饲料,用鸭子、粘纸除虫子,力求与自然统一。园子不为牟利,只为每天吃到自己地里结出来的蔬菜时,打通全身心的那股子喜悦。“我的理想是能在农村有块地,有个房子,有一个能看得见夕阳的院子。种花种菜,缝洗浆补,写写文章,周末邀请朋友来做客。”江泓说得很认真,“现在天天守着手机、电脑的我们,多种感官长期闲置,在乡村,这些感官会得到唤醒和发挥。”

瑜伽练了十几年。目前,这是江泓生活的内嵌核心之一,但凡可能,就保持中午一小时的瑜伽。“瑜伽让人身心合一,那一小时,只用来关注身体,只用来调整呼吸。这一小时,会给一整天的幸福垫底。”

她工作挺忙。写作方式于是也分形态,有畅快地写,也有挤牙膏式地写。可是,没间断写。“有人说写作就像种地,的确是,要常打理,不打理就会荒。瑜伽和写作,都在给自己助力,让自己不停滞。”

三种生活内容,默默地成为一种整体的和谐。看来,她目前的生活状态,已进入不盲,而徐徐。

她的“纯棉系”微信号亦有这样一段介绍:素朴而诗意的生活——我们主张纯棉质地生活方式:素朴归真、天然健康、温暖舒适、从容自在。我们希望生命呈现的状态是不喧嚣、不攀比、不攻击、不急功近利,像一株植物自然生长。

“曾经我也是个火急火燎的人,现在学会了内观、反思和矫正。我知道,我没有自己文章中呈现出的那么好。”江泓顿了顿,“所以我要尽量做自己喜欢的人。”

“不抵抗,不敌对,让自己像植物一样,兀自安静地活着,有阳光和水就行。”周围木海泱泱,青草绽香。江泓伸了个懒腰。

 

注:《徽常文化圈》为凤凰安徽人文频道原创栏目,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与作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郭玮]

标签:江泓 纯棉系 新闻故事会 制片人 安徽女作家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