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独秀——美术革命主将


来源:异镜

公正地讲,陈独秀是美术革命的主将,康有为和吕澂都不过是鼓旗呐喊的人。陈独秀的美术革命是其社会革命的一部分,完全服务于他彻底打倒中国文化传统的根本目的。实则讲来,倡言革中国画命的人,其实大多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在有意无意间想革中国文化的命而已。

原标题:陈独秀和美术革命

《艺术镜报》第6期

公正地讲,陈独秀是美术革命的主将,康有为和吕澂都不过是鼓旗呐喊的人。这跟陈独秀当时的社会地位和声望,以及整个社会西化的学术风气是分不开的。

备受德先生和赛先生影响的陈独秀,“本志对医学和美术,久欲详论”,所以一见吕的来信,不仅“不胜大喜欢迎之至”,不仅完全无顾吕澂对洋画末流的鄙弃,而且更刻意把美术革命的矛头专门指向中国传统绘画,以为“首先要革王画的命”,然后“要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洋画的写实精神。”于是,陈独秀提倡美术革命的司马昭之心,自然不难揭示:作为一个政治家,他首先想到的是社会革命,一切讨论都会围绕这个主题开始,这是中国近代以来的一个主线。

所以,陈独秀的美术革命是其社会革命的一部分,完全服务于他彻底打倒中国文化传统的根本目的。我发现很多美术理论家莫名其妙地分析陈独秀的美术思想,以期能总结出中国美术发展的未来,这个想法未免太幼稚了。

崔新建-春风吹得一树135X66.5cm(艺术镜报藏)

陈独秀故作偏激之见,以哗众取宠之姿态激起文化争论,全盘否定,必欲“打倒”而后快的美术观点可以说在美术本身是简单的、极端的,在社会变革角度上又是有深刻意义的。虽然有人说“考虑到当时中国画坛(尤其是北京画坛)陈陈相因,唯四王为正宗的衰败而沉闷的背景,就会感受到这种尖锐刻薄的呐喊显示出巨大的胆识和魄力。”(郎绍君,〈论中国现代美术〉P21)但是,这个判断从根本上看是不能成立的。以极端反对极端,从来都会陷入恶性循环的状态,美术界自推崇美术革命之后,浮躁的风气、衰败的迹象相比民国时候,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足以说明问题实质了。

本文不想对陈独秀的幼稚美术观点进行评论,却想说些题外的话。陈独秀家学渊源,家藏丰富,他说:“我家所藏和见过的王画,不下二百多件。”并且说:“王石谷的画是倪黄文沈一派中国恶画的总结束。”这足见他对中国画传统的成见之深,以至多有违心之论,这暂且不谈,我们要知道的是琉璃厂和沈阳的崇古斋都有陈家的股份,而且还是大股东,以至陈独秀出狱之后的生活费用,大多来自画廊销售中国传统绘画的收入。这跟那些骂了一辈子中国画的油画家,最后还是画中国画糊口一样,让人不免再三叹息!

实则讲来,倡言革中国画命的人,其实大多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在有意无意间想革中国文化的命而已。

文化本不在乎交流,交流是文明发展的必要步骤。但陈独秀一心想把“新旧”为标准的科学主义代替中国画传统所认可的“好坏”为标准的道德主义,未免就有些过于激进了。不过,他首倡美术革命之后,不仅在上海、北京引起轰动,而且在杭州、广州、南京等地也得到反响。因为,美术革命被陈本人主要定义在国画领域,因而美术革命在20年代至40年代演化为“国画革命”或“艺术革命”。 吕澂那点微弱的理智呼吁就淹没在滔滔革命浪潮中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宋吾能]

标签:美术 陈独秀 王石谷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