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泗州戏皇后”李宝琴离世 梅兰芳曾向其学戏


来源:中安在线-新安晚报

十多岁就唱红淮河两岸 与严凤英、丁玉兰被毛主席誉为“安徽戏剧三枝花”得知李宝琴去世的消息,她的徒弟们从四面八方赶到了蚌埠,还有很多敬仰她的老戏迷们也过来送她最后一程。

原标题:“泗州戏皇后”李宝琴离世梅兰芳曾向其学戏

十多岁就唱红淮河两岸与严凤英、丁玉兰被毛主席誉为“安徽戏剧三枝花”

5月20日,一则沉痛的消息震惊了泗州戏界:著名泗州戏艺术大师、“泗州戏皇后”李宝琴离世,享年82岁。

泗州戏,原名“拉魂腔”,是安徽省四大戏曲剧种之一。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李宝琴唱腔优美,嗓音甜润,表演自如,10余岁就唱红了淮河两岸。上世纪50年代她曾到北京演出,并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京剧大师梅兰芳还曾向她学过泗州戏。她曾说,死后丧事从简,骨灰撒入淮河。但儿女心疼她,今日他们将送她最后一程,让她在蚌埠入土为安。

她走得很突然也很平静

她吃着吃着(粥),突然嘴巴张开。等120赶到,人已经不行了。

得知李宝琴去世的消息,她的徒弟们从四面八方赶到了蚌埠,还有很多敬仰她的老戏迷们也过来送她最后一程。

“没想到师傅走得这么快,年前我还看过她很多次。”李宝琴的徒弟马继英声音沉重,“那时她已经卧床不起,但心里面还是惦记着泗州戏。我站在她床前舞出一个兰花指的动作,她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她的艺术成就非常高,尽管她告别舞台很多年,她的戏在人们心中仍然挥之不去。”得知李宝琴去世的消息,蚌埠市文广新局副局长何延之感到痛心,“她的离开,是泗州戏的一个重大损失。”

“她走得很突然,却也很平静。”李宝琴的儿子王艺峰告诉记者,2010年11月,母亲因脑出血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之后生活需要家人照顾。“去年7月,她坐在藤椅上想站起来又摔了一跤,后来就卧床了。”

王艺峰说,3个月前,母亲就嚼不动干饭也吃不下面条了,儿女们只能给她喂点粥。后来,她也不能讲话了,但意识一直很清楚。

20日上午8时,四姐王艳梅如往常一样给母亲喂粥。“她吃着吃着,突然嘴巴张开。我感觉情况不好,就打了120。等120赶到,人已经不行了。”

十多岁就唱红淮河两岸

听说李宝琴来了,晚饭还没吃,就搬个板凳占位子去了,没带板凳的就搬块大石头。

1933年,李宝琴出生在安徽泗县一户梨园世家。她自幼跟随父母学艺,十余岁就唱红了淮河两岸,新中国成立后正式加入安徽泗州戏剧团。

从艺几十年来,李宝琴荣誉等身。1952年,李宝琴与霍桂霞合演的泗州戏《拾棉花》,获得全国首届民间戏曲调演一等奖;1954年她参加华东区首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获华东区演员一等奖;1956年参加安徽省戏曲会演,获荣誉一等奖。1957年,李宝琴被选送到北京怀仁堂演出,并获得了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她与严凤英、丁玉兰被毛主席誉为“安徽戏剧三枝花”。

“我妈以前经常给我们提起过去的事情。”王艺峰说,1957年去北京时,梅兰芳还特地邀请母亲到家中做客。他们在一起切磋艺术,梅兰芳向母亲学习泗州戏,母亲向梅兰芳学习京剧。

“一般五十岁以上听过泗州戏的人,对李宝琴都相当有感情。”蚌埠一位老戏迷回忆说,上世纪60年代,村里人听说李宝琴来了,甭提多高兴了。

晚饭还没吃,小孩子就搬个板凳占位子去了,没有带板凳的就搬块大石头。有的还划圈占座,都是奔着李宝琴来的,非常热闹。

发现“好苗子”主动栽培

我的唱腔就是她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教出来的。如果练得不好,她就让你练习一早晨。

“以前家里就是个小舞台,我爸弹,我妈唱。”

王艺峰告诉记者,父亲王景朋也是一名泗州戏演员。而家里兄弟姐妹6人,有着浓厚的泗州戏情结。他从小也跟随父母学习泗州戏,如果母亲发现他一个动作或唱腔不到位,立刻就会指出来,甚至还拿鞭子抽打他,“我身上都留下一道道血印,但是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你要规规矩矩地演,哪怕一个简单动作练习几十遍。”

“她吃穿都不讲究,生活上也不拘小节,但是在艺术上非常严谨认真。”王艺峰说,他能理解母亲的一番苦心,就是希望泗州戏后继有人。父母给他取名为“艺峰”,也是期盼他能攀登艺术高峰,不过他感叹自己做得远远不够,很惭愧。

“她很注重培养泗州戏人才,一直关心泗州戏的发展。”马继英说,1979年她跟随一个民间剧团在蚌埠演出泗州戏,当时李宝琴偶然观看了这场演出,对她非常肯定。“她说,你嗓子好,扮相好,是一个好苗子,要有人栽培。”

马继英告诉记者,后来李宝琴经常指导她泗州戏的唱腔、动作,还带着她到处演出。1996年,她正式拜李宝琴为师,“我的唱腔就是她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教出来的。如果练得不好,她就让你练习一早晨,非常严格。”

泗州戏已融入她的生命

她经常教导我们“不管学了几出戏,有艺还得有德。”

“母亲一辈子都很要强,也很有傲骨。”

王艺峰说,六妹从小患有心脏病,家里为了给她治病,几乎倾尽所有。而兄弟姐妹多人都已下岗,家庭条件也不好。为了攒钱给六妹治病,退休后母亲还到处演出。“我妈说只要能救回六妹,累一点没关系。但是很遗憾,最后还是没能留住六妹,1999年她离开了我们。”王艺峰叹了一口气。

“她这一辈子都献给了泗州戏。”王艺峰说,母亲摔跤之前还能下床行走。每天吃过早饭,她都会在四姐的搀扶下到外面散步。家里离安徽省泗州戏剧院大概半里路,她经常念叨,“走,看孩子们练功去”。

“她经常教导我们‘不管学了几出戏,有艺还得有德。’”马继英说,师傅一辈子就是这样一个人,泗州戏已经融入了她的生命。

“她以前说过,死后不要给儿女们添麻烦,一切从简,骨灰就撒入淮河。”王艺峰告诉记者,兄弟姐妹们经过商量,还是心疼母亲,最后决定按照传统习俗,让她入土为安。他们在蚌埠找了一块墓地,今日将送母亲出殡。

“可以说,她在泗州戏上的成就至今无人超越。”安徽省泗州戏剧院院长宫胜春说,今日他将和团里所有的演员一起送别这位泗州戏艺术大师,祝她一路走好。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殷艳萍]

标签:李宝琴 泗州戏 梅兰芳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