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拾柴计划·益者志:专访安徽好人志愿者联合会会长王涛


来源:凤凰安徽

王涛,上海铁路局合肥机务段调度员,安徽好人志愿者联合会会长,蜀山区志愿者协会会长,获称全国首批优秀五星级志愿者和中国好人,火车头奖章得主。本期,凤凰安徽邀请王涛一起探讨他的公益之路。

王涛,上海铁路局合肥机务段调度员,安徽好人志愿者联合会会长,蜀山区志愿者协会会长,获称全国首批优秀五星级志愿者和中国好人,火车头奖章得主。

本期,凤凰安徽邀请王涛一起探讨他的公益之路。

凤凰安徽:在从有建起中国首个心脏移植患者网络交流平台这个想法,到完成这项举动,经历怎样一个过程?

王涛:“心友”是我们心脏联合会的简称,我们把全国各地的“心友”大家聚在一起,组成一个联盟,一个网络平台,我们也从线上走下来,在福建协和,上海中山成立中国心友联盟,实实在在给我们心友带来福利,定期邀请心脏联盟专家,给这些心友,面对面的进行咨询、讲座。

这个不是平白无故成立的,是有一个故事。

我在2010年3月17日做的心脏移植手术,在手术之前,我在上海中山医院等待供体,有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和我做一样的手术。当时我在中山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后来好一点,转到普通病房,护士医生都比较忙,但是我希望有个护士啊、前辈啊指导我一下,心里多少有点底。正好第三天,有个护士告诉我,有个病人和我做一样的手术,但是恢复不太好,现在来复查了,可以去交流交流。当时我过去的时候,那个小伙子很不错,很健谈。小伙子说:我做这个手术有2、3年了,但是最近可能是因为应酬,身体不太好,过来复查,医生让住院,就进来了。我们越谈越投机。当时我们觉得,如果有个这样的网络平台,大家互相交流,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我们心里也有个准备,也知道。我也就突发奇想,建立一个qq群。第二天我满怀希望去找这个小伙子,准备告诉他,有认识的这方面的人都可以往里面加,然后设管理,我们一起管理。等我去找到他的时候,床上干干净净的,我还以为他出院了,后来问了同病房的患者,才知道夜里l 两点中他没有抢救回来,走了。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当时我都想放弃了,后来在家人的鼓励下,我鼓起勇气去做这个手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做这个qq群,当时这个群不叫“心友”,叫心脏移植交流群。后来做过这个手术之后,有个中国器官移植网,我就在网上认识更多的肝脏、肾脏移植的朋友,但心脏移植的朋友很少,我通过各种努力,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就有很多人知道了。很多人主动加进来了,也就从8个人,发展到现在200个人,得到了全国心脏移植鼻祖夏求明等人的认可和支持。成立到现在直接与间接的帮助了八九名心脏晚期病人成功的换了心脏。

凤凰安徽:具体怎样帮助他们?

王涛:我们通过这个qq群。在这个群里,最大的移植年限有21年了,还有心脏二次移植的心友。我们定期在这个群里邀请医院、医药公司、心脏移植专家,和心友们交流。在网上,专家进行远程的指导。比方说,人在蒙古,若到北京进行治疗,来回路途遥远又是刚刚做过手术,很有风险。但自从网上远程指导之后,就非常方便了。我们移植过手术的人都知道,脾气会比较暴躁,有的时候甚至会踢翻爱人弄好的洗脚水,爱人也很难过。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移植了别人的坏脾气,但通过交流我们知道,是药物的激素问题,而不是心脏本身的问题。然后我们的心友就会共同提出意见,可以试试轻音乐等,果然很有效果。很多情况,我们都是一起经历,不仅要听医生的,还有听心友的。我们都是生死之交,病友和战友的感情都是一样的。

此外,我们在全国有四个独一,优秀志愿者子女夏令营、家庭教育帮扶中心的揭牌,医疗中心揭牌,法律援助中心的揭牌。我们每年会组织一批家庭困难的道德模范,医疗体检,检查出问题的,我们和医院协商,和媒体、政府、企业去沟通,共同去解决问题。

凤凰安徽:您的家人理解支持您超负荷为公益事业拼么?

王涛:一开始我的爱人非常反对我去做这样一件事情,我爱人讲,你是我们一家的支柱,不能一直透支身体,如果一旦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们这个家怎么办。但是我作为一个队员的发起人和负责人,自己要以身作则,并不是说放心不放心,这样做才有头有理。毕竟这是公益活动,不是上班,上班可以扣工资,公益本身就是免费的。而且都是自愿原则。现在都是规范化的操作,各自去分工运作,现在我们一般采取政府主导、民间参与、企业支持和媒体跟踪的方式。我们做过大的项目,比方说中国好人节、敬老关爱、关爱环卫工人志愿者在行动、文明祭扫、缅怀先烈和倡导文明出行等活动,其中帮助舒城少年的三天之内筹集资金80万。

凤凰安徽:是什么支撑你坚持做公益?

王涛:一是信念,是信念一直支撑着我,虽然我是换心人,但是我要超越正常人的信念。二是爱心企业和爱心的媒体的支持,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利用业余时间力所能及的去做一些公益的事。

所以,靠这种信念和支持,我建立了全国的心友联盟,策划了近百场的有影响里的公益活动。我自己做公益活动都是以身作则,都是超负荷透支我的体力,但是我现在身体依然很好。一年多来,已举办27起爱心活动,募集帮扶金近80万元,救助100多人,

凤凰安徽:做公益遇到过什么问题?

王涛:严格来讲我1997年就开始做公益了,当时是我们单位铁路内部的公益,逢年过年,在火车站帮别人拎包领行李。铁路部门也一直在注重这方面的人文关怀,这也是一种文化。

但我发现,很多人想做公益,去注册非盈利社会团体,但是目前卡口特别多。比如:注册基金。个人想要做好事,不能和企业相比,一个人不一定能自己拿3万块钱,但企业可以做到。门槛应该放开。现在民政部门也提倡政府购买服务,但我觉得政府购买服务也需要统一,比如现在的项目招标,总体不错,但没有实实在在的起到作用。但上海、杭州、广州的志愿服务做得非常好。

我们志愿团队去走访乡村,乡村干部提供了一份留守儿童的名单,却不让我们去走访。我们就自己下去,通过村民和同学,知道很多留守儿童。而乡村干部提供的名单上呢,很多人汽车楼房都有的,一问下来,都是村干部的亲戚。

这是一方面,还有每月给孩子500块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要靠政府去引导,媒体跟踪报道宣传。比如,父母双亡的孩子,光靠低保是不行的,还需要妇联、政府、团委去引导一些企业。当地都有很多企业,帮扶多少孩子,可以优先有什么招标的福利。政府起到引导作用,然后有企业和民间去服务。服务好了也是对社会安定有帮助。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潮流,现在的社会不像过去,志愿者只奉献,不求回报。不是金钱上的回报,而是通过政府的表彰,超过48小时必须要给志愿者买保险,报销交通费用,合肥的志愿服务还是非常的欠缺。

凤凰安徽:公益在你心中是一种什么定位?

王涛:简单来说就是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在业余的时间利用自己的特长,发挥自己的余热。用最通俗的话就是我们互相帮助,多个朋友多条路。我们不用把公益复杂化,复杂了也就麻烦了。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团结就是力量,所以我建议我们的拾柴计划要和多方合作,联系一些上乘的资源共同完成。

[责任编辑:殷艳萍]

标签:拾柴计划 王涛 心友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