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蚌埠“爱心妈妈”郑丽红用爱照亮“星星的孩子”


来源:蚌埠文明网

儿子已经5岁多,还是不会说话,从未叫过“妈妈”,郑丽红却能看到孩子的每一点缓慢的进步。为了给儿子更好的康复治疗,郑丽红开办了自闭症教育培训机构,深知每一个自闭症父母的艰辛无奈,她免费接收贫困家庭的自闭症孩子。

原标题:蚌埠“爱心妈妈”郑丽红用爱照亮“星星的孩子”

儿子已经5岁多,还是不会说话,从未叫过“妈妈”,郑丽红却能看到孩子的每一点缓慢的进步。

作为自闭症孩子的母亲,只有高中学历的她,自学课程,获得自闭症儿童疗育师证。

为了给儿子更好的康复治疗,郑丽红开办了自闭症教育培训机构,深知每一个自闭症父母的艰辛无奈,她免费接收贫困家庭的自闭症孩子。

丈夫脑出血瘫痪儿子自闭症她撑起一个家

今年40岁的郑丽红,说话时,脸上带着微笑,逗孩子时,即使孩子没有反应,她也能咯咯笑得很开心。“生活已经很不容易,更得笑着乐观面对。”

郑丽红给她的孩子起名叫“好好”,希望他一切都好。5岁多的好好,接近2岁时才会走路,3个月前才会发出“啊”的声音,2个月前学会叫“阿姨”,从未叫过“妈妈”。

好好是一个自闭症孩子。自闭症孩子也被叫作“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在遥远而漆黑的夜空中独自闪烁着,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孩子5个多月时,还不会翻身,1岁多时被医生告知可能得了自闭症。”郑丽红说,得知孩子是自闭症的那一刻,她没有时间悲伤,立即投入到治疗康复中,她必须与时间赛跑,因为7岁以前是治疗的关键期。

她为孩子报了青岛一家自闭症学校,在排队等上课期间,她自学自闭症教育知识。“我必须努力学习,用正确的方法,陪着孩子成长,我就是他的希望。”

2014年初,郑丽红在母亲的陪同下,带着孩子来到青岛。因好好属于低功能自闭症的孩子,语言、认知、肢体协调性都很差,一个简单的动作往往学了一个月,都很难有进展。“在别人看来,孩子可能没有变化,但我能看到,能感受到,因此得到鼓励,鼓励孩子,也鼓励自己坚持下去。”

祸不单行,2014年4月,郑丽红的丈夫突发脑出血,虽然挽回了一条命,却全身瘫痪,意识恍惚。

为了儿子康复她办了一所“学校”

一边是孩子一边是丈夫,郑丽红每个月在青岛和蚌埠之间往返4次。每当在病床边陪护丈夫时,自闭症相关的书籍就成了她的必修科目。

“学起来很吃力,可为了孩子,我必须学。”经过看书,实际培训,2015年郑丽红终于拿到了自闭症儿童疗育师和感觉统合训练师资格证。“我必须要知道系统、正确的自闭症儿童教育知识,才能给孩子更好的陪伴。”

拿到证书后,郑丽红有了在蚌埠开一家自闭症教育培训机构的念头。她说,一方面蚌埠没有类似的教培机构,她想帮助更多的成人取得自闭症儿童教育的资格。另一方面自己的孩子需要在集体里成长,需要更好的环境,需要接触社会上的孩子。

2015年8月,在吴湾路上,她租了几间办公室,招到了几名老师,帮她们取得培训资格。一个有5名老师,5名自闭症儿童的教培机构,就这样办了起来。

在培训机构走廊上,挂着孩子们自己画的画,制作的手工。

即使资金不足她还是想帮助更多自闭症儿童

2016年初,郑丽红发出了一条消息,为家庭困难的自闭症儿童提供免费培育,免费培训自闭症儿童家长。

其实,郑丽红的资金已经严重不足,教培机构的老师每月只有几百元的工资,想要派老师学习深造,也没有资金。为了不加重自闭症儿童的家庭负担,她的朋友每月免费资助教培机构部分资金,但依然杯水车薪。

“有自闭症儿童的家庭太难了,不光要承受每月不菲的康复费用带来的经济压力,还要面临与孩子无法交流,看不到进步的精神压力。”郑丽红说,自闭症儿童父亲勒死孩子的新闻,让她泪流满面,她是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深知这样家庭的艰辛无奈,她希望与自闭症孩子的家庭,手拉手互相取暖,乐观面对生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杨静]

标签:郑丽红 自闭症 妈妈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