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爽:平台化不能泛泛而谈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截至2013年6月30日,公司二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了28.5%,广告收入同比增长41.9%,净利润比去年同期翻番,游戏业务爆发式增长。

原标题:刘爽:媒体定位与激进探索

在纽交所上 市的凤凰网二季度交了份漂亮的成绩单。

截至2013年6月30日,公司二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了28.5%,广告收入同比增长41.9%,净利润比去年同期翻番,游戏业务爆发式增长。股价也远远跑赢大市,过去半年内增长近4倍,获得多方投行的买入评级,是中国互联网上 市公司表现最好的之一。另一方面,凤凰网首页访问量居全国第二,仅次于百度,在门户流量增长接近饱和甚至下降的情势下,凤凰网仍保持与SNS(社交平台)几乎持平的流量增长。

从广告增长与访问数据上看,凤凰网的转型策略成效显著。对比新浪网的开放化转型,凤凰网显得更为审慎,坚持媒体定位的严肃新闻主义,加大以纪录片、新闻视频为主的短平快视频内容投入,并开始尝试为三亿用户提供包括游戏在内的娱乐服务。

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凤凰网CEO刘爽一再表示,我们相信我们是媒体。这家“门户中的媒体,媒体中的互联网”公司,在凭借优质内容晋身五大门户之列以后,正有序推出覆盖各领域多需求的产品,“做适当的加法,有所坚持,有所突破”。

与此同时,去中介化的自媒体正在打破传统媒介格局,已然成为互联网标准配置的移动端领域激战正酣,渠道和内容,谁能带来更多流量?开放平台和专业门槛,谁最终将赢得观众?

互联网领域的媒体

《21世纪》:从二季报来看,凤凰网经营的各项数据都超乎预期的好,取得这些成绩的原因是什么?同时,经营方向也在发生转移,主要在哪些方面有变化?

刘爽:简而言之就是媒体差异化的运作,我一直强调,我们是互联网领域的媒体。

中国多数网站的创始人是工程师或技术出身,信奉所谓海量快速的信息堆积。凤凰这些年走的路,是对于我们核心理念新闻专业的坚守,正是因为这种坚守,我觉得我们才杀出了一片天地。

现代中国社会的大趋势,一是碎片化消费问题,二是这个信息和观点的爆炸。随着微信、微博的出现,我们进入了一个“浅阅读、浅文字、浅交流、浅思考”的时代,超过140字的文章大家都不愿意看了。在这样一个时代,新闻专业主义恰恰具有它的价值,新闻的专业在当代即是对信息的再筛选、做查证、再组织。

另一个趋势是,受众从纸媒向PC端正在向移动端迁移,我们接下来的重点就是拥抱移-动互联网。主要是做三个客户端,凤凰新闻、凤凰视频和凤凰广播。

《21世纪》:移-动端业务目前的发展情况如何,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与PC端产品有什么不一样?

刘爽:坦率说现在市场占有率我们不是最靠前的,但我不担心,因为这个战役才刚刚开始。新闻最后拼的是独家的内容与用户体验,而非功能性或纯技术的东西。这方面我们有深厚的积累、强大的品牌,有独到的新闻编辑和整理的一套基因和方法,我们门户能到今天的成绩也是因为内容为本。

由于用户使用手机是大量碎片化的时间,我们的产品、专题、策划、评论都是短平快,另外编辑在兴奋点上有不同的选取。比如凤凰视频客户端比起凤凰视频,增加了更多娱乐、体育、综艺的内容,除了独家的新闻视频,也广泛与制作公司和电视台合作,购买视频版权。

《21世纪》:凤凰视频的购买,像海外剧的版权,这几年内容的价格都拼得很厉害,这一块的成本会不会带来很大压力?优酷和腾讯在长视频这块大力投入,凤凰网会考虑吗?

刘爽:我不会高价跟别人拼抢这块内容,本阶段不考虑长视频。本身凤凰卫视的强项不是电影电视剧,而且长视频非常耗费带宽且费用高昂。另外,长视频建立起来的用户缺乏黏性。我认为现在花这个钱是在教育市场,我们还是希望做一个跟随者。

多样化产品探索

《21世纪》:你们在社交化方向上有什么新产品和运营模式?

刘爽:凤凰网这些年并没有被社交化所威胁。有人说SNS一出来门户就完蛋了,但我发现SNS恰好是一个有助于传播的好渠道,从流量的发展就能够看出来。

以我的观察,在SNS领域,不做第一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大社区、纯技术驱动的即时通讯工具,如果范围很窄,人家不会使用。而当微信出来,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没有意义。但媒体不一样。因为价值观和理念不同,有很多是共存的。

我们不把社交化作为一个主动的产品去推广,而是很好与社交媒体合作,推广和我们的核心内容。合作的方式仍在探索和讨论的过程中,既不是股权,也不是一个特别硬性的合作,不排除在一些具有刚性需求的垂直领域进行尝试。

《21世纪》:今年你们在游戏领域发展迅猛,未来会有大幅投入吗?

刘爽:我们要进入这个领域。中国的游戏市场有上千亿需求,我们有三亿多的主流阅读用户。这半年来我们发现主流网民也非常具有娱乐需求,凤凰网为全球的华人网民提供温暖快乐,快乐也很重要。

《21世纪》:随着这个移-动端的成熟,以及以游戏为代表的产品形态的多样化,经营模式跟盈利模式是否也会产生改变?

刘爽:收入构成有很大不同。传统的SP业发展会减速,但是游戏收入的增长不断弥补而且超过,流量会在新平台上保持高速增长。但基本上收入模式构成还是广告模式与消费模式。

《21世纪》:在大数据热潮中,将来是否可能按照不同的人群习惯分析做一些定向的推送?换句话,你们在移-动端做的东西,会是一个千人千面,还是千人一面的东西?

刘爽:我认为千人千面是一个噱头。人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看东西一个是看自己喜欢的,一个是看大家都认为重要的。前者是搜索驱动,后者是浏览驱动,浏览驱动一定是大于搜索驱动的。媒介重要的作用是定义什么是大家都感兴趣的,提供一个最有效率的平台。千人千面的极致是,你每天知道的世界头十条和他认为的完全不一样,这怎么可能呢?

平台化不要泛泛而谈

《21世纪》:新浪与搜狐的新闻客户端都在陆续开放,做平台化产品,引入大量媒体、自媒体进入,就像做一个媒体界的淘宝。这个方向你们有考虑吗?

刘爽:我们不会将平台化作为主打。平台化的概念不要泛泛而谈。这个平台化到底到什么地步?对所有媒体开放,和对有选择的媒体开放,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全都开放,这个平台我很难想象,读者如何有效率阅读,实际上等于没有这个平台。我觉得任何一个媒体都有选择的,我没有听说一个媒体再成为一个媒体的平台。

《21世纪》:据你观察,近期美国资本市场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看法是什么?对于未来的预期是怎样的?

刘爽:我感觉,经过这两年,美国已经发现中国治理最好的公司还是海外上 市的公司,包括更严格的会计制度和信息披露制度,他们发现绝大多数都是优质的,所以他们才是理性的。第二点他会发现,中国互联网是中国经济中最活跃的一个。大型国企或快速消费品公司跟中国经济的整个周期相对一致,但互联网公司是完全不一样的,中间有很多创新性的机会。

由于美国的量化宽松可能会停止,现在整个大趋势是利率上升,资金回流。但是恰恰有很多转向中国的互联网,就是行业的资金回转(sector-rotation)。

我强劲地感觉到美国资本将来进入中国的这个市场。我们股票的成交量在过去的四五个月增加了3倍-4倍,每天将近几千万人民币的成交额。

《21世纪》:许多国有传媒集团都在进军新媒体,也有非常好的资源,为什么你们能够突出重围?有没有什么短板,或者你觉得未来不足的地方?

刘爽: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十几年,我们在这个江湖里应该算是一个另类。首先,无论是报纸、电视、广播电台,没有一个传统媒体孵化出的网站拥有这么大的流量。同时,最大的门户也没有一家背后有这么强势的电视台支撑。再加上股东中国移-动,我们站在一个无线、电视和互联网的交叉路口。这个位置还是挺幸运的。

另一个关键是人才,新媒体的激励机制能够激励到愿意干高风险高回报的事的人才,新媒体公司底薪很低,但有期权,愿不愿意?注定互联网是要冒险,那种释放的荷尔蒙,一天当成两天花,是不一样。

不足是缺乏产品技术上的人才,我们愿意以最有竞争力的激励机制寻找在移-动互联网技术和产品方面有的人才。另外,在新领域我应该更激进一些。前些年因为股价有一些波动,我们会谨慎一些。但现在我觉得要更激进一些去发现新的机会,为我们三年以后的可持续发展播下种子。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吴振北]

标签:媒体 刘爽 探索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