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宿州唢呐声声嘹亮响彻天下


来源:皖北晨刊

“呜哩哇喇,呜哩喇;呜哩哇喇,呜哩喇……”4月的清晨,一阵唢呐的迎新曲打破了宿城街道的寂静,小伙张勇即将迎娶自己的新娘。在小区新房楼下,吹奏唢呐的乐手们鼓起两腮,手指熟练地操纵乐管,眉宇间透着喜庆。有了唢呐的旋律,仿佛空气中都带着一丝甜味,街坊邻里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抢喜糖,老人们脸上挂着微笑,哼着唢呐熟悉的曲调,人们争先为这一对新人送去祝福,想要沾沾唢呐带来的喜气。

“呜哩哇喇,呜哩喇;呜哩哇喇,呜哩喇……”4月的清晨,一阵唢呐的迎新曲打破了宿城街道的寂静,小伙张勇即将迎娶自己的新娘。在小区新房楼下,吹奏唢呐的乐手们鼓起两腮,手指熟练地操纵乐管,眉宇间透着喜庆。有了唢呐的旋律,仿佛空气中都带着一丝甜味,街坊邻里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抢喜糖,老人们脸上挂着微笑,哼着唢呐熟悉的曲调,人们争先为这一对新人送去祝福,想要沾沾唢呐带来的喜气。

唢呐,这种最初形成并流传于古代波斯的乐器,数百年来,和皖北大地有着不解的情缘。婚丧嫁娶,人生的各个阶段都能听到它的声响。唢呐对于宿州人而言,已不再是普通的吹奏乐器,更像是飘荡在故土里的魂,它勾起无数人的思念和幻想,憧憬与决断。它传递着幸福与无奈;它带来喜,带来悲;它使人笑,也使人哭,静静地述说着宿州百姓生命中的平淡与辉煌。

 

初生 唢呐音从西亚来

唢呐,又名喇叭,其在木制的锥形管上开八孔,管的上端装有细铜管,铜管上端套有双簧的苇哨,木管上端有一铜质的碗状扩音器。

据相关文献记载,唢呐最初形成并流传于古代波斯(即伊朗)、叙利亚等西亚国家。“唢呐”这两个字。即是古波斯语“Surna”的音译。金元时期,唢呐自波斯传入我国新疆地区,并迅速向广大中原大地传播,在新疆拜城“克孜尔石窟”第38窟的伎乐壁画上就有伶人吹奏唢呐的画像造型。而由于唢呐音色嘹亮,它最早用于军队之中,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就曾把唢呐作为军乐,每逢作战,即排唢呐阵于军前吹打,以壮军威。

 

被誉为“唢呐王子”的朱仙庄镇的谢广告

 

民间相传,唢呐的广泛普及与朱元璋九世孙朱载堉有关,朱载堉一生淡薄宫廷生活,热爱民间艺术,长期在怀庆府(今河南沁阳)一带,深入黄河两岸民间唢呐班子里,潜心民间音乐的挖掘整理和校勘研究工作,整理出十几个唢呐曲牌如《叫曲子》、《凡字调》、《百鸟朝凤》、《抬花轿》等。

由于唢呐吹奏技巧不太复杂,加之其发音激越豪迈,吹奏响亮,再配以具有天然和弦音的笙烘托气氛,所吹奏的乐曲大多节奏明快,易与大众产生强烈的乐感共鸣,所以唢呐艺术便逐渐向民间传播,用于婚、丧、嫁、娶及节庆之用。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孙翔宇]

标签:唢呐 宿州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