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黄梅梦今何在? 三位安庆草根剧团名伶的故事


来源:中安在线

与往常一样,安庆市迎江区杏花黄梅戏剧团在每日下午2点准时开演,今天的这出好戏《女驸马》让杏花黄梅戏俱乐部里座无虚席。2009年,418全国黄梅戏戏迷联谊会上,李娟和文鹤同台演出,为了力挺文鹤,李娟甘愿做起了配角。

原标题:黄梅梦 今何在? 三位安庆草根剧团名伶的故事

悠扬委婉啭珠喉,独赏黄梅曲更优。9月28日,随着第七届中国(安庆)黄梅戏艺术节帷幕拉开,山城安庆沉浸在黄梅戏那销魂的乐曲中,那缠绵的情境里。作为黄梅戏之乡,安庆的民间艺人和票友对剧种的传承和发展功不可没,就像黄梅戏国家一级演员马自俊老师所说:“黄梅戏民间剧团为黄梅戏文化的发展和传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近日,记者探访了安庆黄梅戏的民营剧团和演员们,让我们一起走进草根主角的“黄梅梦”。

民间黄梅戏名伶张杏花:

希望拥有一台流动舞台车送戏下乡

左三张杏花

举手到眉间,拱手到胸前;云手如抱月,指手到鼻间。随着散板、二行、梆子敲打速度的加快,台上的张杏花手按乌纱帽、双眉紧锁,以旦角的台步踱来踱去,愁思万全之计。台下的观众也渐渐地陷入了心慌意乱、一筹莫展的焦虑心情。

与往常一样,安庆市迎江区杏花黄梅戏剧团在每日下午2点准时开演,今天的这出好戏《女驸马》让杏花黄梅戏俱乐部里座无虚席。

杏花黄梅戏剧团是以演员张杏花的名字命名的,说到这里,张杏花有点不好意思。从艺二十余年,她在舞台上度过了十几个春秋,演出过大小百余本戏,扮演的行当有小旦、花旦、闺门旦、青衣、老旦、彩旦,也曾多次反串小生,塑造了众多的具有鲜明个性的古、今人物形象。她戏容俊美,表演细腻,既能饰演气度华贵的闺秀,又能装扮温文尔雅的小生。她的演出在民间很受欢迎。

“小时候就爱看戏,没人指导,就模仿着学。”谈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张杏花的思绪回到了那个在农村扎根生活的时代,白天下地干活,挑塘泥、锄草、割稻等,晚上就哼曲调、唱黄梅歌。“在屋里坐不下了,就跑到稻场上去唱,农民喜爱黄梅戏的那种强烈又真挚的感情,深深打动了我。所以我决定一直唱下去,为观众而唱,也为自己而唱。”

张杏花的坚定让她成立了黄梅戏民营剧团,每年演出达到600多场。刚开始,只是几个爱好黄梅戏的朋友组织在一起,因为资金的问题,用脸盆当锣打、自制皮鼓,他们相互切磋艺技,带着自己的喜好和梦想走街串巷。

“2006年是剧团的高峰期,在安庆杨桥镇余湾村,我们很有名气,当年就有200多家单位专程来请我们演出。我们的戏从正月初三开始一直唱到中秋节,每场演出大概有200元的收入。”张杏花很是怀念那个对黄梅戏如痴如醉的年代。

而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戏剧市场逐渐萎缩,低薄的收入加上行业的竞争,黄梅戏民间剧团正在经受着巨大的挑战。“杏花黄梅戏剧团已有15名专职演员,但是他们多数都上了年纪,我们也想从专业的艺校招募一些有功底的年轻学生,可是我们现在已大不如前,多数都是公益性的演出,收入很低。”

张杏花的艺术世界纯净如水,除了唱戏,别的什么也不想。今已45岁的她,仍然坚持每天演出。她说,目前的愿望就是能够筹钱做一个改装的流动舞台车,这样就能送戏下乡。她忘不了每次演出时,乡亲们那热切期盼的眼神、喝彩声和掌声。她明白黄梅戏的根在基层,演员只有深入一线,才能广接地气,艺术常青。

出生黄梅戏世家的罗玉珍:

戏迷就是种子,黄梅戏需要传承

父亲罗爱祥是安庆黄梅戏剧团有名的导演,其自导自演的新编传统剧目曾多次获奖并被翻拍成电影,母亲、大伯,外祖父也同样是黄梅戏演员。出生于黄梅戏世家的罗玉珍,本该有继承戏曲文化的先天优势,但是她的黄梅戏之路却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

从小在安庆市文化馆长大,每天凌晨四点就看到母亲起床吊嗓子,外公常说一日不练三日赔,三日不练九日回。在她的记忆中,母亲就是在外公的皮鞭中训练声腔的。小时候的她常常偷偷地跑到父母演出的舞台下观看,换来的却是一顿叫骂和毒打。

“唱戏很苦,而且在那个年代也没有什么地位,文革之后,人们都想着如何培养娃娃学习,而不是学戏。从艺这碗饭不好吃,家人只让我读书,不让我看戏。”59岁的罗玉珍现已能够理解当年家人的做法,只不过作为一个对戏痴迷的人,如今的她很感谢自己多年来对黄梅戏的坚持和笃定。

1980年,还在纺织厂工作的她,就在单位的宣传队唱黄梅戏,队里的老师说她悟性高,唱腔轻松自然、朴实亲切,就像磁石一样容易吸引观众。这给了罗玉珍莫大的动力,只要有黄梅戏剧团的演出她就去看,私下里结交了许多黄梅戏票友。

一有时间,罗玉珍就全心专注于唱戏。每天及时身体休息,头脑也不能休息,一边喝茶,一边闭上眼睛,脑子把刚才练得功,复习几遍,检查每一个动作,一拳一脚,哪点是好的,哪点还有毛病,需要改进,罗玉珍管这个叫“灵魂复习”。

时代在发展和进步,渐渐地,家人也转变了观念,从最初的反对到包容再到支持。罗玉珍的外公曾多次去观看她在剧团的演出,之后还会指出她扮相、声音、身段的不足之处,把自己丰富的舞台经验和戏曲理论知识传授给罗玉珍。“唱、念、做诸功并重,每个黄梅戏的人物都不同,要细细研究。”外公生前的话一直印在罗玉珍的脑海中。

提到自己最爱的剧目《白蛇传》,罗玉珍说到,里面的小武旦青蛇的角色她琢磨了很久。如何把这个人物演好、演活,更具有自己的风格,我总结了很多名家的表演并根据剧情的发展需要设计出每场戏的动作,通过把握人物的情感脉络,经表演技巧、眼神、念白、演唱体现出来。

“黄梅戏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符号和品牌,扮上古装一看就是咱们自己东西,我虽出生于黄梅戏世家,但是因为我是戏迷,才会执着去学习和传承,所以民间戏迷才是种子,才是文化传承的地方。”罗玉珍笑言到,“现在父亲很欣赏她的侄子,希望培养他唱黄梅戏,他观念的转变也是我没有想到的。”

《相约花戏楼》走出的李娟:

民间黄梅戏票友之缘 力挺80后黄梅戏演员

“黄梅戏的唱腔以明快抒情见长,具有丰富的表现力;黄梅戏的表演质朴细致,使得民俗性和通俗性得到质的提高......”当谈到如何与黄梅戏结缘的,安庆梨园春爱心艺术团的团长李娟已滔滔不绝。

2006年,在姐姐的引荐下,李娟报名参加了安徽省电视台举办的选拨类节目《相约花戏楼》,原本学习声乐的她凭着一首《看江记》一举拿下了当天节目的擂主。自此,在评委时应运老师的鼓励和带动下,李娟走上了正式学习黄梅戏之路。

恩师对她说,她用的是本嗓子,韵味还好,就是缺乏戏味,想要提高就要下功夫学。要学会控制气息,关键的问题是从戏出发,要以情带声。之后,李娟就一点一滴地研究,一招一式地苦练,台词、唱腔、部位、表情的学习,伴随的是戏路的拓宽,演技的提升。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增长,52岁的李娟觉得自己不宜演花旦了,应让位给青年一代。在节目《相约花戏楼》中结识了80后的黄梅戏票友文鹤,这位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湖北小伙子,也是个对黄梅戏痴迷的人。

“年轻一代喜爱黄梅戏的人已不多了,这么愿意去学习并且传承这种文化的年轻人我们更要大力支持。”在李娟的帮助下,文鹤开始了新的艺术探讨与实践,扮演小生,并且反串花旦和青衣。李娟常教导文鹤要找准每个人物的基调,观察、体验、积累生活素材,艺术地运用到人物身上,赋予戏中人物的生命,这样演出的人物才会形象鲜明。

2009年,418全国黄梅戏戏迷联谊会上,李娟和文鹤同台演出,为了力挺文鹤,李娟甘愿做起了配角。台上一声啼,台下千人泪;台上一声笑,台下万人欢。一曲《於老四和张二女》得到了全国戏迷的高度评价,也让文鹤这个80后黄梅戏演员的魅力真正地绽放在舞台之上。

“小时候喜欢拿枕巾作水秀演绎黄梅戏,现在每天早晨在莲湖公园,伴着琴师李大发的高胡声,练习、享受。”李娟回忆自己10多年来的黄梅戏之路,说“我还是觉得学习黄梅戏,也要多听听京剧、评剧、越剧、评弹等,每个剧种都有自己的特色,我学会了别人的可以丰富自己,这样借鉴有了依据,发挥才有了基础。”

提到自己的小徒弟文鹤,李娟连连称赞:“在唱腔中,他刚柔结合,柔中带刚,是块唱戏的好料子。老一辈的演员要承担起传承黄梅戏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责任,把戏剧引进课堂,让孩子们耳濡目染,学习黄梅戏文化,引导他们欣赏黄梅戏,喜爱黄梅戏,这样才能更好的培养文化接班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燕飞]

标签:黄梅戏 黄梅梦 1980年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