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合肥女孩结婚彩礼无所谓 “万里挑一”普遍被接受


来源:合肥晚报

父系社会的传统文化观念中,女方出嫁成为男方家庭成员后,担负男方家务及传宗接代的任务。当下,彩礼形式发生了变化,男方为结婚准备的房产、汽车等挂在女方名下,也是一种彩礼现象。罗晓云是肥东本地人,去年结婚时她的父母也是问婆家要了10万元的彩礼钱。

原标题:合肥女孩结婚 彩礼无所谓!

父系社会的传统文化观念中,女方出嫁成为男方家庭成员后,担负男方家务及传宗接代的任务。从女方家长的角度来看,为了抚养女儿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需要在经济上得到补偿。所以彩礼是在古代婚礼礼俗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当下,彩礼形式发生了变化,男方为结婚准备的房产、汽车等挂在女方名下,也是一种彩礼现象。如果男方各方面条件较好,女方家会象征性地收一些彩礼;或者女方家境好,择婿“门当户对”,彩礼也不会多要,而作为嫁妆给女儿的甚至还会更多。在有些地区,女方也开始给男方送“彩礼”,比如“百万挑一”、“十万挑一”、“万里挑一”现象,通过女方给男方百万零一元或十万零一元或一万零一元,以显示女方地位形式上的提高。合肥这些年发生了哪些变化?周边村县现在又是什么状况?记者从合肥市区、肥东县、肥西县、长丰县分别找了几个样本进行调查,虽然不能全面展现合肥及其周边的彩礼风俗状况,但是通过这些案例也能看得出,随着社会的进步,彩礼习俗已经变得越来越形式了。

合肥市区 没给一分钱就结婚的不少

独生女松松的老公大陆是标准的“凤凰男”,经过四年的恋爱,两人今年年初修成正果。“因为他工资和公积金比较高,我俩结婚的婚房和酒席都是他一个人搞定的,婆家条件摆在那,不可能在经济上有什么太多支持,婆婆就给了一万块彩礼,就算走个形式吧!”谈到这里,松松还是有些委屈。

和这个城市大多数女孩一样,小鱼结婚的时候各道程序一样不少。“他家出的房子车子,我家陪嫁是家用电器。”小鱼告诉记者,结婚时老公家给了十万元彩礼,另外又给了5万元买首饰,“我的闺蜜结婚彩礼一般都是6万到10万元,当然,也有男方条件特别好的给得比较多。”

除此之外,记者又随机采访了20对已婚的八零后和九零后夫妻,其中有8对表示结婚并没有给或者收彩礼。“我记得有个改口费,他爸妈给了我一万零一,但是我爸妈也给他了,就等于换一下,跟没给一样。”胡珏和她的先生都是合肥本地人,对于这样的习俗她表示不能接受婆家给钱,“感觉好像要把我买去一样,就算他们要给我们家也不愿意要的。”

另外,9对表示根据男方家里的状况也都是给了一万零一,算是万里挑一。但是根据合肥当地的习俗,除了钱之外还有酒、鸡、鱼、猪腿这些物品。

另外,3对则是比较特殊的情况。其中菲菲因为婆家太有钱,结婚不但男方家买了房子,还送了女方一辆保时捷跑车,但是有个条件就是女孩嫁进门以后不能出去工作,只能在家带孩子。另外2个结婚的所有钱都是男方家出,另外还给了女方家10万元和20万元的彩礼钱。

三县地区 借钱当彩礼 债要俩人还

合肥周边的三县这两年变化也非常大,但是农村相对于城市而言对于传统习俗的重视度也要相对严格一些。

罗晓云是肥东本地人,去年结婚时她的父母也是问婆家要了10万元的彩礼钱。

“我父母对彩礼理解得很简单,因为风俗就是这样,别人家的姑娘结婚都是那样,为什么我们家就要与众不同呢?彩礼钱也只是倒个手而已,最终还都是给我们两个的,父母还得额外给一些。如果我的丈夫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我也没必要跟他解释这些。”罗晓云说,好在丈夫家条件也不错,当初娘家提出要10万元彩礼时,夫家也没说不愿意,很高兴的把婚结了,后来婚后她把这10万元拿出来给丈夫创业用了。

在肥东县找到的10个样本中,记者也发现年轻人的想法越来越简单,对于要彩礼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又不能违背父母的意思。父母也大多会尊重子女的意见,不会“狮子大开口”。

但是也有一些稍偏远的地方要的数字挺大,“我了解是因为这些家庭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从女儿婆家要一些钱来给自己儿子结婚做准备。”在肥东生活30多年的李静告诉记者,他的一个初中同学当年结婚时就问婆家要了不少彩礼,导致双方家里也闹得很不愉快。最后,男方借钱把彩礼给了,但是婚后这些债务就压在了小夫妻俩的肩上。

上世纪末 “三转一响”就是标配

时间回到过去,刚刚改革开放,父辈们的婚礼又是什么状况呢?记者也找了一些上世纪80年代结婚的夫妻采访。

因为那个时代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都是差不多的,所以也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异,聘礼或嫁妆称“老三件”,也就是自行车、手表和缝纫机。后来这三件又发展为36条腿,即“三转一响”。按当时的生活条件,结婚时有“老三件”已经高兴得不得了。条件好一点的家庭,会买钻石牌手表、凤凰牌自行车和五羊牌缝纫机,加上收音机。这就是当时好的品牌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珊珊]

标签:彩礼 八零后 结婚对象

人参与 评论

一周要闻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