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一期摘要

高健健:从读人,到渡人

“我始终认为做媒体的人不可以比我们的受众走得太快,你一定要比他(她)快,但只能前进半步。前进一步,他(她)跟不上;同步的话,他(她)不会理你。所以半步之遥是最好的距离。”

“主持人不能太表现自己。要知道自己不是珍珠,访谈嘉宾才是珍珠。主持人是把珍珠串起来的线。”详情>>

  • 黄新德:一生黄梅爽朗天

    安徽安庆人,黄梅戏表演艺术家。

    文章摘要“你嗓子、武功、形象再好,归到最终都是塑造人物,不是只展现你的这些构成零件如何如何好。观众只会记住你的‘人物’。”

    “我们赶不上前辈,后辈赶不上我们。你叫人家‘保护’你,我不知道值不值得保护这些没有传统的艺术工作者,怎么保护啊?我不太知道。”详情>>

  • 陈强:此时此地

    安徽巢湖人,摄影师。

    文章摘要“每个人天生都有一种特殊的‘能量’,但是这个‘能量’在哪爆发,你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有了某个节点,有人划根火柴,‘砰——’地一下,‘能量’就爆发了。”

    “成人拍照会使用自己的观察积淀和人生历练,这些东西儿童不具备,所以必须要靠一些天分。”详情>>

  • 刘政屏:“书”写人生

    安徽合肥人,作家。

    文章摘要“今年开始,一直在整理家族文献,了解自己家族的过程越是慢一点、困难一点,收获就越大。这过程像在进行一场研学。”

    “方言这东西并不是你想丢就能丢掉的,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它的魅力和它特有的内涵,有一种与你分不开的感觉。”详情>>

  • 刘涛:滤瞳

    安徽合肥人,街拍摄影师。

    文章摘要“我在街头有时一、两天都拍不到一张照片;去帮别人拍照,都有实打实的收入,但是你去拍那个,你的照片就是千篇一律了。”

    “我认为我这是一个艺术行为,不认同自己拍的照片就是艺术。我认为我的艺术行为是我每天行走、观看的过程,我看到了很多事之后产生了思考,拍出了照片,我对我周围的事是有思考和有表达的。”详情>>

  • 许若齐:走出徽州

    安徽黄山人,作家。

    文章摘要“父亲给我影响很大,但是,他身上还是有不少属于徽州负面的东西。他一辈子基本上没走出徽州。徽州成全了他,徽州也局限了他。”

    “地域散文写作,第一阶段是写风物;第二阶段是写风俗;第三阶段是风骨,这是我当然也不仅仅是我,很多作家都很难突破到第三个层次。”详情>>

  • 唐大康:话剧奇缘

    安徽阜阳人,前安徽省话剧院院长。

    文章摘要“反映徽商的作品很多,电影、电视剧等,我总觉得不满足:徽商在曾引领中国商业发展400年历史,怎么再进一步挖掘徽商的特点和文化?还是需要深度挖掘,所以想以话剧形式呈现一下。”

    “当年到基层演出,所到之处,群众无不为话剧所感染着、触动着,甚至看得泪流满面也不在少数。”详情>>

  • 潘小平:大地粗砺而路无尽头

    安徽蚌埠人,安徽省作协副主席。

    文章摘要“我来到这个世上,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而是为了取悦自己。”

    “我总觉得我想得到的是不可估量的、无价的东西。但是,这种无上限的追求必然要带来很大程度的牺牲。”详情>>

  • 伍美珍:“童心”记录时代

    安徽黄山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文章摘要“让‘儿童文学’成为一种专门的文学种类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儿童地位的提高了……认同‘孩子的世界和成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的’,甚至比成人世界更完美,孩子的哲学更深刻。”

    “我觉得有更多读物比“四大名著”更适合孩子看。我跟一些孩子会说,你们不能什么都听大人的。我也是母亲,我对教育孩子很谨慎,我就不太确定我给女儿的每一个命令都是对的。”详情>>

  • 柳新生:用“写意”燃舞内心莽原

    江苏常州人,著名水粉画家。

    文章摘要“写意是一种生来便喜欢的情结,可能是幼时家乡的山水培养了我这种喜好。喜欢作品讲究意境,笔墨简练,写意从构思到技法都渐渐有了自己的体系。”

    “我不是科班出生的,不论是来自市场的压力,或评论界的压力,一路走来也是有很多的。但是最终还是决定走自己的风格,这是勇气,也是姿态。”详情>>

  • 许辉:以文字为淮河计量

    安徽蚌埠人,安徽省作协主席。

    文章摘要“黄河流域易出政权;长江在经济方面作用突出;淮河则是一条人文之河,是中国哲学、人文精华所在,诞生出中华民族的行为准则、文化规范和价值判断系统。”

    “文学作品需要一定感性认识,感性占上风时,形象会很丰满,但是内涵有可能达不到最高层面;随笔、散文带来的思考空间更大。”详情>>

  • 吴少东:诗人的另一种面貌

    安徽合肥人,诗人。

    文章摘要“人情的淡漠,商业化对道德伦理的冲击,人的价值体系的坍塌……人们心中有痛,却无信仰,这是种人道的内伤。我致力于把表达这种‘痛感’变成写诗的追求。”

    “我对诗歌有敬畏感,当成一项严肃而高贵的事业。每首诗都要有突破,要有新的形式和质感出来。优秀的诗人总是不会重复自己,只会追求‘经典化’。”详情>>

  • 禹成明:“真相”还原者的未知世界

    安徽合肥人,安徽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