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的“边缘突破”
安徽

淮北的“边缘突破”

2019年11月14日 11:03:30
来源:凤凰网安徽综合

在中国,有66条省级行政区陆路边界线,在这些省级边界两侧共分布着849个县(市),而淮北就是其中之一。

在“山川形便,犬牙交错”的省际线上,淮北不同于安徽其他地市,它是安徽地域面积最小的地级市,曾经“因煤而兴”,如今却面临煤炭资源枯竭的困境,地处淮海经济区,之前却受到多种因素制约,未能实现与其他城市真正的抱团发展。

谋求转型,主动破局,成为淮北市发展的一条主线。在网上以“淮北去产能”、“淮北过剩产能”等关键词做搜索可以发现,淮北近年来一直在推动产业转型、发展转轨、城市转向,努力甩掉资源型城市的“帽子”,寻求边缘突破!

安徽淮北

安徽淮北

被边缘的煤城

淮北,古称“相城”,位于安徽北部,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其缘煤而建、因煤而兴,自1958年建矿、1960年建市以来,已累计生产原煤10亿多吨,在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淮北享受到了天时地利带来的发展红利。

据公开数据显示,在20世纪90年代,淮北凭借煤炭资源优势,在安徽16个地级市经济总量排名中曾位居第六,但这也是淮北建市以来取得的最好成绩。

随着煤炭资源的日渐枯竭,淮北“一煤独大”的优势不再,2009年,淮北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除了煤电酒,什么都没有”的经济发展业态凸显。

知安徽注意到,淮北的“被边缘”与其地理位置亦有干系。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中国的省区版图极不规则,省际边缘区则大多自然条件恶劣,且交通落后。知安徽了解到,在中国高铁快速发展的近十年中,淮北与京沪高铁、郑徐高铁、商合杭高铁等干线擦肩而过。

此外,淮北由于距离合肥较远,很难接受到省会的经济辐射。网上有观点认为,淮北周边被亳州和宿州包围,北部有相山阻挡,再因其地域小、人口少,很难引起人们的关注。

淮北的转型突破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决心!

淮北工业

淮北工业

淮北的壮士断腕

“我们下决心壮士断腕,宁可减少GDP也要淘汰掉。”2019年9月,淮北市委书记黄晓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表态淮北的煤炭去产能。

淮北市市长戴启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委给予大力支持,打造全国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样板。”

知安徽了解到,淮北煤炭去产能累计达900万多吨,2019年还要去156万吨。就在2019年年初,淮北淘汰了199家规模以上高污染、高耗能企业。

据媒体公开报道,淮北十年前原煤产业占经济总量的80%以上,在实施“立足煤、延伸煤、超越煤”转型战略以来,淮北在延伸煤化工产业链的同时,将铝基、碳基、硅基和生物科技、大数据产业作为主导产业推进。

截止2018年底,淮北非煤产业增加值占比已达71.7%,成长出一批高新技术企业,达280余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17.4%。

2018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报,对国务院第五次大督查发现的130项典型经验做法给予表扬。其中,淮北市“加快新旧动能转换,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做法被列为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典型。

此外,淮北在推进淮宿蚌、徐淮阜等城际铁路上也不余遗力,这两条城际铁路开建,淮北在高铁线路上将不再仅仅依靠淮萧客专联络线,由淮北南下则无需再绕道徐州,通过城铁可直接连上京沪、商合杭、郑阜、合福等多条高铁干线,直通长三角地区。

在今年的4月,中国铁路总公司在淮召开淮北至宿州至蚌埠城际铁路预可研报告审查会。淮北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朱浩东表示,淮宿蚌城际铁路,这不仅是一条协调发展之路,更是一条感恩回报之路和质量效益之路,线路的建设对完善区域路网,促进皖北崛起具有重要意义。

绿色淮北

绿色淮北

省际边缘突破

“只有在行政上统一后,才能真正拧成一股绳,统一规划,齐步同声,才能打造出一个具有发展潜力的宿淮城市群组,从而为皖北崛起贡献力量。”

知安徽注意到,多位网友在网上发帖留言,建议淮北与宿州合并。实际上,濉溪县历史上与宿县地区本属一体,民间往来密切。直至1977年,濉溪县划归淮北市管辖,两座城市才正式有了地域上的行政划分。

安徽省民政厅在回复网友表示,淮北、宿州两市尚未就行政区划调整达成一致意见。安徽省发改委则表示,将推动宿州、淮北等市与淮海经济区其他城市建立区域协同发展新机制,构建交通同城化、产业协同发展等新格局。

城市间互补共融发展,已是大势所趋,这对于处于省级交际区的淮北更为重要。知安徽注意到,近年来淮北与江苏徐州走动颇为频繁。

据媒体报道,2018年11月21日,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率团赴淮北市考察,学习淮北市在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的经验,并与淮北市就推动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事宜进行深入交流。仅仅14天后,淮北市委书记黄晓武,市长戴启远率团赴徐州考察。淮北市委书记黄晓武表示,我们将主动对接徐州、认真学习徐州,依托徐州的辐射带动进一步加快改革发展步伐。

知安徽注意到,据徐州2019年前三季度公开资料显示,其经济总量达5291.39亿元,逼近合肥6012.5亿元。据了解,淮北市杜集区的一块“飞地”段园镇,距离徐州市五环路仅1公里,2019年杜集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提出,把段园打造成“徐州的后花园”。而在淮北市新型城镇化发展规划中,亦提及要形成南北向联动皖苏发展轴,含段园、朔里、石台镇三镇。淮北打造“皖苏发展轴”,依托段园镇融入徐州都市圈,加快建设淮徐快速通道。

此外,作为淮海经济区的成员城市之一,2019年以来淮海经济区淮北等十个城市关系越发紧密,从“一张公交卡畅行城市间”、“公积金互认互贷”、“城市产业协作协同”到“生态环境联防联控”等多个方面,体现出淮北与徐州等多个城市合作迈入新时代。

11月14日至15日,第二届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座谈会在淮北召开,徐州、宿州、淮北、菏泽、商丘、连云港、枣庄、临沂、宿迁、济宁各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将相聚淮北,共商发展。淮北的边缘突破,正破浪前行!(文/李元礼 王顺)

(参考资料:淮北市人民政府官网、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工业报、中国城市报、人民网安徽、决策杂志、淮北新闻网、图片来源中共淮北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