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变更完成!“华润系”掌舵下的金种子酒如何复兴?
安徽

工商变更完成!“华润系”掌舵下的金种子酒如何复兴?

随着工商变更的完成,华润战投入局金种子酒(600199.SH)的传言终于变成了现实。

6月29日,红星资本局注意到,金种子酒集团已经完成工商变更,由华润系公司持股49%。此外,公司7位董监高中,“华润系”高管占到了5席。

然而,作为曾经的“徽酒四杰”之一,金种子酒优势市场不断萎缩,业绩持续低迷,已经逐渐掉队。未来,华润能否凭借庞大资本优势和渠道优势为金种子酒的发展提供支撑,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华润持股49%

7席董监高华润系占了5席

公开资料显示,金种子酒母公司——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种子集团”)近日发生投资人变更。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金种子集团的股东由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阳投发”)持股100%变更为阜阳投发持股51%,华润战投持股49%。公司市场主体类型也由之前的“有限责任公司(国有独资)”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港澳台投资、非独资)”。

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华润与金种子酒“联姻”正式落成。

此外,金种子集团主要人员也在近日发生变更。其中,总经理一职由华润安徽大区负责人陈萌担任;华润雪花啤酒董事长侯孝海、华润雪花啤酒财务总监魏强、阜阳华润电力负责人张昆出任董事,华润雪花啤酒监事李小冬出任金种子集团监事。

而金种子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贾光明职务调整为集团董事长,不再兼任总经理职务;原董事及监事白兰清、周明喜、邢峰等11人退出。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金种子集团目前共有7位董监高,而“华润系”高管就占到了5席。

image.png

作为曾经“徽酒四杰”之一,金种子酒的前身为阜阳县酒厂,始建于1949年7月,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2012年,金种子酒营收达到22.94亿元,净利润为5.61亿元,业绩达到高点。但从2013年开始,业绩逐年下滑。直至2019年,金种子酒开始出现亏损,亏损额度2.04亿元,当年的营收只有9.14亿元,较2012年下滑60%。金种子酒开始逐渐掉队。

金种子酒能否翻红?

究其掉队原因,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向红星资本局分析指出:第一、金种子酒身处安徽市场,竞争非常激烈,这意味着外部经营成本或者说发展压力非常大。第二、金种子酒一直没有完成产品结构的持续性升级,多年以中低端和低端产品为主,随着整个中国酒类的消费升级,金种子酒原本的优势市场不断萎缩,带来业绩疲软。同时,金种子酒在这一轮酒类消费升级过程中也存在着严重的战略滞后。

对于华润的此次入局,蔡学飞认为,性价比较高。第一、金种子酒是老名酒,有一定的名酒品牌基因,在安徽市场有一定的消费基础,并有一定的资本题材优势。而华润一直在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老名酒复兴一直是最近几年比较活跃的资本概念。第二、对于金种子酒而言,有了华润的品牌价值背书,在产品结构高端化以及销售市场的复兴等方面,将会得到提升。同时,华润的庞大资本优势和渠道优势,也会为金种子酒未来发展提供支撑。

不过,在蔡学飞看来,华润此时入局也会面临几个挑战:金种子酒的产品结构偏低,最近几年业绩一直在衰退,华润要想复兴金种子酒,在市场上,可能会面临着华东市场挤压式环境以及其他区域酒企的双向竞争;在价值提升上,华润还得需要花费相当长时间来挖掘金种子酒的品牌文化;此外,金种子酒的馥合香型的推广,也会考验华润系。

白酒行业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华润系”入驻后,以往金种子酒的“全国化”战略可能会被调整。“金种子酒缺乏全国化的品牌基因,也缺乏全国化的销售服务体系。”在肖竹青看来,华润不会让金种子酒去实现全国化使命,或许会在口粮酒领域去探索。“在这个领域,目前只有老村长、牛栏山二锅头、红星二锅头、江小白等中小企业,还未出现全国霸主。”肖竹青认为,华润有庞大的销售队伍和分销网络体系,而这很适合做口粮酒。

此外,肖竹青预测,未来金种子酒可能会将绝对控股权让渡给华润,华润也会有增持的可能,只是需要合适的时机和交易条件。